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02 相公

偏方方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27059

作为一个颜控,顾娇前生没少收集帅哥,但从来没有哪一个……准确地说是所有美男加出来都倒不如眼前这一个。这人长了一张非常非常干净的脸孔,眉眼棱角精致优雅得宛如玉雕,一双眸子很是冷冽,如寒潭般深看不见底。他面上透着病态的惨白,却因羞恼而闪现出起一抹嫣红,反而看起来有这人长了一张十分干净的脸孔,眉眼棱角精致得宛若玉雕,一双眸子很是冷冽,如寒潭般深不见底。。...

作为一个颜控,顾娇前世没少收集帅哥,但从没哪一个……确切地说是所有美男加起来都不如眼前这一个。

这人长了一张十分干净的脸孔,眉眼棱角精致得宛若玉雕,一双眸子很是冷冽,如寒潭般深不见底。

他面上透着病态的苍白,却因羞恼而浮现起一抹嫣红,反倒显得有那么一丝诱人。

再有他的年纪,与其说是男人,顾娇倒觉得少年郎更合适。

“看够了没?”萧六郎咬牙问。

“没看够,不过……”顾娇扫了他的身板儿一眼,凤眸微微一眯,“怕压坏你。”

言罢,顾娇装模作样地起来了。

然而,人虽是起来了,眼珠子却仍粘在他身上意味深长地打转。

“顾娇你……”萧六郎被她的目光看得恼羞成怒。

“要扶你?”顾娇笑眯眯地探出手。

“不用!”

萧六郎神色冰冷地侧过身子,扶着一旁的椅子站了起来。

看得出他行动不便,却依然拒绝了顾娇的好意。

随后他不再搭理顾娇,一瘸一拐地出了屋子。

顾娇这会儿记起他是谁了,正是原主的相公萧六郎。

萧六郎是被顾娇捡回来的,他苏醒后顾家人问了他情况,发现他是孤儿,无处可去,当机立断,以男女授受不亲、我们家闺女救了你一命、不如你俩成亲以全了她名节云云,逼迫萧六郎将顾娇给娶了。

说是娶,却更像是入赘,他们目前居住的破房子是顾家给的,种的地也是顾家分的,都是最差的那种。

成亲时顾娇并不知萧六郎是瘸子,知道后便渐渐开始嫌弃起来,转头“勾搭”上了镇里的小秦相公。

村里人都为萧六郎抱不平,道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萧六郎是那花儿,牛粪是她。

萧六郎心里怎么想的,顾娇不知,但能她这副狼狈的样子视而不见,他对原主的厌恶可见一斑了。

顾娇拉开柜门,打算把身上的湿衫换掉,却悲催地发现柜子里一件干净的衣裳都没有。

“萧大哥,你在吗?”

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声音。

来的是个穿着紫色大花袄的小妇人,小妇人梳着油亮的发髻,涂了脂粉,臂弯里挎着一个篮子,篮子上盖了花布,叫人看不清不知里头装的是什么。

顾娇很快便从原主的记忆里翻出了这号人物——清泉村的小寡妇薛凝香。

薛凝香是他们邻居,平日里便爱往他们屋里钻,大多挑原主不在的时候,偶尔也让原主撞见过几次。原主傻乎乎的,在薛凝香手里吃了不少闷亏。

这一次小秦相公来村里的消息,也是薛凝香透露给原主的。

“哟,这不是凝香嫂子吗?大白天的,来我家做什么呀?”

薛凝香被突然出现的顾娇吓了一跳,随后失望地说道:“怎么是你?”

顾娇笑了笑,轻叩门板道:“这是我家,看见我很奇怪吗?你在失望什么?”

薛凝香噎了一把,她当然是失望没见到萧六郎了。

薛凝香再一次看向顾娇。

人还是那个人,却变得有些陌生。不似从前那般木木的,眼睛里有灵气了。哪怕浑身湿漉漉的,却并不让人感觉她很狼狈,反而无形中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场。

一定是自己眼花了,傻子怎么可能变样呢?

薛凝香扬起下巴道:“我是来找萧大哥的!”

顾娇淡淡地笑了笑:“萧大哥叫得可真亲热,你和我相公很熟吗?”

“闪开!”薛凝香懒得理她。

“不闪开又怎样?”顾娇挡住了她。

薛凝香丝毫没将顾娇放在眼里,抬手便朝顾娇推了过去。

顾娇轻轻一让,脚尖一勾。

“哎呀——”

薛凝香连人带篮子摔了个狗吃屎。

“顾傻子!你绊我!”

这种绊啊绊的戏码从前就上演过不少次,只不过这次被绊倒的对象换成了薛凝香而已。

顾娇双手抱怀,半倚着门板看着她,仿佛在说,就绊你怎么了?有本事你绊回来呀。

薛凝香严重怀疑自己眼花了。

其实,薛凝香与原主老早便不对付——村里两个最招人闲话的女人,一个是傻子顾娇,一个便是寡妇薛凝香。但薛凝香长得好看,人又勤快,自觉还是比顾娇体面。

当初萧六郎晕倒在村口,是薛凝香与原主一道发现的。不同的是,薛凝香怕惹麻烦,去村子里喊人了,原主却是直接将人捡回了家。

事后证实萧六郎是个清清白白的读书人,薛凝香就后悔了。

薛凝香扯开嗓子就要开骂,萧六郎神色冰冷地走了出来。

薛凝香见到他,顿时变脸,柔弱地哭了起来:“萧大哥,她欺负我!她拿脚绊我!”

顾娇看向萧六郎,无辜摊手:“她先推的我。”

薛凝香瞬间激动道:“萧大哥,你听,她承认了——”

“凝香嫂上门是有什么事吗?”萧六郎打断她的话。

薛凝香愣了一下。

她看看萧六郎,又看看顾娇,拾起地上的篮子道:“我……那个……你上次帮我念了信,一直没好生答谢你,你家里不是没吃的了吗?我去地里挖了几个红薯给你送来……”

萧六郎说道:“不用了,凝香嫂,家里还有玉米面,这些你拿回去自己吃吧。”

薛凝香咬了咬唇:“可是……”

顾娇挑眉道:“都说了让你拿回去,没听见吗?”

她声音不大,但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里却藏着一股令人心惊的寒意。

薛凝香头皮一麻,不敢再待,挎着篮子灰溜溜地离开了。

顾娇含笑看向自家便宜相公:“看不出来啊,你一个小瘸子,还挺招女人喜欢。”

萧六郎淡淡地睨了顾娇一眼,杵着拐杖回屋了。

“咝——”

伤口又疼了。

顾娇扶着脑袋也回了自己屋。

她坐在凳子上,摸了摸伤口,好大一道口子啊,虽不算太深,可若不及时消毒,十有八九会感染,可这是古代,她上哪儿去弄那些消毒的东西?

“要是我的药箱还在就好了。”

念头刚一闪过,顾娇便感觉自己的脑子又狠狠地抽痛了一下,直接把她给痛晕了。

而等她醒来时,赫然发现面前的桌上多了一个箱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