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贬下凡间

南宫龙城 | 发布时间:2022-05-15 01:07:12 | 阅读次数:26166

蟠桃宴上,天界中颇有地位的各路神仙齐聚一堂于宴会之上。做为天界风光无尽的天蓬元帅,自然而然有许多神仙热忱的回来和天蓬旗号打招呼。昨日的天蓬分外缄默,最少没办法勉强挤出来苦意的一笑,始终默然不语。众神仙也未太过在乎,与天蓬打完打招呼后,再次来回四处奔走,相互旗号身为天界风光无限的天蓬元帅,自然有许多神仙热情的过来和天蓬打着招呼。。...

蟠桃宴上,天界中颇有地位的各路神仙齐聚于宴会之上。

身为天界风光无限的天蓬元帅,自然有许多神仙热情的过来和天蓬打着招呼。

今日的天蓬格外沉默,最多只能勉强挤出苦涩的一笑,一直默然无语。

众神仙也未过于在意,与天蓬打完招呼后,继续来回奔走,互相打着招呼。

在这纷纷扰扰的蟠桃宴上,天蓬漠然地坐在座位上,不断喝着仙酒,一杯接一杯。

猛然间,人群中一阵骚动,嫦娥来了。

若论资排辈,嫦娥无论如何也不够身份参加蟠桃盛宴,但嫦娥不仅貌美,舞姿更是绝世,此次特被王母召来于蟠桃宴上献舞。

只见这天界最美仙子今日更是美艳不可方物,窈窕曼妙的身姿穿一袭似雪月光华的白裙逶迤拖地,身上披着薄烟紫霞玉纱,腰间系着红丝软烟罗,双耳戴南海珍珠坠,云髻斜插镂金凤簪。长发如墨,肤如凝脂,螓首蛾眉,双眸似水,朱唇皓齿,好一副花容月貌,一颦一笑勾心夺魄。

席间坐定,场边琴仙俞伯牙与一众天庭乐师齐齐奏乐,仙乐袅袅。

以嫦娥为首的十名仙子于场中翩翩起舞,水袖飘摇,云裙飞转,莲步似凌波,纤腰似飘柳,曲乐脱俗荡心魂,舞姿曼妙惊九天。

十名仙子以嫦娥为首,似众星捧月,九名仙女虽也有出水芙蓉般美貌,然而围绕在嫦娥身边却也只能黯然失色。

席间众神目光都聚集于嫦娥一人身上,只见嫦娥在场中央翩若惊鸿,婉若蝶舞,美不胜收,舞动中行云流水若游龙,神形飞扬似凤翔。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一舞完毕,引来场间无数赞美,众神再次起身各自走动,互相碰杯共饮。其间又有许多神仙欲与嫦娥仙子共饮一杯,嫦娥一一推却,径直向默然独坐的天蓬走去。

天蓬望着日思夜想的嫦娥向自己走来,内心深深一叹“终究还是来了。”

嫦娥施施然的来到天蓬身边坐下,微微一笑,仔细看着天蓬俊美的容颜,对天蓬说道:“天蓬元帅威震天庭,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元帅神采飞扬,神威凛凛,真乃神中龙凤。”

天蓬勉力地苦涩一笑,答道:“仙子天颜闭月羞花,若说这神中龙凤,这天界又有谁能比天界第一美丽的嫦娥仙子更有资格?”

嫦娥嫣然一笑,道:“元帅镇守天河,而我居于月宫,月宫紧邻天河,你我可算是邻居,日后我们需多多往来。为了你我近邻之之谊,我这里敬元帅一杯。”说罢,举起酒杯。

坐在天蓬身边的嫦娥热情不断的和天蓬碰杯,只想灌天蓬多喝一些。

天蓬看着那熟悉而陌生的容颜,内心想道:“这梦寐以求的相见,终于实现。她现在就坐在我身边,在这天界最后的时光里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也是件很开心的事。只可惜……这……这终究只是一场戏,罢了,罢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就让我陪你演这一出戏,演我此生的这最后一场戏。不同的是你在演一出假戏,而我在演戏中假戏真做,最好的演戏,便是骗了所有人的同时也骗了自己。虽然我知道这是一场假戏,但我更愿意相信它是真的,只因真相太痛,而若这是真的却又太美好,所以我更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愿意相信这是我们第一次美丽邂逅,愿意相信这第一次的邂逅你对我有好感,所以你愿意在茫茫众神中只坐到我的身边,所以你对我微笑,你对我热情,你我美好的共醉一场,你我还能有美好的明天。你不是需要我醉吗,那便醉一场吧,如果这是一场梦,那我希望这是场美梦,我愿意醉死在这梦中。”

天蓬一杯接着一杯的一直喝着,嫦娥一杯接着一杯的一直倒酒,天蓬来者不拒。

蟠桃宴已到尾声,众神纷纷离去,嫦娥搀着好像已经醉了的天蓬向天河与明月的方向离去。

明月中的广寒宫里,嫦娥搀扶着天蓬走向自己的闺房,嫦娥将床边的纱幔轻轻撩开,将醉了的天蓬搀到床上,忐忑地躺到天蓬的身边,内心紧张而害怕的猛烈跳动。

躺在嫦娥床上的天蓬,原本该醉了的天蓬,此时脑海格外清醒。

天界的仙酒也是用水酿制的,天蓬乃天界控水术第一的人物,只要他愿意,没有任何酒可以让他醉。

天蓬此刻虽然闭着眼,但是却能清晰的感知到周围的一切,那些随风晃动的纱幔,那明亮清冷的月光,还有那个自己内心喜欢着的此刻躺在自己身边的美丽女子,他能听到她剧烈的心跳声,他能感受到她发间的香味,他甚至能感受到两人紧挨着的肌肤上那传来的温暖。

如果这是一场美梦,他多么希望时间永远就停留在这一刻,他多么希望能永远离她有这么近,可是这场自欺欺人的美梦终究有要醒的那一刻。

天蓬已经听到远处纠察灵官的脚步声,他知道就在下一刻这自欺欺人的美梦就会立刻变成一场噩梦,变回一切的原型,一场由恶毒谎言编织的陷阱,一个自己愿意自投罗网的陷阱,一个可悲而痛苦的结局,一个自己爱着的人陷害自己的陷阱,一场玉帝在震怒中降下的天罚,就是这样可悲而痛苦的结局。

可是天蓬有选择吗?他没有选择,他爱她,所以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他也只能这样做,因为他真的爱她,所以他无法看着自己爱着的女人去死,只能这样默然接受她的陷阱。因为这就是爱,爱就是这般不顾一切,就好像飞蛾扑火一样。他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爱,原来这是爱。

如果没有感情的活着,那还是活着吗?

这种不能拥有情爱的天界,纵使有长生不死的寿命,纵然有无穷无尽的岁月又有什么意义?

难道继续向过往一样,似个泥人雕塑一样的永远站立在天河边上,继续过着那麻木不堪的无穷无尽岁月?

那样的无穷无尽的岁月对于现在的天蓬无异于最惨痛的惩罚。

如今的天界已经没有了让天蓬继续待下去的理由。

如果抗下这本不该属于自己的罪责,是结束这好似诅咒一般的长生不死的唯一办法,那么天蓬愿意结束这无穷无尽囚牢般的天界生活。

对于已经决定承担这一切的天蓬而言,这或许也是他离开天界最好的办法。

首先冲进来的是吴刚,嫦娥看到吴刚来了,就按照原计划在纠察灵官走在门口的时候揪开自己的衣领,露出自己的香肩,猛然从床上跳了起来。

嫦娥哭喊着天蓬醉酒调戏她,她哭得梨花带雨,场面一片混乱。

纠察灵官将那登徒浪子,色中恶魔的天蓬,从嫦娥的床上一把揪了下来,捆仙索一绑,直往那凌霄殿押去。

早已听到消息的玉帝此时愤怒地坐在龙椅之上。

天界神医诊完嫦娥脉象后,来到玉帝身边冲玉帝耳边悄声说道:“启禀陛下,嫦娥仙子已非处子之身!”

玉帝一听,震怒非常,气得将桌上的东西都冲押跪在殿上的天蓬扔去,口中大吼道:“混账东西,传朕圣旨,将这淫邪之徒押往灭神台,处凌迟极刑,灭其三魂七魄。”

满场文武百官大感震惊,震惊于这刑罚之重,但此时玉帝震怒,谁也不敢为其求情。

太白金星出列,为天蓬求情道:“启禀陛下,天蓬胆大妄为,醉酒调戏仙子,罪有因得,但还请陛下念在天蓬昔日镇守天河数千年之苦劳,五百年前又拯救天庭于危难间之功劳,望陛下饶其一命,免其死罪。”

太白金星乃玉帝心腹,玉帝向来倚重。

而且天蓬之前的确功劳巨大,此时处之极刑,难免寒了众臣子之心,似有不妥。

玉帝终究忍住冲动,改口道:“好吧,看在爱卿面子上,念在其昔日之功,朕就免了这贼子的死罪。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罚其重击两千天雷锤,除去仙籍,贬往凡间,受轮回之苦。”

大殿之上,玉帝问道:“你可还有话说?”

嫦娥站在场边,紧张地攥紧双拳,然而居然没有看到想象中天蓬的辩驳。

只见场中的天蓬跪在殿前,一直低头伏地,默然不语。

玉帝看着天蓬沉默不语,心头又是一阵愤怒,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拖下去。”

天罚台上屹立着高耸的神罚柱,神罚柱的上空阴云密布,蔽空的乌云中交加着电闪雷鸣。

天蓬被绑在神罚柱上,四肢被神罚台上的铁箍牢牢禁锢着,肩胛处被神罚台上的铁钩穿过的琵琶骨处不断涌出鲜血,顺着身躯流淌到天罚台上。

天罚台周围站立着一排排护持的天兵。

施刑的大力鬼王高达三丈,蓝面獠牙,手中拿着如小山般大的金色天雷锤,锤面上隐隐闪动着缠绕着的雷电滋滋作响。

大力鬼王将巨大的天雷锤狠狠砸向天蓬,啪的一声巨响后,天蓬痛吼间喷出口鲜血。

大力鬼王便这般不断的将天雷锤砸在天蓬身上,仿佛擂鼓般的砰砰声夹杂着雷电的电击,啪啪作响,不绝于耳。

大力鬼王随着锤击声不断重复着一句话:“尔可知罪?”

转眼间,已经三百锤,大力鬼王再次面无表情地麻木说道:“尔可知罪?”

天蓬披头散发,满身鲜血,狼狈不堪,那低垂滴血的面庞却荡起一丝微笑,紧接着一阵张狂的笑声响彻云霄,响彻天地。

笑声狂傲不羁,笑声浪荡放肆,笑声中充满了对无情天界的蔑视,对天界麻木众神的肆意嘲讽。

这笑声激怒了施刑的大力鬼王,手中的天雷锤更加用力的好似狂风骤雨般落下,锤击声中飘荡着笑声还夹杂着痛苦的嘶吼,在这天罚台上阴冷的狂风中不断回响。

“一千九百八十七、一千九百八十八……一千九百九十八、一千九百九十九、两千。”

两千锤击之刑完毕,大力鬼王停止了挥动着的天雷锤。

此时的天蓬早已没了声响,不知是死是活。

只见他全身鲜血淋淋,身上的每一处骨头尽皆碎裂,随着大力鬼王将神罚台上天蓬的枷锁解开,天蓬全身软绵绵地摔倒在天罚台上,没有一丝动静。

两名天兵上前,将琵琶骨穿过勾刀,抓着勾刀刀柄,将天蓬拖走,向天界往生池拖去,一队天兵紧随其后,天罚台上随着被拖走的天蓬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天界往生池边,嫦娥早已站立在那里,那时天罚台那边隐隐传来的锤击声,现在还让嫦娥心悸。

嫦娥并不敢去天罚台去面对受罚着的天蓬,然而她还是来到往生池这边。

因为嫦娥觉着一定得见天蓬最后一面,因为那内心深深的内疚,更因为那个被冤枉的他从始至终并没有辩驳一句,那一直沉默的态度让她不明白为什么?

天蓬被拖了过来,嫦娥看着那个披头散发浑身鲜血淋淋不似人形的天蓬,就那样像只死狗般被拖了过来。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惨烈景象的嫦娥不禁捂住了嘴,眼中的泪水不禁潸然落下。

嫦娥看着他那凄惨的模样,内心充满了愧疚。

嫦娥好想冲上前去,对天蓬说上一声“对不起”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不能这样做,而且大错已经铸成,一切早已于事无补。

一众天兵见嫦娥站立在此间,觉着嫦娥必定是恨之入骨,想要亲眼看着这下流狂徒被贬凡间,倒也不以为意。

一如千万年间的麻木,一众天兵无一言一语。

那两名拖着天蓬的天兵麻木的将那天蓬扶了起来,将其身上的衣服饰物尽数脱下,只留内里的一袭染着鲜血的白衣白裤,一如人间囚徒的穿扮,准备推下往生池。

在脱去天蓬衣服的刹那间,一串散发着银光由细小的星辰碎片串成的手链掉落在地上。

嫦娥急急冲了过来,拿起掉落在地上的手链,震惊的仔细端详,正是当年天河泛滥时自己在天河中丢了的那串手链,而那串手链此时不是应该沉没在天河河底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在他的身上,为什么,为什么?

嫦娥拿着手中的手链,冲天蓬嘶吼道:“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原本被两名天兵搀着的毫无知觉的天蓬好似听到了嫦娥的声音,缓缓抬起低垂着的头颅,缓缓睁开闭着的双眼,看着眼前的嫦娥,艰难的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我……爱……你……不……后……悔……”

说出这一直想说的话,做了这最后的一件事,天蓬释然地淡淡一笑,被天兵从往生池上推了下去。

“不——”嫦娥嘶吼道,望着那凄惨的背影消失在自己面前。

广寒宫中,嫦娥双手握着那个曾被自己当做证据的情书,重新仔细地看了起来,在那通篇赞美的情书中重新看到了别的东西,看到了一个人的真情。

泪水不断滴落在情书上,打湿了那字里行间。

吴刚从此再未能踏入广寒宫中一步,只能继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砍伐着那颗不断自动愈合,永远无法砍断的月桂树。

而空旷寒冷的广寒宫中,那独自一人的美丽身影再未踏出广寒宫一步。

天庭在九重天上,九重天有多高,离地面有多远,离人间有多远,谁又知道?

天蓬从九重天上落下,在空中一直下坠,狂风吹过耳边,吹直原本散乱的长发,吹散身上的鲜血。鲜血在空中化作点点血滴,吹散在下坠的身后,血滴在空中被狂风吹成红色的烟尘。

天蓬一直这样极速地向下坠去,感受着耳边的狂风,看着下面一望无际的天空,穿过那一层又一层的白色云雾。

天蓬笑了,开心地笑了,他便这样一直享受着从九重天的天界一直向人间坠落下去的自由的味道。

天界已逝,人间降临。人生旅途,命运轮回。

因爱而生,为情而活。天道无情,人道长情。

天蓬原本是一个无情无爱的神,当他觉醒了爱,并为了爱不顾一切的时候,也就是他该离开那无情无爱的天界的时候。

触犯天条被贬下凡间的天蓬,从九重天上一直坠落,一直向下坠去,坠向人间。

茫茫人海,滚滚红尘,这不是结束,这只是开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