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楔子

谦虚小姐 | 发布时间:2021-10-13 21:40:46 | 阅读次数:5153

宜山市梧桐路公安局交警大队接了报警电话,目击者者称一辆白色的宾利添越被撞的四分五裂,驾驶车座坐着一个左右近四十左右的女人,紧急救护车了到了现场,交警大队接报警后立刻相关通知了刑警支队去现场调查。“陈队,在一个工业区,那边市政府刚其开发的,这几天路“陈队,在一个工业区,那边市政府刚刚开发的,这几天路边的几个摄像头都没装好。”一位年轻的警察皱眉说道,紧接着他又道“那边的电缆也还没通上电,真不知道大晚上的跑去干什么。”。...

宜山市梧桐路公安局交警大队接到了报警电话,目击者称一辆白色的宾利添越被撞的四分五裂,驾驶座坐着一个大约近四十左右的女人,救护车已经到了现场,交警大队接到报警后立马通知了刑警支队去现场调查。

“陈队,在一个工业区,那边市政府刚刚开发的,这几天路边的几个摄像头都没装好。”一位年轻的警察皱眉说道,紧接着他又道“那边的电缆也还没通上电,真不知道大晚上的跑去干什么。”

“好,我去看看。”陈世荣应声回答

“伤者已经送去了宜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了,目前我们正在通知家属,现场被破坏的比较严重,脚印混乱,确定肇事者已经逃跑。”年轻的警员显得有些着急,他叫杨鸠,从警校毕业不久后就来这里当上了实习警察,这是他今天遇到的第一起刑侦案件,从调查来看,已然发觉这事情变得有些棘手,甚至有一丝转向谋杀案的苗头,他不禁在心里抹了一把冷汗。

陈世荣立刻开车去到了现场,现场已经有不少人了,还有记者之类的跑来拍照。因为案件还处于调查阶段,中间的区域已经被围栏围了起来,交警大队的民警正在登记车牌信息,查找相关的人员,通知家属。根据目前的现场情况来看,死者头颅出血严重,未有贵重物品缺失,不是劫财,全身衣物完好,排除劫色。

出车祸的人是殷氏集团的掌门夫人,医院抢救无效,宣布了死亡。

殷氏集团不仅是宜山市的龙头之首,更是国内少有的生物科技创新公司,涉及得产业链众多,在国际论坛上也享有盛誉,传闻说殷氏集团黑白通吃,内部结构层层叠叠,十分复杂。

殷宅。

滴…滴…

“喂?”殷修之正在写线性代数概率论,客厅的电话已经吵了两遍,他无奈的接起了电话。

“你好我们是人民医院的,请问是宋暮帆女士的家吗,是这样的我们这边需要有很重要的情况麻烦您来一趟,我们根据以往的就医记录找到了这里的电话号码。”

“嗯”少年沉闷的回应了一声,突然意识到电话里说的医院二字,瞳孔突然紧缩,好像预感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那边的声音里传出来纸张的翻页声,听着是在寻找什么能对得上的信息。

“我是殷修之,她的儿子,请问怎么了?”殷修之问道,修长的手指成了握紧状态,眼神里透露着担心。

“请赶紧来人民医院,签署死亡证明…另外,请您节哀!”护士说了一声便赶紧挂断了电话,仿佛再晚一秒挂断,就能听见电话那头呼吸变得急促而喘气的声音。电话里已经传来了滴滴的声音,但殷修之还站在那里,仿佛他一直站在那,不动,时间就会停止。

紧接着,殷修之迈开腿大步飞快的走到门口,一把推开了大门。门口的程叔正在抽烟,刚点起火的烟头上火苗还在缓缓燃烧,正想往嘴里送第一口,殷修之拉着他就走。

“赶紧开车,去人民医院。”不容拒绝的语气,和殷仲义如出一辙。

程叔,殷家的总理管家。

是一个不爱问问题,沉默寡言的中年男人,因为他明白知道的多对于自己没有什么好处,到头来如果自己一个不注意犯了这家老小的忌讳,遭殃的不是自己那就是全家的事儿。外人面前再怎么不知道殷家的庞大,程叔却不会不知道。

他第一次看见殷修之没有掩饰的悲伤,在往常,这个男孩只是淡淡的,没有任何情绪。从后视镜里望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尽管如此,他还是从刚刚那句话里听到了颤抖的声线。

也许真的发生了大事吧。

人民医院高级病房内。

“对不起董事长,董事长夫人她…警察现在已经到现场了,但并没有新的进展”邢助跪在地上,而站在他面前的人,是一手遮天叱咤风云的殷仲天。

“查!继续给我查,我就不信掘地三尺,找不到一个肇事逃逸的,警察那边不管,我他妈在宜山市一定得找到这个人把他千刀万剐!!”

殷仲天已经一天没睡,他接到警局电话的时候,本还以为自己的手下惹了什么乱子,根本没打算搭理。

可当听见宋暮帆这三个字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能正常的思考了,下午宋暮帆出去的时候给他打了个电话,只记得她急急忙忙的和他说:老公,土地工程那里出了点问题,我们新规划的药剂厂可能要转移阵地,这片地不适合做化工,我现在去看看。说完,她急忙挂了电话。再见面时,阴阳两隔。

赶到医院时,只看见护士推着宋暮帆出来,那一袭白布盖着的不是一个女人,准确来说,已经不能比喻她是个女人,对殷仲天来说,这是他的心,是瞬间枯萎的心。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殷仲天的眼睛却在今天哭肿了,也因为熬夜的关系,他的眼袋乌青着,血丝像荆棘般布满了他的眼球。这是陪伴他度过太多大起大落的女人,这是为了他孕育出一个生命的女人。他在外人面前多么冷血无情,这殷仲天是什么人?是一个人面对着异国他乡却能杀死缅甸囚徒的嗜血狂狼,从政治家的刀刃上走来的商业大亨,而在此刻,在他也无法逆转乾坤的此刻!他也显得有些格外孱弱,死亡面前,原来人可以这么的渺小,这是他第一次尝到了众生平等的滋味。

殷修之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情景。他的父亲瘫软在陪护椅上,身后一群穿着黑衣西装的保镖和邢助跪在地上默不成声。

“爸…”殷修之瞬间泛红了眼眶。

“修之,跪下。”殷仲天虽然哽咽了很久,张开嘴时有一些哑,但声音仍然浑厚有力。

这一刻,在这个平凡无奇的日子里,死神带走了一个女人,无论这辈子再享多少荣华富贵,在死神的面前,人们总会是多么的不堪一击,谁也逃不掉,谁也无法逃。

-

老式挂钟在凌晨的四点半显得有些许诡异,潮湿的空气充满了整个房间,红色的旧日历上印着劣质的送财童子,今天是14号,宜祭拜。

“老江!我撞了人,我撞了人…”许立新哆嗦着嘴唇,他的眼睛瞪的很大,脖子黑红黑红的,汗水浸湿了他的内衣领,连手指把劣质的沙发抠出内芯都没发现。如果说殷仲天是瘫坐在那里,许立新就是整个人仿佛像一个摇摆木马,他从事故现场一路狂飙回家,从拖鞋开始心跳就没有慢下来过。

本在熟睡的江茂突然被急切的电话铃声吵醒,听到许立新的话后还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太荒谬了。

“许立新你抓紧去自首!”江茂吼道,差点忘记了隔壁的房间里还熟睡着他的宝贝女儿,立马压低了声音。电话那头的许立新在啜泣,老式挂钟的分针走时清晰的响亮在电话的听筒里,显得格外刺耳,仿佛这一刻,在许立新的人生里亮起了一道死亡倒计时的大门。

“不,老江你听我说,我自首我会死的,你信吗?我查了,我!我会被判死刑的,我还有玥玥,我真的不能死。老江,我只能逃了!”许立新挂断了电话,江茂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了,如果许立新跑了,警察查到那是他的车他该怎么做解释?如果自己说,自己的车被借走了,岂不是间接的供出了老许。许立新和江茂的关系,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许立新是江茂母亲重组婚姻后生的第二个孩子,江茂的母亲嫌弃自己做教师的父亲没有前途,早早的嫁到了省城里嫁给了一个开超市的男人,丢下还没断奶的江茂就离开了,第二年便生下了许立新。许立新长大了,打听到了自己哥哥的讯息。他从小就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哥哥,因为父母总是在嘴里念叨着江茂啊…江茂,有一天他在母亲的钱夹里发现了江茂的照片。

江茂最开始是不想理许立新这个弟弟,因为他觉得自己和他没有什么好说的。后来因为许立新总是写信给他而江茂考进了省城得师范大学后,许立新还总是时不时的来学校找他打球,他们的关系在许立新的坚持下得到了缓和。在师范学院毕业后,江茂像他的父亲一样做了一个老师,而许立新也把家里的超市开的更大了。

今天这会儿,许立新赶着要去食品加工厂拿超市新进的一批货,可是他的车在启动的时候发动机坏了,找江茂把自己的车借给他,结果却摊上了今天这样大的祸事,江茂一下子五雷轰顶,有点不知所措。

江茂仿佛觉得自己掉进了一层黑色的云雾,这团云雾笼罩了它原本平静的生活。

-

警察果然查到了江茂的头上。

“当天晚上你过收费站的时候,系统里登记的你的车牌,与死者案发时间,刚好不相差多久。并且在三个小时内,除了后续经过的目击者车辆,没有其他车辆再经过。”

杨鸠没有任何表情的阅读着手上这几天队里收集的资料。

江茂的内心早就掀起了轩然大波,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该怎样开口,就这样,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审讯室里沉默。

“江茂你应该清楚,我们现在才找到你是因为那边离市区将近八十公里!你真是挑了个好地方!谋杀?我猜不是,一开始我就是这么想的但我们调查了你们的人际关系,八竿子打不着。你现在好好认罪,说不定能减几年坐牢的机会。”杨鸠皱着眉头看着对面这样的中年男人,他看起来不像是会肇事逃逸的人,甚至在职业里看得到,他是个老师。这样光明磊落又具有爱心的职业,怎么会肇事逃逸呢,杨鸠挠了挠下巴,想看看江茂会有怎么样的回答。

而此时江茂的脑子里在想的是,如果自己帮许立新认罪,和如果不认,事情会得到怎样的发展。如果认了,不幸运的话难逃一死,幸运的话做一辈子牢。那自己的女儿呢?江茂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长气,突然觉得自己是这样的悲惨,和他的父亲一样,妻子跑了,留下一个孩子,父亲因为得了咽喉癌去世得早。是不是自己终究也是这样的命运呢。最后,江茂还是做了一个决定。成全许立新吧,至少他有儿女,成全许立新吧,也算是还了母亲的恩。

“杨警官。”

良久,在杨鸠快要等到不耐烦的时候,江茂抬起了头,眼镜因为垂落的太久,深深的在江茂的鼻梁上压出了印痕。

“是我。”

他的语气里带着深深的无奈,他的眼角流下了泪水,他发出了一声叹息后眼镜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雾气。

杨鸠以为这是他对自己撞死人后逃跑的悔意,他看不到在雾气中那双眼睛。他记录下了案回过了身关上门走了。审讯室内,江茂拿下自己的眼镜,趴在桌子上头埋在了手臂内泣不成声。

-

法院对江茂撞死宋暮帆一案,进行了最后的判决,因宋暮帆开车时速超过了规定时速,没有正确的系上安全带,在后方的江茂因为没有开远光灯,撞上了宋暮帆的车辆,系追尾。作案后,江茂肇事逃逸,触犯了《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但江茂在审问期间,态度良好配合检察院的工作,即日起,判处江茂有期徒刑二十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