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3章 死因成谜

沐小小小白 | 发布时间:2021-10-15 05:26:01 | 阅读次数:21959

何隐君实际上也看出了。只但是何隐君办理案件多年比王五稳重许多,也想得更多。那就敢对李慕白动手,由此可见杀李慕白的人也不是他此等底层蝼蚁所能惹上的。“王五你在周围仔细查一查,看有无贼人线索。”何隐君说着也自行选择彻底搜查线索出来。片刻后,王五感慨出来:“屋内什么只不过何隐君办案多年比王五沉稳许多,也想得更多。。...

何隐君其实也看出来了。

只不过何隐君办案多年比王五沉稳许多,也想得更多。

既然敢对李慕白下手,可见杀李慕白的人不是他这等底层蝼蚁所能招惹的。

“王五你在周围仔细查查,看有无贼人线索。”何隐君说完也自行搜查线索起来。

片刻后,王五感叹起来:“屋内什么蛛丝马迹也没有,这背后之人手段也太高明了。”

何隐君走向东北角的一个木柜,仔细观察着柜子前后。

忽然发现从木柜与墙的缝隙间望进去似乎有些字样。

何隐君小心翼翼地搬开屋内木柜,当看见墙上完整纹样后,何隐君心中一惊。

“王五你来看,这木柜后面有一朵墨汁画成的梅花。”

王五听见何隐君所言,便立马凑过身去,仔细观察着墙上梅花,脸上露出疑问之情。

“何捕头,凶手将屋内痕迹清扫得如此干净。

为什么会在墙上留下一朵梅花?

又为什么将李慕白吊得那么高?

这两点破绽是否太过明显?”

何隐君心中其实也疑窦丛生,杀了李慕白,凶手明明有时间做得天衣无缝,就此销声匿迹。

为什么要卖这么明显的破绽出来?连办案新手王五也能看出来,这不符合杀人案件的逻辑。

除非别有所图。

何隐君再在屋内仔细转了两圈,确定无痕迹后,便向王五说道:

“王五兄弟,你在此看守现场,我去禀报京兆府大老爷,待大老爷查勘现场后再做决断。”

“兄长但去无妨,此地有我照管。”王五自信满满应着何隐君的安排。

京兆府衙。

何隐君急匆匆地进了内衙,走到书房前,敲了三下房门。

“大老爷,属下何隐君有急事禀报。”

此时京兆府尹韦护正在房内与丫鬟嬉戏。

听闻何隐君来报,便端了端身形,拿起书桌上一本故作读书模样,丫鬟也作倒茶模样。

韦护咳了咳,清了清嗓子“进来。”

何隐君推门进来后便立马关上了房门,毕竟事涉人命且关系重大。

“大老爷,属下有命案要向您禀报,不知现在是否合适。”

何隐君说完后看了看丫鬟。

韦护看懂了何隐君的意思,向丫鬟挥了挥袖子,“你下去吧。”

丫鬟退了出去。

“你说吧。”

“是,禀大老爷,大安坊的状元郎死了。”

韦护还没从刚才的劲儿缓过神来:“你胡说什么,大安坊那个穷酸地方哪会有什么状元郎。”

“是李慕白。”

韦护惊得站立起来,心想:这不可能,上面有所动作怎会不知会与我,让我好作应对。

韦护还是有点不相信:“你确定是李慕白?”

“属下确定,我曾见过李慕白的模样,故识得他。”何隐君十分确定回答。

“他是怎么死的?是自杀还是凶杀?”

韦护倒是希望李慕白是自杀。

“李慕白是上吊死的。

不过属下在现场将李慕白脚下蹬倒的凳子扶起来后,却发现那凳子离李慕白的脚还有一截。

并且属下在屋内柜子后面还发现了用墨汁画的梅花图案。

这都是属下勘察现场所见,因不敢妄下论断,特来请大老爷前去现场查勘。”

何隐君向如实禀报了现场情况。

“那你也随我前去吧。”韦护说完便站起身来向屋外走去。

韦护坐着府衙安排的暖轿跟着何隐君的矫健的步子朝大安坊李宅行进。

何隐君不愧是练家子,走起路来如风一般,累得后面的轿夫心中直骂娘。

韦护在暖轿中也不断催促“快走,快走,跟上何捕头。”

一行人走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到了李慕白宅子前。

何隐君向暖轿中韦护道:“大老爷,我们到了。”

韦护急匆匆地走出暖轿。

他倒不真是关心李慕白生死亦或是案件真相,而是李慕白案件真相关系着头顶上的乌纱帽。

将李慕白定罪,是圣人的旨意,可圣人没下旨让他死,如若是他杀,自己这个京都地方主官难逃追责。

况且李慕白外公成侯李春也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些让韦护如热锅上的蚂蚁手足无措、心急如焚。

京兆府一行人随着何隐君进了李宅,在何隐君的指引下,众人迅速进了院内瓦房。

王五见京兆府尹进来便施了一礼“参见大老爷。”

“不必多礼。”韦护也懂些礼数,也没有太大架子。

“众人站在门边不要动,大老爷请查勘。”

何隐君在门边停了下来并拦住了欲往屋内走去的众人,防止因人多拥挤破坏现场。

韦护除了贪财好色外,多少还是有点真本事。

韦护绕着屋内转了转两圈,用鼻子闻了闻地上泥土气味是否有血腥味或是泼水后的潮气。

按照何隐君的呈报,韦护看了看木柜后的梅花图案,似乎听别人说起过但印象不深,想不起来。

韦护站立住想了片刻,“来人,将李慕白尸体放下来。”

在查案主官没有来之前,何隐君和王五是没有胆量放下尸体查验的,免得落下破坏现场的罪过。

韦护仔细观瞧着李慕白的尸身,命人将李慕白脖子上的绳索取下。

韦护的目光被脖子上的勒痕所吸引,心想:

“两道勒痕,凶手怎会如此破绽百出。

李慕白之死定不是上面派遣之人所做。

凶手卖出如此多的破绽就是要坐实李慕白之死乃凶杀案。

凶手这样做究竟有何目的?”

韦护望向何隐君。

“何捕头,你是如何怎么发现李慕白之死?”

何隐君将其和王五早上经历之事又告知了大老爷一遍,王五也随声附和了几句。

听完何隐君与王五呈报,韦护点了点头,心生一计。

对着何隐君说道:

“何捕头,你与仵作及衙门文吏进行后续现场处理。

李慕白乃成侯外孙,他的尸体定要好好保存不得有半点闪失,以备成侯来我府衙索要。”

“属下领命。”

韦护安排何隐君及一干京兆府办案小吏留在屋内处理现场事宜,然后出了李宅,上了暖轿。

待暖轿走出甲宁巷行至安正街时,韦护对随行的心腹捕头赵六道:

“赵六,送水朱武有杀人嫌疑,你带上王五及一班衙役了解到朱武所在,然后速速将其拘至京兆府。”

这便是韦护心中之计。

“属下领命。”

韦护还交待赵六,抓捕朱武后秘密控制住朱武家人,还和以往办案一样准备好所需证人、证物,一定要让朱武杀害李慕白一案成为铁案,以此给圣人一个交待。

一切安排妥当后,韦护便回了京兆府衙门。

过了一个时辰,现场已经勘验完毕,何隐君吩咐身边的衙役将李慕白的尸首抬回京兆府衙门保存。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