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2章 状元身死

沐小小小白 | 发布时间:2021-10-15 | 阅读次数:11616

隔壁房间侍候宫女就是与李淑婉一同自小长到大的小苑,听到公主房间的动静,便立刻赶了回来。“公主,您没事儿吧。”李淑婉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我没事儿,上次而已做了个噩梦。未免太给李公子带给不必要性的麻烦,我难以常去见李公子。李公子要拜托了你得紧照料了。”李“公主,您没事吧。”。...

隔壁房间伺候宫女便是与李淑婉一起从小长到大的小苑,听见公主房间的动静,便马上赶了过来。

“公主,您没事吧。”

李淑婉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我没事,刚才只是做了个噩梦。

未免给李公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无法常去见李公子。

李公子要拜托你好生照顾了。”

李淑婉一醒来,心中牵挂着的还是李慕白。

“公主,这是奴婢分内之事。”

小苑从小伴着李淑婉长大,李淑婉在她面前从没有架子,待她就跟自家姐妹一般。

“今日你去给李公子送药,他恢复得可还好?”

“公主,奴婢不好说。”

小苑面露难色。

李淑婉见小苑这般神情,不放心地追问起来。

“怎么了?李公子可是出了什么事?”

“奴婢去的时候,李公子人已经站不起来了,整个人就躺在床上。

他给了奴婢一封信,说今晚让公主做个好梦,别打扰到公主休息。

让奴婢明日再将信交给公主,说这样能给公主个惊喜。”

“什么信?刚回宫见我时,怎么不给我?”

“奴婢以为这是李公子与公主之间的约定,奴婢就按照李公子的吩咐,准备明日将信交给公主。”

“赶快掌灯,我要看信。”

小苑连忙掌了灯,李淑婉打开了信。

“淑婉,今日我要以此书与你永别了!

我本想与你再相见时尽说告别之言。

无奈这不争气的身体终究是撑不住了,回京都这两个月是我这些年最快乐的日子。

被充军连州时,本来已不做奢望此生还能与你再相见。

没想到老天怜悯,还能在人生的尽头与你度过最后的岁月。

淑婉,今生我还是负了你,如有来生我定双倍还你。

不了,来生还是不要相遇。

如若我还是如此倒霉,恐怕来生也会误了你。

我多想就这样一直写下去,可万事终有尽头,不争气的手也没有气力握笔了。

永别了,淑婉,来生不见。”

看完了信,李淑婉没有哭没有闹,就这样坐着,她在等天亮。

李淑婉不相信李慕白就这样走了。

她不相信她苦等了三年的人好不容易见了面,就这样再次阴阳相隔。

她想亲自去见他,想再见他时还能如三个月前见面那般,两个人紧紧相拥。

李淑婉终于等到了天亮,宫禁解除。

她换了一身普通衣裳,向侍卫亮出令牌,第一个出了皇宫朝大安坊走去。

..........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二,辰时二刻(上午七点半)。

京都,大安坊安正街。

“状元郎死了,状元郎上吊死了。”

一人惊慌失措地从甲宁巷跑到了安正街,边跑边叫。

奔跑之人正是做送水营生的朱武。

在他叫声吸引之下,巡街官差、刚起床的百姓都围了过来,心中皆有疑问:这是怎么了?

朱武在当地是出了名的大胆,今天如此慌乱无度,定是出了捅破天的事。

两名差人拦下了朱武。

“如此惊慌,所为何事?你不知这是何等地界吗?扰乱民生安宁,定拿了你去见大老爷。”

问话的正是京兆府捕头何隐君,他也住在大安坊安正街。

何隐君与另一个同住安正街的衙役王五正在去府衙当班的路上,恰好碰见了此事。

“差爷,大安坊的状元郎死了,上吊死了。”

朱武一边说着一边跺着脚,随后哽咽起来。

“多好的一个人啊!怎么就没了呢?”

朱武说完这话,周围百姓便有些许人附和起来。

“是啊,当年那件大快人心的事,京城的人都传颂至今。”

“当年那件事真让人痛快,让平头百姓有盼头。”

“可惜了,怎么就犯了大逆罪,落得如今这般下场。”

……

让七尺男儿流泪,让百姓念叨,可见这位故去的状元郎生前还是做了几件得民心的好事。

“大胆,此人乃是大逆的罪人,莫不是圣人宽恩,早就赐死,你却在此为他说好,这要让青衣卫听了去,你逃不了同党之罪。”

何隐君说此话也是为了朱武好,吓吓他,免得乱说话惹祸上身。

听了何隐君的话,朱武瞬间好像清醒了许多,身上、脸上也少了动静,安分地站在一旁。

不知是被已死之人的罪过吓着,还是被青衣卫的名号唬着了。

周围的百姓听到何隐君这番话也纷纷闭上了嘴,毕竟谁也不想平白无故惹上官司。

“都散了去,别挡着官差办案。”

一群围着的百姓随后就都散了去,朱武也回了京都城外的玉泉山。

见街上已恢复安宁,何隐君便和同行的差人王五一同前往甲宁巷李宅查勘现场。

何隐君站在李宅前,发现李宅的大门是开着的,应是朱武从宅子里跑出来时慌乱所致。

何隐君从门外往里望去,发现简陋得匪夷所思。

里面就一个小院子,院子里只有一间瓦房和一方石磨,石磨和屋檐下也挂上了蜘蛛网,估计已经很久无人打扫。

王五急冲冲地进门,将门边的蜘蛛网撞了个满脸。

“呸、呸、呸”王五连吐了三下,王五嘴一边吐,手一边在脸上抹开蜘蛛网。

有点埋怨也有点鄙视的口气嘟囔着:

“这就是朱武说的状元郎府第,这也有点太寒酸了。”

何隐君跟在王五后面走进了院子。

“这也不怪你,你才来几个月。

这状元郎是元成三十八年的状元,不是今年的状元。

他在前些年间办了许多无人敢办的为民大案,名满京城。

京中百姓皆称呼其‘为民状元郎’,后面百姓慢慢习惯以状元郎代称他。”

何隐君一边向院内瓦房走去,一边为王五解释宅子主人被称为状元郎的缘由。

“那这状元郎姓甚名谁?”

“李慕白。”

“你确定是李慕白?”王五略有疑问向何隐君望去。

“怎么?王老弟,你听说过此人?”

“我前些日子在瓦舍听书时,听过李慕白状元郎断奇案的故事。”

何隐君闻此言笑了一笑。

“哈哈,这不过是民间秀才为纪念李慕白功德编写的故事而已,当不得真。”

说完此话,两人进了瓦房,房门没有关,进门便能看见李慕白悬挂于房梁之上。

何隐君望向慕白,心中不免悲愤。

当年李慕白所行之事皆被民间传颂,不知为何后面竟被朝廷定了大逆罪。

何隐君将李慕白踩倒在地的木凳扶了起来。

何隐君与王五吃了一惊,这木凳与李慕白的脚差了一截,明显李慕白无法踩到木凳。

“不好,这状元郎是被人谋杀的。”王五十分惊讶说出声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