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误入清幽林深处

频频顾盼 | 发布时间:2022-06-23 | 阅读次数:21873

一夜西风紧,再加之天光时骤雨倏至,秋寒便沾带着湿潮爬上了青苔微缀的宫墙,积水的青石板路倒影着近处的楼阁琼华、远处的山林青黛,水光眼净,山色眉愁。晨风急过,朝雨千重,近殿远山都隐在了这一片朦朦胧胧烟雨之中。千泫池薄雾微起,雨落在枯荷上,被打乱了本来平“姑娘昨夜醒了不见娘亲是闹了几次,但奴婢都哄了过去,以为是小孩子正常哭闹,不打紧的,谁知‥‥”那小奴婢支吾着不敢言语,颤巍的看了一眼太后,又迅速低下了头,不再出声。。...

一夜西风紧,加之破晓时骤雨倏至,秋寒便沾带着潮湿爬上了青苔微缀的宫墙,积水的青石板路倒映着近处的楼阁琼华、远处的山林青黛,水光眼净,山色眉愁。晨风急过,朝雨千重,近殿远山都隐在了这一片朦胧烟雨之中。千泫池薄雾微起,雨落在枯荷上,打乱了原本平缓的韵脚,残荷听雨,更助凄凉。

“姑娘昨夜醒了不见娘亲是闹了几次,但奴婢都哄了过去,以为是小孩子正常哭闹,不打紧的,谁知‥‥”那小奴婢支吾着不敢言语,颤巍的看了一眼太后,又迅速低下了头,不再出声。

只见太后抬起茶盏的手在半空中微滞,丹凤眼倏的挑起,含威欲发,那小奴婢方结结巴巴的说道,“谁知‥‥谁知今天一早便‥‥便‥‥不见了踪影。”

太后手微斜,茶盏稍倾,茶水洒出去一大半,声响却湮在了急促的雨声中,“还不快遣人去找。”语毕,吟冬、分晴、透晚等一干小丫头们便执伞去寻。

急雨轻浥进尘土,翻弄着蛰伏许久的秋寒,清新的草木气味也攀援着四溢的微寒,随风渐匀。杳杳昨夜趁月偷逃时并未落雨,思忖着找寻回家之路,奈何殿宇千万,路径许多,加之进宫时,一路与阿娘玩闹,沿途过处一概记不得了,走了不久便迷了路,别说出宫,就连回寿华殿的路也找不到了。

她昨夜走了许久,疲累时靠于青石小憩,不觉睡去,再醒来时,便是天珠骤落,她急急起身寻处避雨,却误入竹林深处。看到假山林立,怪石众多,便蹦蹦跳跳攀高援低的爬上假山,藏于怪石缝中,但仍有雨水顺着裂隙留下,不一会儿,便打湿了她的裙裾和鬓发。

四下无人,除却雨声,寂静非常。

不知过了多久,有踏泥踩草的声响迈入杳杳的耳畔,抬起头时,只见烟岚雾霭中,一位十二、三岁的少年执伞玉立,临风竹下,月白的衣衫似绢上了江南的山水,款步中有林泉轻淌的清丽。眉英如四月远山高林之黛,目明似近湖六月碧荷之清,青眉入鬓,墨眸含情,鼻尖的轮廓被勾勒的挺拔、苍劲,却又不失轻缓、温柔,仿佛将拂晓之际的几抹轻烟裱镀周遭,那朱唇红染,没有任何弧度的在早秋的眉梢轻展,这不加任何修饰的面容,却足以争艳繁红,美的惊心动魄,隔雨望去,似画卷中人。

可杳杳不过髫年之女,未谙世事,见有人来,满心都是遇见救星的喜悦,哪里会想起别的许多事来。

她蹦跳跃下,三两步的便跑入了他的伞中,少年有些错愕,伞下的小丫头连上发髻也未到他的肩膀高度,浑身上下湿漉漉的,狼狈非常,青绿色的裙裾上全是污泥斑点,两只小手也满沾泥土,脏兮兮的。刚跑过来时淋上的雨,分散汇成几小泓水线,从她额头淌下,痒痒的,她便伸手去擦,手上的泥土抹在了脸上,花猫一般,有些滑稽可爱,他不觉莞尔。

杳杳在家中年纪最小,插科打诨,撒娇求人的本领自是不在话下,见那少年淡蓝色衣袂飘翩,丰神俊逸,便开口央求道:“神仙公子可知宫门在何处?我迷了路回不了家了,再晚些,阿娘该着急了。”

那少年也从先前的惊愕中缓过神儿来,微微皱眉,“不知你阿娘是‥‥?”

“我阿娘你应该不会认识,”杳杳挠了挠头,似是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对了,我阿爹你肯定认识,我阿爹可是征西将军。”说完仰头看他。

听到此处,少年方恍然,不觉轻笑出声,听闻要新封公主,才此去寿华殿相见,不想竟在此遇见,一时想的出神,未来得及回杳杳的话。

“神仙公子!”只见杳杳扯了下他的衣袂,月白的襟袂立刻被她手上的泥污了大片,见状,两人都滞住,杳杳尴尬的松了手,冲他笑了笑。泥污满脸,笑起来显得异常滑稽,见状,那少年便轻笑到:“无妨。”杳杳便也松了口气。

少年净如林泉的眼眸微微垂下,在早天的雾气里,漾起层层水漪,周身弥散的和缓温文之感,让人想要不由自主的靠近。

“这个我知道。”

听到他如此说,杳杳的眉梢眼角一瞬间爬满了喜悦,“神仙公子,行行好,带我出宫找阿娘可好?”

那少年虽嘴上应着,却带她往寿华殿方向走去。出了竹林,快到寿华殿时,撞上出来寻她的透晚,“好姑娘,你可让我们好找。”又抬眼看到远处寿华殿外熟悉的长青松,便知那少年骗她,正欲开口骂他,却见透晚给那少年施了一礼,“奴婢参见太子殿下。”杳杳微怔,半张开的嘴又合上了,心里却气,便装作没有听见,不给他行礼。

杳杳虽不愿,却被透晚又拉进了那寿华殿中。

雨声渐小,不多时,便停了。天尽处,长虹乍现,倒映在清如藻鉴的平地波影中,宛如画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