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汹涌天河

南宫龙城 | 发布时间:2022-05-15 | 阅读次数:17439

天河不同于世间任何一条河流。天河中的天水乃天地间第一水,阴之极亦阳之极,天下最弱亦天下最强大,正简言之“鹅毛浮不起,飞鸟飞但是。”天河中的天水蕴涵有星辰之力,天河一瓢之水便有百斤。翻腾嘶吼出来的天河究竟威势有多大?天河乃星辰之源,可诞生了亿万星辰天河中的天水乃天地间第一水,阴至极亦阳至极,天下最弱亦天下最强,正所谓“鹅毛浮不起,飞鸟飞不过。”。...

天河不同于世间任何一条河流。

天河中的天水乃天地间第一水,阴至极亦阳至极,天下最弱亦天下最强,正所谓“鹅毛浮不起,飞鸟飞不过。”

天河中的天水蕴含有星辰之力,天河一瓢之水便有百斤。

翻滚咆哮起来的天河究竟威势有多大?

天河乃星辰之源,可诞生亿万星辰,亿万颗星辰汇聚成的河流奔腾飞驰,又该是何等威势?由此得知此时之凶险非常!

嫦娥此时显然不会明白,原本一直平静的天河为何会突然变成这样。

莫说是来到天界还不算太久的嫦娥,便是一直守护了天河数千年的天蓬也从未想过天河会有大乱的一天,更何况是嫦娥呢!

原本在天河边捡拾星辰碎片的嫦娥,这时已被巨浪卷到了天河里。

天河中的天水奇重,嫦娥抱着怀中的玉兔,在天河里挣扎着,沉浮间不断喊着救命。

没喊几声,嫦娥便沉重不堪的被天河压到了水里,越来越向下沉去,越是下沉那重力越是沉重。

嫦娥只觉得全身上下仿佛要被压扁一般,脑袋越来越昏昏沉沉。

嫦娥努力睁着眼睛,看着天河四周想道:“天河里面原来这么美,能死在这么美的天河里或许也算个好归宿吧。”

终于坚持不住的嫦娥缓缓闭上了眼睛,环抱着玉兔的双臂无力地松开,任凭怀中的玉兔飘离自己,一起向那天河深处缓缓沉去。

顺着隐约听到的救命声,天蓬来到嫦娥经常捡拾星辰碎片的地方,却不见嫦娥的踪影。

天蓬凌空站立在天河水面的上空,望着汹涌的天河,毫不犹豫地俯身飞了下去,扑通一声冲进了天河里。

天河天水奇重,寻常神仙根本不敢进天河。

只有天蓬和他手下的三十六名天将以及八万水兵这般精通控水之术的天兵天将,才敢进天河,然而便是三十六名神将和八万水兵中,也无人敢彻底沉入天河里面去。

天河的天水太重,一旦沉到水里便会一直沉下去,然后便会承受超越千万斤的重量,继而被淹死或压死在那天河深处。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一人敢沉到天河里去,还有可能再从天河里出去。那这人肯定是天界控水术第一,镇守天河四千年的天蓬元帅。

平时已然奇重的天河,此时波涛汹涌,更可谓凶险万分,便是来上数百个天蓬也极可能全部有来无回。

天蓬还是毅然决然的冲到了天河里,甚至在那刹那间没有一丝犹豫和思考。

在那刹那间,天蓬想到的只有救她出来。

天河天水不同于世间凡水,因为含有星辰之力,所以即使在幽暗的水中也有着动人心魄的美丽光芒,在水波晃动间流光溢彩。

天蓬双手拨动着千万斤重的天水,不断向深处游去,越是深入,身上的压力越是沉重,仿佛千万座大山压在身上。

沉重的压力不断的从四面八方向天蓬周身压来。

天蓬只觉身体内的五脏六腑仿佛都被挤压得变了形,然而天蓬依然顶着剧痛,向着深处继续游去,不断承受着更加疼痛的痛苦。

天蓬一直向天河深处游去,势要找到嫦娥为止。

嫦娥在恍惚间,只觉突然下沉的身体猛然停止了下沉,腰间有一双强有力的臂弯将自己拦腰抱着,带着自己奋力的向上游着。

嫦娥努力将双眼微微睁开了一条细缝,然而昏昏沉沉中看不清这人的容貌,只是看到一个隐约的身影。

那身影在这天水的流光里,在这刹那间成为此生最美的景象。

嫦娥终究再次闭上了沉重的双眼,她知道自己撑不到游回去了,在看到那道身影后,她只觉得便是这般死去,此生亦是值得的了。

嫦娥紧闭双眼,嘴角微微扬起,带着一丝微笑。

天蓬看着怀中的嫦娥,感受着嫦娥的微弱气息,知道嫦娥撑不了多久了。

在天河如此之深的深处,还能抵御无穷无尽压力而呼吸的,只有天蓬一人而已。

看着怀中即将死去的嫦娥,那绝美的容颜多出了一道淡淡的微笑,绽放出令天地失色的美丽。

天蓬朝着那绝美容颜的双唇吻了过去,将气渡给垂危的嫦娥。

嫦娥只觉得原本喘不上气的身体突然恢复了生机,紧闭双眼的她,只觉双唇间印着陌生的唇,那陌生的唇间不断渡气给自己,那双唇间有着此生从未感受过的美妙和温暖,在这刹那间只觉得只想与这双唇永远印在一起,哪怕永远在这天河里。

天蓬吻着嫦娥,只觉得有一种天旋地转的美妙感觉,原本空荡荡的内心,瞬间被甜蜜美妙的感觉所填满,只觉得无论多么可怕的状况,都无法阻挡他将她活着带回去。

天蓬恋恋不舍地挪开了双唇,全身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再次奋力的向上游去。

天蓬突然看见旁边正在下沉的玉兔,天蓬一手搂着嫦娥,一边向旁边的玉兔游去,在玉兔再次下沉之间,用另一只手搂了过来,怀中抱着一人一兔奋力的向上游去。

翻滚的天河水面,一道人影自水面中猛然破浪而出,跌落在河边,从那人怀中跌落一人一兔,那人正是天蓬。

天蓬喘息了一口气,再次抱起嫦娥和玉兔,一口气飞到了月宫。

来到月宫里的那颗月桂树下,天蓬将嫦娥和玉兔缓缓放落到月桂树下。

看着嫦娥昏迷中的面庞,天蓬内心中有一种异样奇妙又兴奋异常的感觉,依依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飞速地飞离了月宫,再次向天河飞了过去,只因此时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情况怎么样,天任神将呢?”天蓬望着正在全力施展控水术的八万天兵三十五名天将,冲其中的天英神将问道。

天英神将道:“启禀元帅,那弼马温打伤了我们好多个兄弟。可能是胡闹够了,已经带着几十万匹天马走了,只留下这个烂摊子给我们。天河威势太大,我们几十名神将和八万天兵全力施展控水术只能稍缓天河水势,却终究控制不了,天任神将担心天河禁制有失,已前去查看。”

天英神将话音刚落,只见一道流光猛然而至,正是天任神将,天任神将神色慌张道:“启禀元帅,天河禁制恐怕顶不住了。”

众神将以及八万天兵同时大惊失色。

天蓬大喊一声:“我们走!”

数万道流光好似流星雨坠落一般,纷纷落到天河尽头,正是天蓬元帅统领座下三十六员神将和八万天河水兵赶到此处。

只见天河尽头,疯狂奔腾的天河不断冲击着一面透明光墙,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声。而那透明光墙的光芒越来越暗,显然岌岌可危。

这禁制乃是亿万年前,天界众神合力所布置,用意便是将这天河阻挡在这里,让天河只在这固定区域内流动。

一旦这道禁制被冲破,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天河决堤的威势非同小可,可在瞬间淹没整个天界天宫,在这天界众神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这里大多天界诸神都是九死一生。

天蓬大喊道:“尔等随我全力施展控水术,无论如何不能让天河冲击到天宫去。”

天蓬统领三十六神将及八万天兵一起全力施展控水术,只希望能控制住天河的奔腾,然而天河威势如同亿万星辰坠落之势,终究撞破了那禁制。

天河撞破禁制的瞬间,全力施展控水术的众人,全部受到法力反噬,同时吐血,倒飞了出去。

众人齐齐跌落到远处云海之上,惊恐之声此起彼伏“完了,完了,天河决堤了!”

在众人惊慌失措之间,突然众人发现,在天河巨浪的面前站立着一个人,众人惊呼道:“那,那是元帅!”

那人正是天蓬,在天河撞破禁制的瞬间,天蓬来到了天河面前。

刚刚击破禁制的天河巨浪高达万丈,气势吞天,天蓬独自一人面对着那滔天巨浪,渺小的好似蝼蚁一般。

天蓬依然义无反顾的站在了那里,缓缓的张开了自己的双臂,挡在众人的面前,挡在天河的面前。

天蓬的身后是八万多名兄弟,是天界的天宫,是天界的所有众神,是离天河最近的月宫。

天河决堤首当其冲的便是月宫,天蓬知道此时月宫桂花树下还躺着她。

天蓬要阻止天河毁灭这一切,他义无反顾地张开双臂挡在巨浪滔天的天河面前,全身散发出刺眼的银光,全身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神力,内心前所未有的勇敢坚定,嘴里吼出疯狂的嘶吼声,滔天银河淹没天蓬的瞬间,天蓬身上也爆发出了万丈光芒。

天河扑面而来,撞击在天蓬身上的瞬间,天蓬感受到了亿万星辰瞬间撞击全身的感觉。很痛,真的很痛,虽然只是一瞬间而已。

天蓬便在这一瞬间失去了所有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天蓬瞬间被天河淹没。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