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一石激起千层浪

频频顾盼 | 发布时间:2022-06-23 | 阅读次数:8042

岁聿云暮,琼雪乍来。初至时只零零星星飘转,倏经北风一夜,便满目惨白、茫茫无边了。光秃的枝头满缀厚实晶白,压乱了褐枝向来的凌人自傲,连向来清孤的松竹也都甘愿白雪,甘做陪衬。银装素裹中大片大片的红梅清影微绽,轻轻地全面展开盈袖的暗香。千泫池经秋蕴酿,又倏千泫池经秋酝酿,又倏逢雪至,薄冰便由岸及远蔓延开去,层层深结。。...

岁聿云暮,琼雪乍来。初至时只零星飘转,倏经北风一夜,便满目苍白、茫茫无边了。光秃的枝头满缀厚重晶白,压乱了褐枝素来的凌人傲气,连素来清孤的松竹也都委身白雪,甘做陪衬。银装素裹中大片大片的红梅临风微绽,轻轻展开盈袖的暗香。

千泫池经秋酝酿,又倏逢雪至,薄冰便由岸及远蔓延开去,层层深结。

又是两个月的光景,杳杳跟君景飖一起读书,朝夕相伴中也渐渐变得熟稔。

只是两人时常打闹拌嘴,听夫子讲课时也总是分歧不断,各有见解。当然,谁都不会退让毫分,有时候,杳杳说不过他时,还会拳脚相向,以武服人。景飖自然不会一味忍让,但还是会顾忌杳杳是女孩子,动起手也只是去扯她的头发。

经常上完课,两个人一个鼻青脸肿,一个头发凌乱。但偏偏巧,两个人又都不记仇,打过了就忘记了,下次见面还嘻嘻哈哈的。

那日冥川褪下披风,回去又病了两日。自那日没几天,杳杳的禁足便解了。闲来无事时,也时常去探望他,跟他讲自己之前在家的趣事,跟他分享近几日发生的新鲜事。见他精神萎靡,便给他讲笑话;见他兴致高昂,便给他摘些花草;见他有气无力,便给他轻哼歌谣。

平素清寂的远生殿仿若渐渐有了生机。

杳杳还是会常常闯祸,每次罚跪时总有君景飖的奚落打趣,但恰恰因为有他的陪伴,漫长无聊的时光,变得不那么繁复冗长。冥川身体稍好些,也时常去伴她罚跪,比起景飖的冷嘲热讽,他却常常带去杳杳最喜欢的糕饼甜食,席地而坐,陪她彻晌闲聊。日子在推搡间悄然流转,转眼已至年下。

阖宫都在忙活着过年的事务,进进出出筹办事务的管事杂役、来来去去进宫贺寿的公侯贵眷,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好不容易寻得了一个安静地方,千泫池畔,杂草枯黄,远离人烟,十分幽静,杳杳沿着池畔缓缓行走,心乱如麻,不知过几日国公府来人会不会再见母亲。正凝愁时,却听到池中央似有笛声传来,悠长绵远、生动空灵,触人心弦波动,低回婉转处,让人不禁垂下泪来。

循着声音走去,不多时,走到一个栈道口,只见那栈道蔓延向湖中央。远远望去,青石栈道尽头,是一个红柱黛顶的水榭亭台。深黛色的亭顶已经铺满雪白,水榭隐在一片白雾之中,显得仙气横溢。

杳杳信步过去,只见水榭中亭亭立着一个少女,十一、二岁的模样,一袭湖蓝色衣衫,玉笛在唇畔轻轻响动。

听见有人来,笛声忽滞。

亭中女子抬头看来人时,下颌微微扬起,现于眼前的是一张倾城绝色的面容,杳杳看得有些呆滞,只见那少女面如白璧,唇似梅花,一双黛眉微蹙,两汪秋水蕴愁,盈盈远立,美不胜收。

“你是谁?”那少女微侧着头问杳杳,

“我叫方泠疏。”

少女皱眉“是谁?”然又想起方国公家小姐入宫,心下便明白了几分。

杳杳看她心有所思,估计是想到自己是谁了,便没有多余解释,只问她:“那你又是谁?”

只见那少女浅浅莞尔,心下暗喜,正愁着此步无解,偏偏她却来了,心下暗暗思忖‘兵行险着,才能旗开得胜。我已步入穷巷,无路回头了,不要怪我。你就行行好,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想着便去扯杳杳的手,边扯边大喊,“方姑娘,你这是做什么?你推我做什么?你都已然入宫,还管方家的事做什么?就算你不愿意我进你方家的门,也不至于赶尽杀绝吧?方姑娘!你以为这里偏僻就没有人知道了吗?你到底还有没有王法?”她扯着嗓子,尖锐刺耳的声音比那空洞的笛声可更有穿透力,不一会儿,便引来好些人。

杳杳直接被她的行为弄迷了,正手足无措时,她却直接抓着自己的手,然后猛地向后倒去,眼看要往池中掉去。水榭正值池中央,还未结冰。杳杳一看形势不妙,她要是就这样掉下去,自己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说不定还要连累方家。倒不如,自己也下去,不就是一场风寒吗?况且自己还会游泳,这样下来顶多算是两个人起了争执,两人都吃了亏,便哪一家也没有理。

于是顺着她的力便也往下倒去,便倒边叫:“你胡说些什么?你不要扯我!”

只见那少女眼瞪的溜圆,错愕和不敢相信还没来得及细细反应,两人就已双双跌入水中。

不远处,冥川轻咳着快步跑来,绿衣临风,青袂飘然,想都没想就跳入了水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