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一章恶人先告状

锦翠 | 发布时间:2021-10-14 17:31:43 | 阅读次数:1649

“《极限生存》花国海选就了!”“等了两年,终于等到又也可以看《极限生存》了。”“这一次希望能花国能出一两个很厉害的人物吧。”“是啊,今年我花国的选手被的美丽国的选手压得太惨了。”一个烧烤摊前面,几个更年轻人在议论纷纷着。林汐对他们说的东西不感兴趣,抄起刚“这次希望花国能出一两个厉害的人物吧。”。...

“《极限生存》花国海选开始了!”

“等了一年,终于又可以看《极限生存》了。”

“这次希望花国能出一两个厉害的人物吧。”

“就是啊,去年我花国的选手被美丽国的选手压得太惨了。”

一个烧烤摊前面,几个年轻人在议论着。

林汐对他们说的东西不感兴趣,抓起刚刚烤好的三十串牛肉串递给一个平头,“烤好了,一共九十块钱。”

平头哥一只手接过牛肉串,另一只手从裤兜里往外掏手机,突然不远处传来一个尖利的声音,“快跑啊,市容管理的人来了——”

林汐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听到这声音,一只手提起篮子,一只手拎起小桌子撒腿就跑。

林苑反应比她更快,她还在弯腰拎桌子的时候,林苑已经推着烧烤的铁架子往前跑了。

后面市容管理办的人从车上下来,一边追一边喊,“站住,别跑了。”

姐妹俩跑得更快,一会儿的功夫就跑得不见了人影。

剩下平头哥一手拿着牛肉串,一手拿着手机,和旁边两个小年轻大眼瞪小眼。

几人将牛肉串分了,边走边吃,平头哥吃的满嘴流油,不忘嘀咕一句,“这可不是我不给钱啊——”

林汐和姐姐林苑躲在一个小胡同里,两人对视一眼,林汐幽幽叹口气,“姐,刚刚九十块钱没来得及收。”

林苑“嘶”了一声,仿佛牙疼,“好容易来个大主顾,今晚白干了。”

她探出头朝远处看了看,“刘大妈的摊子被收了,那些人还在广场那边转悠,算了,今天生意做不成了,回去吧。”

林汐拎起桌子提着篮子,林苑推着烧烤架,两人穿过胡同,从另一头出来,转了几个弯,停在一栋平房前面。

这是个一进的四合院,不过门已经换成了防盗门。

林汐放下手里的东西,刚要拿钥匙开门,门突然往里开了,从里面冲出来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小男孩有点胖,冲的又急,差点就撞到了烧烤架子,林汐伸手拉了他一把,才避免了一场可能的事故。

小胖子站稳脚跟,看清林汐和林苑两人,先是狠狠的呸了一口,“你们两个小表子,挡着我的路了!”

接着小胖子朝烧烤架踢了一脚,烧烤架一下翻到在地,里面还燃着的木炭撒了一些出来,火星四处飞溅。

林汐赶紧拉着姐姐避开飞溅的火星,再看小胖子,两手抱着脚,一边单腿蹦跳躲避炭火,一边杀猪一样的叫唤,“啊啊啊——痛死我了!”他刚刚踢烧烤架的时候,踢到大脚趾了。

林汐冷笑,自作自受!

她刚要弯腰去扶起烧烤架,从门里突然冲出来一个女人,

女人身后就去薅林汐的头发,嘴里骂骂咧咧,“小表子,没娘教的东西,你们敢欺负我儿子?”

林汐飞快的躲开,冷笑道:“也不知道是谁没娘教,心眼坏又讨人嫌,迟早被人揍死。”

黄娟没抓到林汐,举起巴掌又朝旁边的林苑扇了过去。

林苑也不是吃素的,一把抓住了黄娟的手腕。

黄娟另一只手又朝林苑挥过去。

林汐则捡起掉在地上的火钳,夹起一块燃炭冲着女人挥舞,“你敢动我姐一下试试——”

黄娟两只手都被林苑抓住了,她用力挣脱开,盯着那块燃炭往后退了一步,突然扯起嗓子大喊起来,“刘东升,你聋了啊,还不出来,你老婆儿子要被你女儿欺负死了,天老爷呀,没法活了——”

黄娟的喊声惹得附近几家邻居纷纷打开了门,一个个探出头来看动静。

黄娟见邻居们都伸着脖子往这边看,伸手抱住小胖子,作势抹了一把眼泪,“大家都来评评理,这么小的孩子她们也下得去手,怎么说也是亲弟弟,好狠的心呐!”

邻居们渐渐围了过来,倒也没人搭理黄娟的话,都默默的看着。

林苑见黄娟恶人先告状,气呼呼的道:“你少瞎说,是你儿子踢翻我们的烧烤架子,他自己脚踢痛了,才鬼喊鬼叫,关我们什么事!”

邻居们都不出声,这事不好掺和,这两家的恩怨,一时半会的捋不清,说不完。

这时门口走出一个有些秃顶发福的男人,男人中等身材,带着眼镜,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衫。

他阴沉着脸,下了台阶便一巴掌拍在背对着门口的林汐头上。

男人手劲儿大,林汐被拍得往前趔趄了一下,脑瓜子嗡嗡的。

她捂着脑袋转头见是刘东升,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手里夹着的一块燃炭对着他就扔了过去。

两人隔得近,刘东升没能躲开,那燃炭落在他的肩膀上,化纤的夹克衫立即就燃了起来。

刘东升像是触电一样,又蹦又跳将炭块抖落,拍打了好几下,才将肩膀上的火星熄灭。

他一扭头脸色狰狞的看着林汐,“反了你了,还敢跟老子动手?”说着抬起一条腿就往林汐身上踹。

林汐飞快躲开,又从地上夹了块燃炭又朝刘东升身上扔。

刘东升中年发福,动作不太灵敏,好容易狼狈的躲闪开,差点扭了脚。小胖子这时在他妈怀里喊道:“爸爸,打她,打死她,打死这个小表子——”

儿子的话仿佛给刘东升打了兴奋剂,他转身进门,拿了根碗口粗的棒子冲了出来。

林汐冷笑一声,拉着姐姐,灵活的在四周转圈。

刘东升的棒子连连挥舞却她们的影子都没碰到。

围观群众也被波及,一个个忙不迭的躲开,顺便劝架,“东升,算了算了,到底是孩子,这么粗的棒子要打死人的。”

就在门口闹哄哄的当口,一个面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的女人颤颤巍巍的从院子里出来,走到了门口。

她似乎是力气用尽了,软绵绵的靠在门框上,无力的挥舞着手里的一把菜刀,“刘东升,你······你这个畜生,你再欺负她们姐妹,你信不信,我先弄死你们全家,再自杀,反正我也没有几天好活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