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4章 江南茶道

沐小小小白 | 发布时间:2021-10-15 05:26:06 | 阅读次数:21803

李淑婉出宫后便雇了一辆马车,迅速奔往大安坊。待李淑婉回到安正街时,甲宁巷至安正街的路口了被围观群众的百姓团团围住团团围住。李淑婉下了马车,用力横穿过人群,走到了人群最前方。“雍州府办理案件,都让一让。”这时何隐君在头前走着,趋赶着围观群众的百姓。身后跟随四个衙待李淑婉来到安正街时,甲宁巷至安正街的路口已经被围观的百姓团团围住。。...

李淑婉出宫后便雇了一辆马车,快速奔向大安坊。

待李淑婉来到安正街时,甲宁巷至安正街的路口已经被围观的百姓团团围住。

李淑婉下了马车,用力穿过人群,走到了人群最前方。

“京兆府办案,都让一让。”

此时何隐君在头前走着,驱赶着围观的百姓。

身后跟着四个衙役用木板抬着李慕白的尸首从李宅走到了甲宁巷路口。

人群中的李淑婉看着躺在木板上的李慕白。

李慕白脖子上有两道已经发青的勒痕,安详地躺在木板之上,好像病情一下就好了,没有了咳嗽声。

李淑婉逼着自己往好处想,可是不详的念头还是忍不住地从脑海中蹦了出来。

她惊得呆住了。

片刻后,李淑婉大声哭着奔向李慕白。

此时她大脑一片空白,再也顾不得其他。

周围人也都被她的哭声惊住,纷纷看向李淑婉。

何隐君看着李淑婉哭着冲了过来,他谨记着韦护的吩咐,生怕尸身受到半点毁损。

“来者何人,再靠近,莫怪本捕头不客气了。”

李淑婉完全没有在意何隐君所言,跑到李慕白身边。

看着李慕白脖子上的勒痕,李淑婉双手抚摸着李慕白已经白透、没有丝毫生气的脸,眼泪如雨下。

“慕白,你醒醒,你会好起来的。”李淑婉紧紧抱住李慕白的尸身哭着道。

她还是不愿相信李慕白已死。

何隐君看到李淑婉如此动情,颇受感染,不愿绝情地拖走李淑婉,便好言相劝。

“小姐,这位李慕白公子被歹人所害,你要节哀。你放心,京兆府大老爷自会还李慕白公子一个公道。”

李淑婉情绪已经失控,双手抓住何隐君的衣襟,激动地道:

“是谁杀了他?你说究竟是谁杀了他?”

站在人群中一直秘密关注这一切的年轻公子静静地走到李淑婉身后,用手刀砍晕了李淑婉,然后迅速抱住李淑婉。

“捕头大人,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我家小姐,我家老爷一直反对小姐与李慕白来往。

今日老爷发现小姐不在闺房,便令小人前来李慕白这儿寻她,没想到竟会发生这样的惨事。

我家小姐一时悲痛冲撞了捕头大人,还请恕罪。”

年轻公子说着话就将一锭十两银子从腰间拿出,然后握在手心暗暗递给了何隐君。

这样做便是为了封何隐君的口,拿了银子,他便不会将李淑婉寻李慕白的事宣扬出去,毕竟这么多银子谁也不想分他人一杯羹。

何隐君虽说心地善良,倒也不是清高之人,收下了银两。

“没事,见到心上人与自己就此阴阳两隔,值得理解。这位小姐恐怕醒了之后也会大吵大闹,你要小心照顾。本捕头还有公事要办,我先走了。”

年轻公子看着何隐君一行人抬着李慕白离开了安正街,随后便将李淑婉带去了芙蓉楼。

.............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二,戌时初刻(晚上七点)。

京都大街上。

元成三十八年的状元郎李慕白已经死了六个时辰。

这位当年天下最耀眼的人以书生之躯捍卫了他的信仰,以赤诚之心捍卫了他的正道。

不知道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消息走漏得太快,京都已有不少坊市都传着李慕白被害的消息。

突然,一匹军马在官道上极速奔驰,打破了京都大街的井然有序。

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毕竟这匹马是军马,不是一般人所能骑乘。

骑着军马的人身材虽说不魁梧,但十分干练,一身青色束紧的服饰,头戴斗笠,面蒙黑罩,视街上行人如无物。

不知是根本不在乎,还是自以为身份特殊到无人敢招惹他的是非。

路上行人看着这匹快马朝着朱雀大街而去,不一会儿又转向了承天门大街方向,本还有些愤愤不平的行人瞬间平息了心情,就连那小小的牢骚也没有了,生怕别人瞧了去。

快马奔驰到承天门前,青衣男子从马上翻身而下,从胸前掏出一块令牌。

承天门前侍卫点头并抱拳施了一礼,然后主动上前牵住了军马。

青衣男子脚步轻快地直接奔向了宫内承旨司值守处。

这青衣男子便是承旨司安插在京兆府的密探首领,负责京都及各地消息呈报。

进入后宫前的交泰门外有一排矮房子,承旨司宫内值守处便设立于此。

每月承旨司大将军与副将军各值守半个月,以备宫内圣人调遣。

今日宫内值守处轮值的便是大将军李忠国。

李忠国一门忠烈,李忠国祖父李焕,年少时随圣祖出征,替圣祖挡了一箭,被圣祖追封为骠骑将军,可世袭罔替。

父亲李合承袭爵位后便入宫进了承旨司,李忠国便是从小跟着父亲李合为承旨司效命。李忠国还有一兄长,名为李忠君,现为近卫军统领,主管京都外城九门防务。

李忠国身着青色服饰,隐约可以看到手臂及胸前有着飞蟒的纹样。

这是圣人特许、内廷司特制的承旨司大将军官服。

不仔细看与平常衣裳无两样,但知晓其中厉害的人都畏惧三分。

“京中可是有什么变故,你竟连夜过来禀报。”李忠国询问着刚才进门的青衣男子。

“确有变故,李慕白死了。”

“怎么死的?”李忠国吃惊地站起身来。

李慕白拿着连州都督及明法司出具的刑满释放文书,还有连州太守给的路引便来到了京都,故李慕白回到京都这一消息承旨司及京兆府都是知晓的。

因李慕白重病缠身,所剩时日无多,承旨司及京兆府便没有再派人看着他,只是安排了大安坊里正(里正是古代基层管理人员)平时多注意些行踪即可。

“被人杀了,不是我们的人干的,我们的人有圣人及将军的铁律在前,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乱来。”

青衣男子连忙解释道,并将从京兆府那里打探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禀报给了李忠国。

李忠国脸上有了担忧之色,李慕白之死,蹊跷至极。

看似一个愚蠢的凶手做了一个失败的自杀现场,还故意于柜子后留下梅花图案,这些手法还真像是一些江湖势力故作迷障的手段。

“属下还有关于江南茶道的事禀报。”

暗查江南茶道专营使贺迟明这是圣人交办的差事,容不得差池,李忠国听到此言,比刚才更谨慎了些。

“速速报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