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五章 赴芳华宴

周司仪 | 发布时间:2021-10-15 02:21:48 | 阅读次数:6519

又是三日晴空好。落地实施镜前照出谪仙般的少女,青丝梳成一个垂鬟分肖髻,几支银簪缀上,眉目冷冽,绛唇微抿。才抽长的腰身穿着天青锦缎罗裙,披起云烟纱衣,线条自然优美的脖颈上落下来一条祖母绿的翡翠项链。一时间,秋罗会觉得面前的大小姐要变为神仙飞走了了似的。“走落地镜前照出谪仙般的少女,青丝梳成一个垂鬟分肖髻,几支银簪缀上,眉目清冷,绛唇微抿。。...

又是一日晴空好。

落地镜前照出谪仙般的少女,青丝梳成一个垂鬟分肖髻,几支银簪缀上,眉目清冷,绛唇微抿。

才抽条的腰身穿着天青锦缎罗裙,披上云烟纱衣,线条优美的脖颈上落下一条祖母绿的翡翠项链。

一时间,秋罗觉得面前的大小姐要变成神仙飞走了似的。

“走吧。”神仙吩咐着。

待坐上马车,落下车帘,秋罗也忍不住抬眸,又抬眸,自己脸上升温——嘿嘿,大小姐真好看。

只见这谪仙般的大小姐拿起小几上的糕点吃了起来,没有那番矜贵,平白多了几分可爱。秋罗看着,脸上也藏不住笑意。

楼昭心里觉得有些不自在,却也没说什么,挑开半边窗帘向外看去。

京城繁华,大道人来人往,商贩云集,到处都是热闹与生机。

想必此地,运势尚佳。

忽然间,她看见拐角处几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举着破碗和木棍打闹着。

还有个老乞丐,躺在旮旯里头,阳光照不到他,他也不受街上喧哗的侵扰,睡得平静。

楼昭眼里浮起疑惑。

她觉得心里有些难过。

不过她很快恢复平静。

她看到两条排水沟置在路边,想起自己就是走排水沟才得以在夜里进城。

在楼昭六七岁时还在京城,性子可谓顽劣,居然同路边的小乞丐打过几回交道。

那小乞丐眼眸亮晶晶,指着排水沟说道:

“据说赵瘸子就是从那里把我捞上来的,没有赵瘸子就没有我......”

当时楼昭还想:那种地方,人可能活下来吗?

现在事实告诉她:可以。

收敛神思,马车稳稳停住。

秋罗扶着她下了马车,面前定阳伯府朱门盈客,定阳伯站在门口迎接客人,脸上笑意浓浓。

楼昭移步向前,行礼:“小女威远侯府楼昭,见过定阳伯。”

刹那间,周围安静下来。

威远侯府大小姐,竟是这般仙人之姿!

定阳伯脸上惊愕片刻,又堆起了笑:“不必多礼,楼小姐请进!”

......

此时,府内已经聚集一众女眷。

府上打理的好,百花竞姸,不过已近深秋,料的到这是最后一次盛景了。

芳华宴,邀的是权贵世家,来的是少年佳人,赏花赏人赏交情。

一支黄菊正艳,一只素手落下。

素手撷花,端的是美人姿态。

“云小姐天人之姿,小可愿为作画一幅,请云小姐赏光!”一位白衣男子惶惶施礼,脸上已然红了一片。

云轻颜端庄地笑了笑:“恭敬不如从命。”

周围一片嬉笑声。

谁人不知关阳公家有嫡女云轻颜,乃是京城第一贵女,容颜倾城,才艺卓然,打小是照着宫里身穿凤袍那位培养起来的,多的是小姐艳羡公子心悦。

云轻颜立在花丛中,说不出是花娇还是人美,那说要给她作画的白衣男子急急忙忙摆好了架势,提起笔来。

许是不敢打扰,众人声音低了下去。

她眼中划过不屑,又温婉地看着那白衣男子。

只是......好像哪里不对?

连那白衣男子的视线都不在她身上,丢了魂似的。

她蹙眉,顺着众人的视线望去,当场愣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