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小女陆知鸢

叫我柯柯吧 | 发布时间:2022-05-14 | 阅读次数:3031

淡绿色的身影会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之中。上身着一件淡绿轻纱罗衣,纹理斑驳,飘逸灵动秀美。下身一袭百花裙,上有百花绣饰,腰间一条银色腰带系着细腰,两块羊脂白玉玉佩摇摇晃晃,纤纤素手纤纤,攥着一条棕色缰绳,与身上的淡绿罗衣相连接交相辉映。娇俏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上身着一件淡绿轻纱罗衣,纹理斑驳,飘逸秀丽。。...

淡绿色的身影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之中。

上身着一件淡绿轻纱罗衣,纹理斑驳,飘逸秀丽。

下身一袭百花裙,上有百花绣饰,腰间一条银色腰带系着细腰,一块软玉玉佩摇摇晃晃,素手纤纤,攥着一条棕色缰绳,与身上的淡绿罗衣相连辉映。

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再瞧这女子的容貌…

《诗经·郑风·硕人》中“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用此诗来形容简直再恰当不过!

咳咳…扯远了…拉回来拉回来。

反观此时的闹市,不得了。

简直是万人空巷,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熙来攘往。

哄笑声,鼓掌声,抱怨声,叫卖声,甚至还有可怜的狗子的呻吟声……

气氛一时到达高潮。

谁能想到这角落巷子里窜出来个骑着大黑耗子的绿旋蜜雀儿呢?

离陌处于高地,所谓站的高看的远,且常年在宫中生活,警惕心异于常人的他瞬刻之间便注意到惊马。

离陌挑了一下眉,眸中暗色更深。

他并不打算插手,他又不是什么菩萨心肠,见不得血;

亦不是什么大好人,他肚子里的水儿可黑着呢。

这英雄救美的事儿啊,他想都不想。

一旁的徐策看主子仍若无其事的看戏,心中便明了。

于是徐策抱胸的手放了下来,原因呢…就是一只手压麻了……

另一边跨坐于马上的绿衣女子咬着牙,心里默默祈祷这黑黑的马能停下来。

祈祷的同时心里忍不住纳闷:明明马术全盛京无人能比,为何此时连一匹普通的马儿都无法驱策?

没人注意到马儿的腹部插着一把匕首,黑色的外壳与马儿的体色融为一体。

又位置隐蔽,闹市杂乱,人声鼎沸,哪怕这全国最好的伯乐此时也未必能听清马儿的呻吟声。

只见啊,这受惊的马儿驮着一个容色清丽的绿衣女子飞奔出现在转角。

闹市杂乱,车水马龙,那女子无计可施,只能急转方向,向街道旁店铺奔去,想要尽量把损伤降到最低。

再说这马,腹部插着刀,刀上涂着药,这药可不得了。

原只是普通的可使马儿癫狂发疯,不受控制的药。

可这特殊就特殊在药中掺杂着百气散。

那何为百气散呢?顾名思义。

女娲是这世间万物的造物主,女娲娘娘一手制造了人,花,鸟,虫,鱼,树,海等等,诸如此类。

而人的呼吸需要氧气,氧气是在空气中的,而空气中又包含了许多气体,各种各样的。

药粉,丹药一般是与空气接触或燃烧而成。

而这所谓的百气散则可以使药物无色无味,且使药物对被下药者的反应基本不外露,但疼痛远远超过一般情况。

这种折磨人于无形之中的,可以称之为神之一手的神奇之物当然为数不多。

然而任何东西生来就有天敌,否则将破坏生态平衡。

更糟糕的情况就是落入有心之人手中,必将祸乱天下。

所以一隐世高人悬壶济世,尝遍百草,历经千辛万苦研究出来制作解药的办法。

不过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

因此集市在一些隐秘地方,犄角旮旯处会出现几个武功高手。

人传言道:“此药只售有缘人。”

马儿此时几近神迷意乱,发了疯癫似的向一张名为花月楼的青楼撞去。

“马!这马不对劲啊!”

“不会吧,这新建的青楼啊!”

“什么人竟敢当街纵马?滚出来让老子看看你爹是谁?”

“砰”的一声,马儿应声倒地,双眼红的好像能滴血,翻着眼就这么去了。

而那新开张的花月楼大堂的门被撞出来个马的体型。

前一秒华丽富贵还贴着“生意兴隆”的青楼花月楼,此刻门已被撞破,显得格外凄惨。

而那绿衣女子在马撞墙那一刻松开缰绳,飞身而起,双脚蹬过马背,因冲力在空中转了一圈后缓缓落地。

此时衣诀翻飞,绿纱飘飘,配上女子清丽惊艳的面庞,显得格外惊为天人,宛如天神下凡。

当人们从惊吓中缓过神来时,欢天喜地的鼓掌声四起。

一些见色起意的男子已经换上了一副色色的表情。

他们心想着:谁家女儿长的这般多姿?娶回来当小妾岂不美哉?

一些胆大的已经开口询问了:“姑娘好身法,敢问姑娘闺名是何?年龄几许?家中可有婚配?”

“哈哈哈哈……”

刚说完,周围又爆发出一阵笑声,接着嘲讽声不绝于耳。

“呀,我说老刘啊,你媳妇还怀着孕呢~你就想娶小妾了,小心你媳妇一生气又回娘家去了!”

“刘哥,你都多大了?人家小姑娘才多少岁你就盯上了?老牛还不吃嫩草呢!”

“……”

一般闺阁女子这般被调侃掩面而涕,可只见那女子从容不迫的立于人群中心,报众人以璀璨一笑。

向周围作了一辑,微微俯身,缓缓开口说道:

“小女陆知鸢,将军府大小姐,年方十六,家中未曾婚配,今日惊了马扰了大家是小女一人之错,诸位海涵。”

婉转动听的声音想黄鹂鸟在歌唱,像琴弦被轻轻撩拨,一挠一挠的,弄得人心里痒痒。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离陌挑了挑眉,嘴角牵起一个弧度,眼中充满了兴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