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赢

15端木景晨 | 发布时间:2021-10-13 17:16:00 | 阅读次数:18159

第四章赢因为孟子楠的到来,被打乱了大家的计划,回去看戏就只得。孟子楠一直坚持要回孟督军府,大家都好苦苦挽留他。阿蕙兄妹亲手送他出门时,嘱咐他抽时间常往来。送走孟子楠后,阿蕙一行人去赵老太太的院子。大嫂赵大太太站起身,把位置分给了阿蕙,她一直这样盼咐佣人备饭孟子楠坚持要回孟督军府,大家都不好挽留他。阿蕙兄妹亲自送他出门,叮嘱他有空常来往。。...

第四章赢

因为孟子楠的到来,打乱了大家的计划,出去看戏就作罢。

孟子楠坚持要回孟督军府,大家都不好挽留他。阿蕙兄妹亲自送他出门,叮嘱他有空常来往。

送走孟子楠之后,阿蕙一行人去赵老太太的院子。大嫂赵大太太起身,把位置让给了阿蕙,她下去吩咐佣人备饭。晚上既要留宁太太母女吃饭,还要留何礼,自然要隆重些。

阿蕙打牌,宁嫣然坐在一旁看。

不一会儿的功夫,阿蕙已经赢了两局,都是自摸的。

第三局开始,阿蕙一手烂牌。

宁嫣然咯咯笑:“刚刚赢回来的,这次只怕不够输的。”

于是满桌子人都知道阿蕙这次的牌不好。

大家都笑。

赵嘉林坐在一旁嗑瓜子,翻着报纸等吃晚饭。听到宁嫣然的话,他道:“嫣然你过来。你坐在那,小四的好运气都被你叫唤没了。”

宁嫣然从小就喜欢赵嘉林,包括赵嘉林自己都是知道的。听到赵嘉林喊她,宁嫣然先故作矜持,反唇相讥:“就你们哥哥妹妹的,那么维护阿蕙!”嘴里虽是这样说,却已经起身往赵嘉林那里去了。

赵老太太就用胳膊碰了碰坐在身边的宁太太,示意她看宁嫣然和赵嘉林的亲热。

赵老太太是希望赵嘉林可以娶了宁嫣然的。宁嫣然脾气是大了些,可心地单纯善良,像宁太太,为人正直又慷慨,不计较小得失。赵老太太一直希望宁嫣然可以做赵家的儿媳妇。

只是赵嘉林从前去留学,非说什么学业未成不成亲。

如今他学业是成了,又说替父亲守孝三年不成亲。

到了今时今日,大家早已不忌讳什么守孝三年的话,要不然阿蕙和何礼的婚期也不会定在今年年底。

可赵嘉林用这个做借口,还真没法子反驳他。

赵老太太时常为此忧心。

宁太太见赵老太太碰她,她也明白赵老太太的意思,抿唇一笑,并不介意宁嫣然和赵嘉林亲近。

宁太太和赵家婆媳几人是牌友,最是了解赵家这些女人。

赵老太太是继室,年轻又美丽。她虽然没有儿女,可赵先生临终前给她留了一大笔钱,那些钱都是赵家少爷们同意过的,赵老太太就不用跟赵先生的儿子们争财产。她做婆婆,自然不会为了利益踩压儿媳妇,而且她年轻,不敢摆婆婆的款儿。

赵大太太是个菩萨心肠,没什么主见,为人和软;二太太刻薄又傲慢,可娘家富饶,又自恃清高,不愿意和大太太争管家权利,平日里言语上让她一点就可以平安无事。

赵家三个儿子,老大经商在茂城都有名气,又管家,赵家近十几年败不了;老二是纨绔了些,可有老大镇守,他翻不起浪。

至于老三赵嘉林,小时候顽皮,现在不是个省事的。可他长得英俊,再外头又不结交歌女舞女的,不像那些富户人家的纨绔公子。

门当户对,孩子又不错,宁太太是很希望这门亲事落定的,所以默认宁嫣然和赵嘉林的往来。

只是赵嘉林非要说为父守孝三年,谁也强求不来。

赵老太太和宁太太想着心事的功夫,阿蕙将牌一推,她自摸了。

大家一愣:这还没打几圈呢,怎么又和牌了?

连和赵嘉林一起说话的宁嫣然都惊了下,抬头就问:“你刚刚那手烂牌,是怎么赢的?你肯定使诈了……”

阿蕙冲她吐舌头:“怎么,我运气好不行啊?”

宁嫣然没什么反应,倒是把一旁的何礼看得心头一跳。阿蕙吐舌头的模样,像个调皮的小孩子,给她添了几分活力,瞧着十分妩媚动人。不像平日里跟何礼出去看电影时那么沉静。

大家被阿蕙说的笑起来,笑声中又开始了新的一局。没打三圈,阿蕙又赢了。这下,大家都不免好奇。

若是说运气,一连自摸四盘,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特别是何礼,他总觉得不是运气那么简单。

他起身,装作随处看看,拿了本书站在阿蕙身后,静静看着她打牌。

阿蕙的牌上手并不好,至少不怎么出彩,可打了三四圈之后,她就定胡了。何礼看着她的牌,简直是要什么来什么。

她这把胡一四万。结果下一圈,她果然摸了个四万!

她又赢了。

宁太太笑起来:“我听人说,赌场里有种人,是赢牌的高手。阿蕙是不是学了几招?”

这话是开玩笑说阿蕙出老千。其实也是在称赞阿蕙,能出千也不容易啊。

阿蕙只是笑。

她当初被送去美国后,曾经和一个香港富商的公子有些来往。那人在美国开地下赌场,最会赌牌,他教了阿蕙很多技巧。

阿蕙聪明,不管学什么一学就会,所以学了一手赌牌技巧。当然,技巧也是在功夫之上的,首先就要有惊人的记忆里和推导能力。

阿蕙当初学技巧用的是桥牌。桥牌和麻将没什么相通之处,可赌|博的基本原理相似,换种赌法也不影响。

“宁太太,您赢了一下午,输几个钱给我就心疼了?”阿蕙笑着曲解宁太太的意思,惹得几个人又是笑。

何礼却惊诧看着阿蕙。

她……她居然懂得赌场上的技巧啊。

何礼越发觉得阿蕙并不是他认识的那么简单。

牌局还在继续。阿蕙很夸张,一直赢钱,把赵老太太、二太太和宁太太怀里的钱都赢得一干二净。直到赵大太太说开饭,赵老太太等人才松了口气。

特别是赵老太太,对阿蕙的行为很不解。

她嫁到赵家的时候,阿蕙才两岁多。阿蕙从小就是跟在赵老太太身边长大的,不说阿蕙多么能干聪明,可起码的眼色是有的。像这样不顾宁太太是客人,把宁太太的钱都赢了的事,真不像是阿蕙能做出来的。

赵老太太心里疑惑,反而忽视了猜测阿蕙的赌技为何如此高超。

旁人都对钱和宁太太是否不悦不感兴趣,而是对阿蕙的赌技好奇不已,纷纷问她从哪里学来的。

阿蕙神秘一笑:“我爸爸曾经告诉我一个秘密…….”

这话说的有些答非所问。

“什么秘密,什么秘密?”宁嫣然眼睛放亮,缠着阿蕙问。

阿蕙只是笑,就是不说,惹得宁嫣然挠她痒,两人就闹成一团。

宁太太并没有不高兴,这点小钱她根本不放在心上。她是赵家的常客,阿蕙是个什么性格宁太太知道,她并不认为阿蕙是故意让自己下不来台,输的那么惨。她只当阿蕙是小姑娘心性,好胜罢了。

晚上吃饭,阿蕙的二哥赵嘉俊没有回来,三哥就把阿蕙会赌|博的话,都告诉了大哥,还对大哥道:“回头咱们来一盘如何,试试小四的本事。”

大哥只是笑笑:“我一堆事,晚上还有文件要看,哪有功夫陪你们玩?”

三哥落了个没趣。

吃了饭,赵大太太派车子先送了何礼,又送宁太太母女。

宁嫣然一直对阿蕙的牌技记在心上。

她们俩回到家,宁先生正在客厅看报喝茶。

宁嫣然甜甜叫了声爸,就让宁先生怀里钻。

宁先生叫宁雍。他和赵先生虽然从小认识,却并不是做正经生意的。赵家经营船舶,还投资金融产业。而宁雍是混黑|道的,他经营赌场、烟馆、妓院,比赵家还要富饶。

只是旁人说起他,总觉得他的钱不是正当来路。茂城首富也不会提到他。

宁家的家资并不比赵家少。

宁雍人至中年,虽说有好几个姨太太,却没一个能生的,快五十的人还只有一个女儿。

于是宁嫣然就是宁雍的掌上明珠。

看着女儿今日兴致颇高,宁雍笑着捏她的小脸,问:“每次去赵家回来就那么高兴?今日又有什么好玩的事?”

“爸,今日真有件奇事呢!”宁嫣然似竹筒倒豆子似的,把赵嘉蕙会赌博,赢了满场的话,说给宁雍听,然后嘟起嘴巴,“爸,我也要学赌术,您不是最会的吗?您教教我啊……阿蕙那小蹄子故意不说,我问她从哪里学来的,她却说什么‘我爸临终前告诉我一个秘密’,简直气死我了……”

宁雍自己开赌场,岂有不会赌术的?

可听到女儿的话,他先是一愣,继而正色问宁嫣然:“你说什么?阿蕙说她爸爸临终前告诉了她?”

宁嫣然也愣住:“啊?啊……是啊,阿蕙是这么说的……”她根本不知她爸爸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

宁太太在一旁看着,也接口道:“阿蕙是着老赵临终前跟她说了个秘密。怎么,有什么问题?”

宁雍这才笑起来:“没事,没事……”

嘴里说没事,却显得心不在焉的。和妻子女儿说了几句话,就去了书房。没过一会儿,他打电话让他最信任的下属过来商讨。

而赵家那边,赵嘉林非要再和阿蕙打牌,阿蕙却懒懒的,道:“费脑子,不玩了。”

“那下午不是玩的那么起劲?”赵嘉林很不满意她的敷衍,“你放心,我们赌注翻倍。你若是有本事,从我这里赢走的,肯定比从她们那里赢得的多。”

阿蕙淡笑,不理赵嘉林。

傻哥哥,你永远不知道我这场牌局会赢得什么。也许我能替你我赢一个不同的明天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