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六章反常

15端木景晨 | 发布时间:2021-10-13 | 阅读次数:11862

在阿蕙心里,始终把这一次宴会当年浪漫邂逅沈永文的契机。她昨天故意地穿了件宝蓝色碎花苏绣旗袍,这是沈永文最不喜欢的颜色。沈永文曾不只一次说阿蕙穿宝蓝色的旗袍优雅高贵的美丽。她梳了高髻,用珍珠扇形发钗把青丝挽起,带了细长的耳坠,把纤长脖子肌肉拉伸得很优雅高贵。不施脂她梳了高髻,用珍珠扇形发簪把青丝挽起,带了细长的耳坠,把纤长脖子拉伸得很优雅。。...

在阿蕙心里,一直把这次宴会当初邂逅沈永文的契机。她今天故意穿了件宝蓝色碎花苏绣旗袍,这是沈永文最喜欢的颜色。沈永文曾经不止一次说阿蕙穿宝蓝色的旗袍优雅美丽。

她梳了高髻,用珍珠扇形发簪把青丝挽起,带了细长的耳坠,把纤长脖子拉伸得很优雅。

不施脂粉的素净,高髻云鬟,都是沈永文爱她的打扮。

满场里,都没有沈永文的踪迹。前世阿蕙不记得在这场宴会上遇到了沈永文,是后来沈永文屡次提及,她才恍惚想起。

沈永文是陈浩然市长的妻弟。

原本,依着宁先生宁雍在茂城的地位,是请不到陈浩然市长的妻弟来参加宁嫣然的生日宴的。

可陈浩然市长夫人是北方人,和宁嫣然的母亲宁太太是发小。两人是闺中好友,陈市长来茂城上任时间也不长,市长夫人沈氏和他的妻弟沈永文都没什么朋友,所以宁太太请市长夫人和沈公子捧场,市长夫人愉快的答应了。

市长夫人也想认识些朋友,更想让沈永文结交些年轻的女孩子。

门口的骚动,会不会是沈永文和市长夫人来了?

阿蕙找不到沈永文,就忍不住绕过人群,往门口走去。

突然手臂一紧,有个力道紧紧攥着了她,让她脚步微微踉跄。阿蕙淬不及防,就撞上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等她抬眸,已经被孟子楠圈在怀里。大庭广众,孟子楠把阿蕙搂住,两人亲密无间。

虽说到了民国初年,早已没了前朝的男女大防,男女可以交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只要是门当户对,家长一般也是默认不反对。可这样公开场合搂抱,还是有伤大雅的。

阿蕙推他。

孟子楠倒没有让阿蕙为难,阿蕙推他,他就顺势松开了阿蕙,只是紧紧攥着阿蕙的手,一如既往英俊脸庞带着浓郁的笑意:“阿蕙,我爸放我出来,我想着你肯定要来嫣然这里,就跟着来了。看到我开心吗?”

阿蕙眉头微蹙。

从前的孟子楠性格比较开朗,从来不吝啬表达他对阿蕙的爱慕,总是趁四下无人的时候告诉阿蕙,他有多么想着她,总是离不得她等等。可如不顾场合的亲热,众目睽睽下问出这句话,让阿蕙微讶。

孟子楠不是这样的!

他虽然是将门出身,可一直受着良好的教育。出身豪门的孟子楠,没有这种痞气!

“孟子楠,很多人看着。”阿蕙正色道,用力挣脱他的手。也不像平日里一样叫他子楠哥。

孟子楠莞尔,声音微低:“你挽着我的胳膊。你这样挣扎,旁人都在看啊。”

果然,刚刚孟子楠拥抱阿蕙只是一瞬间,就被阿蕙挣开,没多少人留意。而现在阿蕙这样用力去挣脱孟子楠的手,才引来四周来客的侧目。

她看着孟子楠,只见他眼底有得意笑容,忍不住心口一滞。

她挣扎的动作停了下来,缓声道:“你说得对。我挽着你好了。”

孟子楠转过身,把她的手放入自己的臂弯,这才松开对阿蕙手腕的圈箍。

阿蕙就这样依偎在他身边,或者说,被他挟持在身边。

今日的来客,很多人是宁家的朋友,也是赵家的朋友,他们听说了阿蕙跟何礼定亲之事,更知道阿蕙和孟子楠是青梅竹马的情侣。

在听闻阿蕙跟何礼定亲之初,大家都在猜阿蕙和孟子楠为何分手的。如今再见他们俩如此亲昵,众人都微愣:感情赵家四小姐脚踩两只船啊!

阿蕙倒也不顾忌旁人的目光。

反正这辈子她是不会再重蹈前世的覆辙,不可能再嫁给何礼。和孟子楠亲昵也罢,放荡也好,都不在乎。她只是用目光在人群里搜索着沈永文。

果然,宁太太带着几位太太拨开人群,领着一个穿着深蓝色苏绣旗袍、白狐披肩的雍容妇人走了进来。刚刚的骚动,就是这位妇人到来引起的。

那位妇人就是市长夫人沈氏,沈永文的姐姐。

她的身后,跟着一个穿咖啡色格子西服的颀长男子,发丝乌黑浓密,衬托他肌肤微白;面容清秀,五官俊朗不凡,是个十分夺人眼球的少年郎。他举止文雅有度,倜傥雍容,一看就是大户出身。

不是沈永文是谁?

阿蕙撇过头,只觉得眼睛发涩。

沈永文离开她的那些年,她床头柜上一直放着他的一帧照片。那照片渐渐泛黄,可他的笑容依旧和煦温暖。每次看到,阿蕙就觉得被内疚和痛快充满了心田。再见到活着的沈永文,阿蕙依旧觉得心脏抽搐般的难受。

沈永文还活着呢,对于阿蕙而言,这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倘若这是一场梦,那么,它是个完美的梦吧?

出神之际,阿蕙突然感觉胳膊上微紧,孟子楠拉她离开。

阿蕙努力掩了情绪,走了几步才停住脚对孟子楠道:“刚刚不是陈市长的夫人?我们过去打声招呼吧?”

孟子楠似笑非笑看着阿蕙,眼底闪过些许狡黠,那明亮又深沉的眸子看得阿蕙后背发寒。他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低声对阿蕙道:“为什么要去打招呼?难不成你看上了陈市长的小舅子?”

他说着,朝沈永文的方向努了努嘴。

阿蕙眼底就泛起了怒潮。

这根本就不是孟子楠!

不,应该说这根本就不是现在的孟子楠!

她放佛被人愚弄了,再次去挣开孟子楠的手,却见孟子楠眼底的得意变成了阴霾的狠戾。他冷笑着把阿蕙的手再次抓住,道:“生气了?不就是想过去跟陈市长的夫人打声招呼?好了,我带着你去。”

用很平常的语气说出这番话,却分明是咬牙切齿般的恨。

仅仅一瞬间,阿蕙心底的猜疑变成了肯定。

他知道阿蕙想见陈市长的妻弟。

沈永文来茂城的时间不长,而且一直很低调。阿蕙记得前世的时候,这次宴会他的确引起了不少人的兴趣,可没过半个月,他就去了德国念书。所以,他在茂城根本没留下什么痕迹。

现在的孟子楠,不可能注意到沈永文。

他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少年是谁!

一口就说出是陈市长的妻弟,还用这种阴霾的语气告诉阿蕙,因为他知道,最后沈永文会娶了阿蕙。

他大概恨所有给阿蕙幸福的人吧?

这一刻,阿蕙肯定了孟子楠也是个重生党。她只是觉得惊讶与无力。难道她重生回来,只是为了让孟子楠报仇更有成就感?

现在的孟子楠,捏死阿蕙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而被他禁锢在掌心的阿蕙,感觉自己就是猫爪子下的老鼠。那只猫淡然看着她彷徨、挣扎,试图自救,可最后还是免不了被吃掉的运命。

欣赏猎物临终前的挣扎,是每个狩猎动物的爱好。

而孟子楠,现在就是在享受这等这等乐趣吧?

他丝毫不怕被阿蕙看穿。他甚至已经知道了阿蕙也是重生的,否则他不会表露出如此多的迹象,让阿蕙了解他。

他到底要干嘛?

前世他以为是阿蕙和何礼杀了他的父亲,那么今生,他大概会把阿蕙和何礼看作他人生路上挡路石,先会把阿蕙和何礼灭了,再来计划他颇有优势的人生吧?

阿蕙的计划全盘被打乱。

她从未想过,她重生后还要面对旁的重生党!

她是回来救沈永文、灭何礼的,而不是回来被孟子楠虐的!

脸色很难看,阿蕙拉着孟子楠,转身快步朝侧门走去。她想要用最美的姿态遇到沈永文,而不是现在这等慌乱狼狈。

孟子楠见阿蕙逃离般躲开,唇角微挑,露出更加迷人的笑容。

阿蕙对宁府很熟。她拉着孟子楠从侧门,直接到了宁府西边的花园。花园里树木成荫,繁茂树叶挡住了路灯的光,到处阴晦幽暗,幽淡花香充盈,气氛很浪漫。很适合花前月下的情侣。

阿蕙拉着孟子楠走到宁府花园最西边的墙角,院里花厅的热闹,才停了下来,转身对着孟子楠。

孟子楠还紧紧箍住阿蕙的手不松开。

“孟子楠,你是怎么回事?”阿蕙问道。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咄咄逼人。

孟子楠淡笑,暧昧凑近阿蕙,道:“就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阿蕙想的…….

他果然是!

可…….阿蕙又想不通。阿蕙自己是回来的人,可孟子楠怎么知道她是回来的?

“很奇怪是不是?”孟子楠凑得更近,“赵嘉蕙,你知道你为何又变成了十八岁的少女吗?”

阿蕙怔住。

********************************

第一更。姐妹们喜欢的话,就加入书架吧~~~~~早起的话,推荐票顺手投几张哟~~~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