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奇怪的大小姐

周司仪 | 发布时间:2021-10-15 02:21:43 | 阅读次数:28554

眼见得父亲动怒,楼阳撇撇撇嘴:“爹,要我说你是心肠软,本来楼家嫡系就二房和我们二房,大凡二房没了,我们二房的机会不就来了嘛。”楼仲之么不明白了这个理吗?他毕竟明白!可这能吗?不能够!“你蠢不蠢啊你!”楼仲之急得直跳脚,“我们二房现在的靠的是谁?没了大楼仲之难道不明白这个理吗?他当然知道!可这能吗?不能!。...

眼见父亲发怒,楼阳撇撇嘴:“爹,要我说你就是心软,原本楼家嫡系就大房和我们二房,但凡大房没了,我们二房的机会不就来了嘛。”

楼仲之难道不明白这个理吗?他当然知道!可这能吗?不能!

“你蠢不蠢啊你!”楼仲之急得跳脚,“我们二房现在靠的是谁?没了大房,你想让你爹去做生意赚钱还是去上战场打打杀杀?”

楼宗之做威远侯前是威远大将军,靠朝廷的吃朝廷的,后来他在沧州做生意,做出了名堂,家里要钱有钱。反观楼仲之,十年如一日做着一个小吏,最近沾了楼宗之的光才调到京城来。

楼仲之嫉妒楼宗之,但也不敢得罪楼宗之。

况且他知道,楼家大房有一个绝对不能宣之于众的秘密。

......

后花园里,几个丫鬟正收拾着,除草栽花、打扫廊院,一抹素衣走过,她们齐齐道一声“大小姐安”便各自忙活去了。

几个丫鬟聚作一团。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大小姐最近有些奇怪?”

“是有些,人温和了不说,居然同老爷姨娘的关系也好多了。”

“好像回到京城就变了个人呢。”

“可不是,到了京城,咱们都要遵循那些个礼数,大小姐也是如此吧。”

......楼昭站在池边,风吹皱池水,吹起她素色的衣裙。

她成为楼昭已经一个月了。

新帝登基,西边胡蛮虎视眈眈,想趁着局势未定咬元启王朝一口。

八百里急报称西部连失两城。

于是,那些个官吏想起了十年前的威远大将军。

新帝乃顺位继承,手中实际并无大才可用,一道圣旨颁下来,恢复楼宗之的威远大将军,领兵三万,交战胡蛮。

不日他便要启程。

是福也是祸啊。

这时,一个青衣小丫鬟走过来,端上一碗汤药:“大小姐,该用药了。”

楼昭接过药,慢慢饮尽。

“你叫什么名字?”

从前的楼昭好像不爱记人名,只觉得这丫鬟的脸有些熟悉。

“奴婢秋罗。”秋罗怯怯地低头。

之前正是秋罗发现了她。

“你以后,跟着我。”

......

柳氏端正地坐在榻上,手中针线翩飞,听到消息不以为意:“收了个丫鬟?倒也好,省得成日冷冷清清往那呆坐着。不过我瞧着,这孩子回京后聪明了些许。”

身侧侍候的丫鬟水月道:“院里的丫鬟也说着大小姐醒来后变了个人似的呢。”

柳氏低声笑了笑:“她再变,也只是楼昭,还能翻天了去?又不是什么神仙!”

不是神仙的楼昭回到院子里,带着丫鬟秋罗。

丫鬟青衣有些诧异地看了秋罗一眼,这么些年头一次见大小姐带着别的丫鬟。

青衣递上一份请柬,道:“大小姐,定阳伯府邀赏芳华宴。”

楼昭接过请柬,纸上龙飞凤舞。

她挑挑眉:“这是威远侯府只请了我一个?”

青衣想了想,道:“是。”

心下了然。

楼昭抬步进了屋子。

深秋已至,院里那株梧桐渐渐显出一股子萧瑟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