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仇灸 | 发布时间:2022-05-14 20:34:06 | 阅读次数:14536

冷风萧瑟,乌云密布。洛欢站在灵墟山前,此处平坦视野开阔视野开阔,一条小溪自远方瀑布汩汩涌来,两岸远处树林茂盛,树叶微黄。这时,已渐入春季。秋风萧瑟,乌云沉沉压在灵墟山前上空,有一股风雨欲来的沙哑气势。洛欢一双杏眸亮得骇人,闪动着仇恨的怒火,她在等任意。洛欢站在灵墟山后,此处平坦开阔,一条小溪自远方瀑布汩汩涌来,两岸远处树林茂密,树叶微黄。。...

冷风萧瑟,乌云密布。

洛欢站在灵墟山后,此处平坦开阔,一条小溪自远方瀑布汩汩涌来,两岸远处树林茂密,树叶微黄。

此时,已渐入秋季。

秋风萧瑟,乌云沉沉压在灵墟山后上空,有一股风雨欲来的低沉气势。

洛欢一双杏眸亮得骇人,闪烁着仇恨的怒火,她在等任意。

任意被囚在后山多年,每一年,他所处的结界会削弱他的三分仙力。

身后密林之上,苏叶站在最高的那棵树上,墨眸微眯,眉眼清冷,昨夜南风跟洛欢说的话,他都听见了。

让小姑娘历历情劫也好,历了这情劫,日后修炼更能顺利一些。

劲风忽起,小溪水面泛起涟漪,树林大风激荡,吹落繁多树叶,风声如虎狼呜咽,令人生怖。

乌云突聚,愈发浓烈。

浓烈的黑云压落两岸远处树林,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此时,任意身上白衣已破落不堪,蓬头垢面,目光凶狠,面目狰狞,不似之前祸害百姓的模样。

洛欢唇角轻翘,杏眸嘲讽之色自然流露。

“任意,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任意眉头一皱,一把由仙气而化的剑便在手中。

一道金光扑向任意,任意急忙用仙剑抵挡,双眸狠厉而赤红,“徒儿,你还知尊师重道么?”

洛欢一怔,双眸怒火愈燃愈烈,手中变出一个大锤,随即狠狠砸向任意,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变换青翠藤蔓,缠住任意的仙剑。

任意勾唇一笑,“不自量力。”

虽然他在这被削了许多,但对洛欢,不过是碾死一只蚂蚁而已。

缠住仙剑的藤蔓应声而断,转而化为灰烬。

洛欢计算着自己与任意的距离,任意因仙力深厚,便一直压向洛欢,洛欢手中大锤瞬时变为斧头砍向任意,仙剑抵挡,溅出铜黄火花,脚下青草渐渐燃起。

任意躲闪之际,腰身一弯靠近洛欢,洛欢藤蔓立即缠住任意腰身,猛然,拉近而后用力一踹!

霎时,小溪水花四溅,隐见鲜血流入溪中。

苏叶紧盯洛欢,目光从她头顶移至脚尖,她的鞋头上,竟有一把锋利匕首,此时左脚上的白刃已沾染了些许鲜血。

眼看任意被踹入溪中,洛欢拔地而起,握着斧头狠厉砍下,急啸的冷风吹起洛欢墨发,她的面容清冷,紧咬下唇,溪中任意嘲讽一笑,腹中鲜血汩汩而流,他无力的拿起仙剑,勉强的想要抵挡。

洛欢见状,心下欣喜,砍向任意的动作更快。然而。

洛欢斧下的任意便化为轻烟,一把雪白仙剑破空而来,伴着凌厉风声,闪烁着诡异的蓝色光芒,欲刺入洛欢左肩。

洛欢闪身一躲,右手斧大力一挥,这把仙剑便横空而断。

洛欢刚想说些什么,便感觉左肩一痛,是任意用仙力的毒针。

洛欢感觉到温热的液体从她左肩上渗出,伴随着某种麻麻痒痒的奇异痛感。

任意手里寒光乍现,一把仙剑再次化出,洛欢握着闪着金光的斧头扑向他,面色冰冷,眸中却有两簇怀着恨意的怒火在燃烧。

电光火石之间,洛欢一脚踢向任意,任意胸前衣衫划破。渗出细密血珠。

这方天地,金光和白光再次交锋。

风声呼啸而过,树林一些细枝皆随风而断。

躲在密林之中的星君只觉头晕,正在打斗的二人,速度极快,他只瞧见影子。

苏叶循影望去,他二人方才落脚的树枝已被劲风折断,由此可见,这二人的打斗如何激烈。

洛欢与任意对峙之时,脸上已多了几条伤痕,她咬牙切齿的看着任意,口中法术咒语不停地念。

任意也未曾好到哪儿去,他的白衣,已是褴褛,身上的伤痕触目惊心,鲜血汩汩而下。

任意无力的跪在地上,狰狞地笑着,“你不觉着胜之不武吗?若非我被困在这结界,仙力一直在被削弱,今日你不会是我的对手。”

洛欢粲然一笑,杏眸亮得逼人,胜之不武,她倒是不这么觉着。

“这难道不是我实力的一部分吗?他们为何帮我不帮你?你要是也有这样的朋友帮你,这也是你的实力的一部分,但你,什么都没有。”

洛欢话说一半,顿了一下,她走到任意身旁,“是你修炼禁术在先,害人在后,你死得不冤。”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可知修炼到上仙之后,就会一直停滞不前,我百年前就修到上仙了,可是这百年,我仍停留在一品,若不用此种办法,我的修为如何长进?等你到了我这种地步,你也会这样的。”

洛欢闻言,摇了摇头,“你难道没发现你修炼的禁术一直在反噬吗?”

任意猛然抬起头,结界每年只会削弱他一成的仙力,而方才,他越用仙力去抵挡洛欢的攻击,他便越觉着无力…

洛欢的咒语也念完了,她往后退了几步,只见任意周身金光乍现,不过一息时间,任意便化为灰烬随风飘散。

洛欢顿时感觉胸口那股怨气不见了,整个人变得轻松了许多,她无力的笑了笑,仇总算是报完了。

苏叶同样欣慰的笑了笑,小姑娘还不算不错,他刚想离开,就听见,“咚”一声。

洛欢晕了过去,那任意针上的毒确然有些狠辣,不是洛欢能承受住的。

苏叶往四周探寻了一番,无奈的走向洛欢,暗中腹诽,小姑娘打架之时,南风不在,现在小姑娘中毒了,南风还不在,这是哪门子的喜欢。

这姑娘真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