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子夜惊魂

周司仪 | 发布时间:2021-10-15 | 阅读次数:9238

终是一场纷杂定了了。乱葬岗里,几只乌鸦扑棱着翅膀落下来,猩红的眼映着很新鲜的食物。这大约是死不瞑目,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夜空,却映不出繁星一点点。忽的,那尸体抽动了一下。接着又抽动了一下。连乌鸦也慌了,全面展开翅膀散了去。那双眼渐渐地有了光彩,眼珠旋转。乱葬岗里,几只乌鸦扑棱着翅膀落下,猩红的眼映出新鲜的食物。。...

终是一场纷乱定下了。

乱葬岗里,几只乌鸦扑棱着翅膀落下,猩红的眼映出新鲜的食物。

这大概是死不瞑目,一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夜空,却映不出繁星点点。

忽地,那尸体抽搐了一下。

然后又抽搐了一下。

连乌鸦也慌了,展开翅膀散了去。

那双眼渐渐有了光彩,眼珠转动。

她没有死。

或者说,她复活了。

她想起身,惊觉腹部痛楚,躺在那臭烘烘的死人堆里,无力地蜷缩起手指,等着体温渐渐回升。

过了一会儿,她站了起来,虽然勉强,脊背挺的笔直。

楼昭,西凉侯,通敌谋逆......记忆流水般涌进思绪,令她身子有些颤抖。

贬为庶人,也不放过。

人间是这样吗?

她眼中划过一丝茫然。

就像她被当成私通魔族扰乱天道的罪人那般,楼家被当做通敌谋逆的罪人,当然不需要真的去做,只要对方拿出哪怕不那么有力的证据,罪名已定。

如今天下易主,却又给楼家封了爵位,召回京城,本是一家高高兴兴同往,可她稍慢一步,变成了刀下亡魂。

好在,她来了。

好在,她活着。

月光下,尸曝荒野,那少女身上没有一丝人气,踏出乱葬岗,犹如孤魂一般消弭在黑夜之中。

......

屋内熏香甜腻,轻纱撩人。

主人的手一下一下叩在桌上,一声一声,不急不缓,却让人心慌。

“难不成,那楼家真的不打算动作了?”旁边的中年男子捋捋胡须,抬眸看向那位主人。

主人看着下面静候的下属,沉声说道:“不可大意,跟着吧。”

下属接到命令退了下去,中年男子展开折扇,颇为潇洒:“我瞧着他们在沧州本也过的不错,楼宗之算是官场失意钱场得意,成了一方富贾,或许是真想好好过日子,怎么,不放心?”

主人冷笑:“你以为,楼家从始至终能有多少损失?兵力?财力?”

中年男人手一顿,只是笑道:“大人放宽心便是,纵有千万不是,手中有权的才硬气,楼家不成气候。”

十年前,楼家是威远侯,是万民所向,风光无限,却不懂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十年后,楼家还是威远侯,却早已经被时光掩埋,只剩一个空名,和天家的猜忌。

“没人再记得那个救苦救难的威远大将军喽......”

一言出,不知是心酸,还是嘲讽。

中年男子摆着折扇正要推门离开,主人却突然开口:“慢着。”

他的目光从那主人的脸上略过,笑了笑,末了轻飘飘地说道:“我是陈景,楼景嘛——已经死了。”

关门时,似乎听见那低声嗤笑。

......

威远侯府中,一众人已经简单打理好睡下了。

丫鬟秋罗提着灯往后门去,准备锁门,然后便好好歇息了。

就在那时,浅浅的血腥味传来。

秋罗有些奇怪,壮着胆子走出后门,借着灯照着——

“啊——”

惊惶的叫声,惊醒了浅眠的人。

少女躺在后门门口,一身污垢,腹部染开触目惊心的血迹,她脸色青白,犹如鬼魅,已然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