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1章 戳心旧梦

沐小小小白 | 发布时间:2021-10-15 05:25:52 | 阅读次数:14299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一,丑时初刻(凌晨一点十五分)。晟国京都,明珠宫。宫内软塌之上躺着的便是当今圣人最宠爱的嫡长女——常平公主李淑婉。李淑婉昨夜辗转反侧多时,久久不能入眠。...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一,丑时初刻(凌晨一点十五分)。

晟国京都,明珠宫。

宫内软塌之上躺着的便是当今圣人最宠爱的嫡长女

——常平公主李淑婉。

李淑婉昨夜辗转反侧多时,久久不能入眠。

至丑时,方才闭上双眸。

片刻便已进入梦乡,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李淑婉的梦回到了当年的澄明湖。

元成四十年,春光柔和,杨柳垂岸,一阵微风袭来,柳条轻轻地左右摇摆。

澄明湖中少有的几对鸳鸯正在湖中戏水。

一对碧玉佳人站在柳树下欣赏着春末好景。

李淑婉靠在李慕白肩上,李慕白右手轻抚着李淑婉。

两人无言望着湖中鸳鸯,嘴角含笑。

片刻,李淑婉从李慕白肩上挪开,站直了身,和李慕白对视而立。

“慕白,不知为何父皇不喜我同你在一起?今日我还是偷偷出的宫。”

李淑婉一脸柔情、有点稚嫩地向李慕白问道。

李慕白轻轻地牵起李淑婉的双手,温柔又不失耐心解释。

“淑婉,圣人对己要求甚严,更何况对未来驸马。

圣人提携我任监察司少卿已一年有余,我却无办点功绩。

不急,等过几日,我就能办一件惊天动地的大案,届时立个大功,圣人自然就允可了。”

“谁说要嫁你了,还未来驸马,你真不害臊。”此时李淑婉娇羞地背过身去。

李慕白从背后环抱着李淑婉,两人浓情蜜意。

梦境突然变换了场景,躺在软塌上李淑婉立刻眉头紧锁。

元成四十年,中秋已过,承旨司监牢。

牢内只有少许阳光透过墙上的小窗照了进来。

墙上每隔两丈便挂着一盏油灯,如此也十分昏暗。

一名承旨司青衣卫在前面走着,李淑婉紧随其后,不时朝周围牢房中望一望。

拐了一个方向没走几步,领路的青衣卫便站在一个牢房前停住,对李淑婉施了一礼,道:“公主,就是这里。”

牢中之人昏睡在稻草之上,浑身血衣。

李淑婉见此情状,顿时泪如雨下。

“慕白,我来看你了。”

连叫了几声,牢中之人似乎醒了,动了几下,头刚准备转过来,然后全身缩成一团,将头埋得更深。

“把牢门打开。”

“公主,这是钦犯,没有李将军将令,卑职不敢开。”

李淑婉拔下簪子抵着喉咙。

“今日你开了门,只是失职之罪,你若不开门,本宫就死在这里,你怕是要被抄家灭门。”

李淑婉本不想伤害任何人,如此也是无奈之举。

青衣卫不敢担如此大的干系,马上打开了牢门。

锁才刚打开,李淑婉便一把推开牢门,奔向牢中血衣男子。

距牢中血衣之人三、四步时,李淑婉有点踟蹰不前。

她想去看却又有点不忍心看,双眼在血衣之人背部上下打量着,泪水又再次止不住地从双眸中流了出来。

“慕白,淑婉来看你了。”

血衣之人正是李慕白,听到淑婉的声音如此近,全身用力缩得更紧,如同缩成球的刺猬一般。

“你走,淑婉,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李淑婉双手想去抚摸李慕白的伤痛,可当指尖只是轻轻触碰在血衣之上,李慕白便疼得忍不住叫出声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去求父皇。”

“淑婉,没用的,你不懂这背后的缘由,你父皇是铁了心要办我。

今日在朝堂上我大骂了他,我不后悔。

我唯一后悔的是今生恐要有负于你了。”

李慕白身子微微颤抖起来,他在抽泣但又怕哭出声来。

李淑婉将身上的袍子解了下来,轻轻地盖在了李慕白身上,脸上的眼泪一刻也未停止。

“慕白,如今已到深秋,更深露重,你要照顾好你自己,我就是死,也要让父皇留了你的性命。”

李淑婉不明白,为什么自前些日子李慕白说要办件惊天动地的大案之后,境况就突然急转到现在这一步。

李淑婉不舍地离开了牢房,出了承旨司,前往祈年殿去求圣人李景。

此时躺在明珠宫软塌上的李淑婉,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头下软枕已经湿润了一块。

梦境又转到另一场景。

元成四十四年秋末,大安坊安正街甲宁巷一处宅子前。

李淑婉轻轻推开宅门,进到了院内。

院内的只有一间简单的小瓦房。

瓦房右侧房内不时传出阵阵咳嗽声,听声音好似八十岁老人一般,有气无力,身体十分虚弱。

李淑婉缓慢地朝着有咳嗽声的房间走去,渐渐推开了房门。

房内咳嗽之人微微佝偻着身子,背对着李淑婉,正在用小火炉熬着药。

听见有人推开房门,咳嗽之人便问道:“客人临门,有何贵干?”

这人在说话的同时站起身来,想尽力站直了身子,可还是撑不直已经咳嗽得佝偻的身体,他缓缓地转过了身子。

他惊呆了,三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之人竟然站在了眼前。

她也惊呆了,当年风华正茂、名动天下的才子短短三年竟老成这般模样,她心疼不已。

两人相互望着彼此,同时两人眼眶中情不自禁地流出了泪水,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片刻后,李淑婉再也忍不住,走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佝偻着身体的人。

这人便是李慕白。

元成四十年,李淑婉上吊以死相逼。

禹王当街截囚。

成侯李春、沐王李承德同时上书。

京都百姓跪在承天门大街,替李慕白求情。

如此形势才逼得圣人李景答应免了李慕白一家死罪,充军连州,三年不得回京。

在连州,李慕白父母双亡。

李慕白自身也因天寒地冻感染风寒,且无医药及时医治,拖到如今已成肺痨。

现在李慕白吃药只是减轻痛苦,如今这病已经药石无救。

李慕白知道自己的病情试图推开李淑婉,可是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推人的气力。

李淑婉似乎感受到了李慕白的动作,便抱得更紧了,生怕突然失去。

“慕白,充军三年苦了你,淑婉没用,淑婉不会再让你离开了。”

李淑婉一边说一边哭泣着。

“淑婉,大夫已经告诉我。

我这身子骨估计也只有三个月命活了。

我赶了一个月路从连州回来就为能再见你一面。”

李淑婉松开了李慕白,双眼看着如今面黄消瘦,嘴唇发白的李慕白,双手抚摸着他脸庞。

“慕白,跟我进宫,我去求父皇,求他派天下最好的大夫来救你。”

李慕白双手擦拭着李淑婉的眼泪。

“淑婉,不哭了,能再见上你一面,我已死而无悔。

我父母因我而死。

我兄弟因我而死。

我不想你再因我而受牵连。”

这时梦境突然变成了虚无场景。

李慕白与李淑婉被两股无形力量强行分开,将李淑婉用力向上扯去,而李慕白向下沉沉坠去。

“淑婉,今后这艰难世间,我不能再陪你了,没有我在你身边,你也要开心快乐地活着。”

李慕白用尽全力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李淑婉想紧紧抓住李慕白的手,却依旧被扯开。

躺在软榻上的李淑婉大叫了起来:“慕白,不要离开我......”

李淑婉哭着从梦中惊醒。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