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五章宴会

15端木景晨 | 发布时间:2021-10-13 17:16:08 | 阅读次数:2061

但是陪宁太太打麻将的时间并不长,阿蕙却累得很厉害。那一场牌,太费脑子了。早上散了席,她回自己的院子,躺在沙发里就不动了。女佣秋儿抱着雪猫诺拉回来,问阿蕙:“四小姐,吃了饭不回去去走走吗?”以前阿蕙早上吃了饭总要在家里宅院里到处四处走动助消化。“不了,晚上散了席,她回到自己的院子,躺在沙发里就不动了。。...

虽然陪宁太太打牌的时间并不长,阿蕙却累得厉害。那一场牌,太费脑子了。

晚上散了席,她回到自己的院子,躺在沙发里就不动了。

女佣巧儿抱着雪猫埃米过来,问阿蕙:“四小姐,吃了饭不出去走走吗?”从前阿蕙晚上吃了饭总要在家里宅院里四处走动消食。

“不了,好累。”阿蕙道,“准备热水,我洗澡就睡了。”

巧儿把埃米给阿蕙,就去洗澡间帮阿蕙准备热水。

阿蕙把埃米抱在怀里,看着它温顺乖巧的模样,再看它这双两色不同的眼睛,忍不住又想起了孟子楠。

埃米是阿蕙十六岁生日的时候,孟子楠送给阿蕙的礼物。

那时候埃米很小,双手就能将它圈住,像个小毛球。现在的埃米已经胖的挪不动脚步,整日懒洋洋的,丝毫没有了初来时的活力,也少了很多乐趣。可阿蕙还是挺喜欢它的。

抱着埃米,就忍不住想起今日回国的孟子楠。

阿蕙想他,并不是觉得他那个人多么重要。只是因为记忆淡了,想不起孟子楠从前的种种,反而让人心里放不下,非要想起来为止。

赵家和孟督军并没有太多来往。只是阿蕙的三哥从小调皮捣蛋,带着一群孩子四处为非作歹,惹上了孟子楠。孟子楠出身将门,也是个不省事的。他们都在教会学校念书,一开始赵嘉林欺负孟子楠,却没有占到多大的便宜。

不打不相识,两人却臭味相投,成了至交。

那个时候,赵嘉林和孟子楠才十岁,阿蕙六岁。孟子楠和赵嘉林不管去哪里,都带着阿蕙。渐渐年纪大了,孟子楠在女孩子面前会收起他顽劣的性格,装成谦谦君子。

可在阿蕙面前,他永远是那个让人憎恶的坏小子。

年纪太小,他们不懂男女之情。

孟子楠十五岁的时候,去金陵上学;阿蕙的哥哥赵嘉林也去了英国读书。阿蕙一个人留在茂城,没什么朋友,时常就孟子楠写信。

孟子楠给阿蕙回信总是最积极的。

逢年过节孟子楠回茂城,总给阿蕙带很多金陵特产,除了吃的,还有女孩子喜欢的首饰、布匹,甚至香水。他学会了很多哄女孩子的把戏。

阿蕙那时很单纯,她从来不怀疑孟子楠在外面讨女孩子欢心才学的那么浪漫。她那时自信的相信,孟子楠是为了她才留意这些。

阿蕙十六岁的生日,孟子楠专门从金陵回来,给阿蕙过生日。

在门口迎接他的阿蕙惊喜不已,紧紧抱着他。他也搂住阿蕙,两人半晌没有松开。

似乎他们就是这样开始的吧?

孟子楠先说他喜欢阿蕙,问阿蕙是否也喜欢他。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阿蕙那时根本不懂。那时她只知道,她需要孟子楠陪在她身边。孟子楠说喜欢她,她就接受了,也说喜欢他。

再后来,孟子楠在金陵的学业完成了,回到了茂城,阿蕙的三哥也从英国回来了。

在三哥大嘴巴的嚷嚷之下,阿蕙和孟子楠的恋情被曝光。

赵父好似对这件事并不怎么热衷。他好几次暗示阿蕙,孟督军估计看不上咱们这样的门庭人家。

在孟督军眼里,赵家是暴发户。

在赵父眼里,孟督军跋扈骄傲,就是一草莽。

孟子楠被孟督军送去德国上军校,除了盼着孟子楠有出息之外,难道不是想拆散孟子楠和阿蕙的感情?阿蕙和孟子楠依旧信誓旦旦,一个承诺会等他回来,一个承诺永不变心。

可赵父比阿蕙要透彻得多。

这也是为何赵父临终前定下阿蕙和何礼婚姻的缘故吧?

他那么疼爱阿蕙,是舍不得阿蕙嫁到孟家受人欺负的。

阿蕙静静想了很久,都只能想起这些。这就是她和孟子楠反目成仇之前的全部。

前世的时候,孟子楠回国,阿蕙是很开心的。她准备和大哥提,取消跟何礼的定亲。

她还没有提呢,就出事了,她和孟子楠就彻底成了仇人,赵家也断绝了和孟家的来往。

阿蕙想着,巧儿出来说洗澡水好了,打断了阿蕙的思路。

洗好澡出来,人已经迷迷糊糊的,困得厉害。把埃米交给巧儿,阿蕙先上楼睡了。

没过两天,到了宁嫣然的生日。

宁雍虽然疼爱宁嫣然,却不准女孩子从小铺张浪费,所以宁嫣然的生日宴总是请几个要好的朋友,很简单。

阿蕙和三哥赵嘉林自然是每年都去。

今年也不例外。宁嫣然生日那天一大清早,宁家的司机就亲自上门,送了宁嫣然的请帖。跟往年不同,今年宁家邀请了赵家全部人,不止是赵嘉林和阿蕙,而且往年中午的宴会改到了晚上。

赵嘉林拿着请帖笑:“你说她今年会把自己打扮成什么?”去年生日宴,宁嫣然把自己打扮成前朝的公主,穿着繁复的旗装,还梳了小两把头,踩着花盆底。她性格活泼,一个不慎就把脚扭了,只得中途换装。

这件事被赵嘉林当成笑话说了一年呢。

宁嫣然爱追求新潮的性格,阿蕙倒也喜欢,笑道:“今年是她十八岁的生日宴,只怕不会简单。往年都是中午,今年却是晚上,你不觉得奇怪吗?”

阿蕙记得前世的时候,宁嫣然的这次日子,是用她父亲宁雍的名义,邀请了茂城上流社会全部的人士。这次宴会里,会遇到很多阿蕙以后影响很大的人。

宁雍在茂城的影响力很大,连阿蕙的大哥赵嘉越也要给面子。

夜幕初下,赵府门口停了四辆汽车。

大哥赵嘉越、二哥赵嘉俊、三哥赵嘉林皆是西服皮鞋;而赵老太太、大太太、二太太和阿蕙,全部都精致的旗袍。

大太太挽着赵老太太姜锦妍走在前面,阿蕙和二嫂走在后面。

赵老太太有些忧心,悄声问大太太:“嫣然的生日弄得这么热闹。宁家的意思,不会是替嫣然相亲吧?”

大太太道:“定是有点那个意思在里头。多请些人,让嫣然挑选。”

“那老三……”赵老太太看了眼走在前面的赵嘉林,满是担心。对于赵先生留下的这些孩子,姜锦妍很尽心照顾他们。只是孩子们总觉得姜锦妍这个继母包藏祸心,对她的好意或者不回应,或者敷衍着应付。

赵老太太知道,所以说话做事也是点到为止。

赵嘉林走在前面,也听到了赵老太太的话,回过头来说道:“老太太,我还在孝中,不能娶亲。宁家也要替嫣然打算,这是好事。”

他并不怎么喜欢宁嫣然。

虽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可他和宁嫣然跟阿蕙和孟子楠不同。宁嫣然喜欢他,他却只能把宁嫣然当妹妹。

他也不想耽误宁嫣然。

赵老太太听着就叹气。

阿蕙走在他们身后,听着三哥和姜锦妍的对话,心里叹气:前世的时候,宁嫣然的确不曾嫁给三哥。这次宴会,宁雍的本意就是替宁嫣然选婿,可宁嫣然一直爱慕赵嘉林,并未答应。

但一年过后,她还是另嫁他人。

并不是宁嫣然的爱不够坚守,而是三哥没有福气。

想到这些,阿蕙就心疼看了眼三哥。

重生了,该她守护这些家人了。不管是三哥还是因为她而被何礼报复的赵家其他人,她都要守护住。

这次宴会,要完成她守护计划的第一步。

想着,阿蕙不禁莞尔。

前世的时候,宁嫣然招婿入赘的。阿蕙出事的时候,宁先生也试图帮助阿蕙。只是宁家终归没有太大的靠山,在茂城要混下去,就不能得罪何礼的军政府。阿蕙拒绝了宁先生的好意。

也保全了宁家。

再后来抗战打起,宁家就去了英国。阿蕙往后的三十几年,再也没有遇到了宁嫣然。

思绪还在蔓延,众人已经到了赵公馆门口。佣人帮着开了车门。大哥一辆车,二哥二嫂一辆,大嫂和继母姜锦妍一辆,阿蕙就和赵嘉林一辆。

车子缓慢从门口驶出。一个钟头左右,绕过闹市区,到了租界的宁公馆。

赵家住在近郊,比较偏远,宅子占地面积很大。而宁家住在租界,地皮较贵,面积不大,设计紧凑又精致,建筑的设计是帕拉迪奥风格,每个细节都拥有法式典雅雍容特色,瑰丽却不浮华,妩媚又不失端庄,放佛是艺术与生活的浑然天成。

阿蕙来过宁公馆数次,每次来都会感叹。

宁先生更加会享受生活啊。

已经来了不少贵客,远远就能听到花厅悠扬绵长的钢琴曲,以及细细人语。

佣人通报说赵家贵客到了,宁嫣然和宁太太忙迎了出来。今日的宁嫣然,将一头卷曲青丝披在肩头,别了水晶发卡,穿着粉白色泡袖掐腰洋裙,淡粉色高跟鞋,还化了淡妆,十分妩媚动人。

她的目光在赵嘉林身上打转,带着几分得意。

她是知道自己美的。

赵嘉林笑,顺着她的意思,很夸张道:“天哪嫣然,你看上去像个天使。你是不小心误落凡尘了吗?美得我都睁不开眼。”

一群人都笑。

大哥赵嘉越咳嗽,觉得三哥太夸张了,反而失去了赞美的初衷。

宁嫣然却很享受,上前挽了赵嘉林的胳膊:“今晚你是我的护花使者。”

赵嘉林行了个绅士礼,笑道:“乐意之极。”

宁太太看着宁嫣然这样高兴,自然不会去扫兴,不管宁嫣然和赵嘉林,只请了赵家女眷往花厅去。

宴会尚未开始,阿蕙进了花厅,就极目四望。她记得沈永文后来提起过,他在这场宴会上见过阿蕙。当时的阿蕙光芒四射,让他的心沉沦,他就一直把阿蕙记在心上。后来阿蕙改换姓名去了南|京,沈永文总说她似曾相识。

这次,阿蕙想主动上前和他说话。

她到处找沈永文,门口却传来一阵骚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