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十九章 发动

坐酌泠泠水 | 发布时间:2021-10-12 21:45:58 | 阅读次数:22526

茶艺教师再次穿越到元朝——如果说,猜想到叶家梅会用生米煮成熟饭的做法来逼迫叶琢嫁给姜兴,叶琢利用这一点进行反击,借叶予章的手把叶家梅和王姨娘给打下去,这是根据事情的发生和发展而借力打力,那么接下来叶琳的做法,一丝不差地在叶琢的算计当中,便让秋月百思不解了。姑娘怎么会知道叶琳接下来会怎么做呢?要是叶琳忍下这口气,她跟谢家的亲事,不就没办法退掉了吗?而接下来,如果龚氏也不照着姑娘所算计的步骤去走,那姑娘过继一事,怕是也不能保障吧?可看姑娘这稳操胜券的样子,却是一点也不担心。秋月不知道,对于这两步,叶琢哪来的信心!。...

想了想,秋月终还是不放心,又问:“姑娘,大姑娘因为王姨娘的事,所以会这么做,奴婢能猜想得到。但您觉得,在王姨娘和大姑娘被惩罚之后,太太她还敢出手吗?要是她不敢出手的话,您过继的事,不就黄了吗?”

如果说,猜想到叶家梅会用生米煮成熟饭的做法来逼迫叶琢嫁给姜兴,叶琢利用这一点进行反击,借叶予章的手把叶家梅和王姨娘给打下去,这是根据事情的发生和发展而借力打力,那么接下来叶琳的做法,一丝不差地在叶琢的算计当中,便让秋月百思不解了。姑娘怎么会知道叶琳接下来会怎么做呢?要是叶琳忍下这口气,她跟谢家的亲事,不就没办法退掉了吗?而接下来,如果龚氏也不照着姑娘所算计的步骤去走,那姑娘过继一事,怕是也不能保障吧?可看姑娘这稳操胜券的样子,却是一点也不担心。秋月不知道,对于这两步,叶琢哪来的信心!

叶琢端着茶杯,看着窗外摇动的树叶,微微一笑:“谋略布局,就像下棋,你得认真分析你手里的这些棋子,每一颗棋子,都有她的特性,利用得好,你就能赢。你看,大姑娘心胸狭窄,睚眦必报,而且因为从小受宠,没吃过什么苦,所以她稍微受点委曲,就忍不住想要马上要报复。王姨娘受了这么大的惩罚,她不能让老太爷改变决定,那么只能把气散到其他人身上。姑太太她惹不起,太太她也不敢动,那么以前一贯受她欺负的我,就成了她报复的对象。现在正好有这么一个把柄落在她手上,她的性格又向来冲动而任性,凡事不会深思,再加上这门亲事她又嫉又恨,自然就会在这上面做文章。把谣言散布出去,搅黄这门亲事,就成了她一定会做的事。”

“这么多年的相处,姑娘自然了解大姑娘的脾气。可太太……”叶琢的分析,秋月觉得很有道理。但龚氏的事,她终是不放心。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姑娘不能过继,那么接下来的日子,不知会有多难过。老太爷缓过神来,必然会恨叶琢给叶府带来的这场灾难,到时随便选个下三滥的人家把她嫁过去,那姑娘这一辈子就完了。

“太太的脾性,窥一斑而知全豹,上次敬茶时你就可以看出她是什么样的人。她比叶琳有心机,但两人有一个共同的缺点,那就是任性,受不得一点儿委曲。上次敬茶的事,她很憋屈,也恨极了我,一直想再找机会掰回一局。可还没等她发作,姜兴的事就发生在了馨宁院,这让她再一次被老太爷压着惩罚,还派了一尊大神和两个狐媚子到她那里去,你想,她忍得住吗?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给我致命一击,把老太爷打到泥土里去,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最多到明天,就可见分晓!”叶琢立在窗前,微仰着下巴,眼睛微微眯缝,清丽脱俗的脸上显露出自信的光芒。

“姑娘,大姑娘被老太爷打板子了。”秋菊一脸欢喜地跑了进来。

“怎么回事?”秋月转过身去,惊喜地问。虽然她们巴不得叶琳把亲事搅黄掉,但叶琳并未因此而受到惩罚,还是很不让人开心的事。

“我刚才在正院帮着打绦子,就看到老太爷从外面回来,怒气冲冲地叫人把大姑娘捉来,下令说要打她板子。”

秋月瞅瞅叶琢,道:“看来,亲事没有谈成啊!”估计不但没有谈成,反而受了辱。否则,也不会这么不顾脸面地当着下人的面要打十五岁的大姑娘。

叶琢听得这脸却没什么惊喜的神色,面色平静地吩咐秋菊:“你到湖边去,装着给我折花,盯着馨宁院。大姑娘被打,馨宁院应该很快就有动静了。”

“是。”秋菊心思单纯,根本不知道叶琢的计谋,不过她也不问,照着叶琢的吩咐乐呵呵地出去了。

秋月一听紧张起来:“姑娘,我们要做什么准备?”

“没什么可准备的。”叶琢摇摇头,又皱眉道,“只是,秋菊的家人,怎么还不过来赎她?现在碰上老太爷心情不好,要说这事恐怕就比较难了。”

“她哥哥说,今天下了工就过来。不过姑娘别担心,就算是姑娘出了府,我们也能出去的。”秋月安慰道。

叶琢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她放下茶杯,拿起案上的一块石头和刻刀,开始认真地雕刻起来。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秋菊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嘴里嚷嚷道:“姑娘,姑娘,不好了。我听厨房的人说,太太刚才一直喊肚子痛,嚷嚷着要回娘家去,再不敢在叶府呆着了,否则……”她压低了声音,“否则她肚子里的小小少爷就会被姑娘克着……”

听得这话,秋月“腾”地一声站了起来,看向叶琢的目光充满敬畏。事情,果然按着姑娘所预料的那样发生了,而且,丝毫不差。

叶琢转过头来,不慌不忙,对秋月道:“你现在,到大房去,把这几天所发生的事跟伯祖父说一遍,求他过来谈过继的事。当然,如果他不愿意,不必强求,我到庵堂里住一阵,再使个计摆脱叶二姑娘这个名头,租一个小院过自己的生活。”

“是。”秋月此时再不会置疑叶琢的任何安排,恭敬地应了一声,转身朝角门直奔而去。

“秋菊,叫你昨天出府,你看,你非犟着不去,这会出了事,大概得等我出府之后,你才能出府了。”叶琢看着秋菊,歉意道。

叶琢的计划,因要用秋月做事,便只跟她一人略提了提,至于秋菊,却是不大清楚。所以见叶琢此时还有闲心管她出府的事,秋菊就急得不得了,连连摆手:“姑娘,我没事,我真没事。倒是您,真的要过继到大房或到庵堂做尼姑呀?大房那可去不得,不是说,那个伯太太她那个……那个吗?做尼姑,那是绝对不行的呀!”

叶琢看着秋菊着急的样子,心下感动,拍拍她安慰道:“放心,这些事,我自有主意。”

秋菊见叶琢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稍稍安定,将信将疑地“哦”了一声,便不再多话。反正姑娘和秋月都比她聪明得多,她们既然不慌,想来应该不会出大事。

叶琢也不管她,转身去收拾东西。她现在既有克夫的名声,在叶予章心里便已一文不值。而龚氏用了她肚子里孩子的利器,所以只要这手段一发动,接下来她就不可能再在这府里呆下去。以叶予章的行事风格,她出府时估计还得让婆子来搜她的身。所以现在趁着这点功夫,她得把银票和龚氏给她的金簪收好,以便能带出府去。

为妨叶予章不顾脸面地让她把身上的好衣服脱下来,叶琢换了一件半旧的浅蓝花裙子,头上只插了一枝银簪子,再加两朵不值钱的珠花。银票卷成了小卷,跟金簪一起,藏到了她特意为了这一天而做的底下空心的鞋底里。就这样,就算收拾停当了。鞋底的空心其实还可以再藏几件首饰,但她根本不屑于这样做。以叶予章的吝啬,就算她出了府也会去追讨,她可不想为了那点钱平白受辱。以她赌石的本事,想赚钱还不容易?

她刚收拾停当,春芽便走了进来,在门口叫道:“二姑娘,老太爷叫你过正院去。”

“来了。”叶琢看了秋菊一眼,不慌不忙地走了出去。

泠水有言:

明天要上架了,有能力的亲,请支持一下正版订阅吧;没能力的,如果能支持一下首订,泠水也感激不尽。

元旦期间粉红票双倍活动,泠水一月份要冲新书月票榜,大家手上有粉红票的,元旦期间投给泠水吧!

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另:推荐泠水的完结文:

1、

简介:天上的飞禽,山里的走兽,河中的鱼虾,地里的蔬菜,林间的笋蘑……如何把它们做成一道道美食,吃进自己胃里,是吃货林小竹来到古代后,整日思考的人生重大问题。

你说什么?我的美食,吃刁了你的嘴,抓住了你的胃?

呸,那是你的事,跟本姑娘何干?就算你是好男人也别就这样赖上我呀!

2、

简介:随身带田,田边有泉;种菜种花,养鱼养虾;朝纳灵气,夕品清茶。淡定睿智女主,创业致富,只为在大唐盛世过上“良夫山泉有点田”的悠然生活。

3、

简介:茶艺教师穿越到明朝——

身体弱?没关系,咱是张三丰的隔世传人;

家里穷?无所谓,咱有炒茶技术、泡茶手艺。

来求亲,嫌咱门第低?你是哪根葱,后面排队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