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卷一 久日安 第一章 念郎归

九晏言野 | 发布时间:2022-06-23 21:49:22 | 阅读次数:16671

夏晴晚,暖风熏,一抹隐月,烟花灼烁,杏林就如一如往常,花开的那样繁茂,花影垂下,再折射月光,深深地印进了她的眸子里。那样澄澈,又那样隐秘,仿若这往来人,一水分隔,而她从来不没走上过去的往另一个世界的桥。昨夜,她又悄悄地扶起裙摆,踱着步子,再打开家门开往她每杏花各色相映,交错盘桓着,肆意生长着。她有时看到这夏景,不由得脸生笑意,但今天不一样,今儿是六月初八,明儿是六月初九,她年满十五岁需行及笄礼的日子。她眼圈微微泛红,眉眼低垂,是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周文柒,在她眼里是她觉得重要的人,在别人眼里是活在另一个世界的英勇大将军。。...

夏晴晚,暖风熏,一抹隐月,花火灼烁,杏林一如往常,花开的那样繁盛,花影垂下,折射月光,深深印进了她的眸子里。那样明澈,又那样隐秘,好似这往来人,一水隔开,而她从来没走上过去往另一个世界的桥。今夜,她又悄悄扶起裙摆,踱着步子,打开家门去往她每日要去的杏林,生怕惊醒在隔壁的母亲。

杏花各色相映,交错盘桓着,肆意生长着。她有时看到这夏景,不由得脸生笑意,但今天不一样,今儿是六月初八,明儿是六月初九,她年满十五岁需行及笄礼的日子。她眼圈微微泛红,眉眼低垂,是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周文柒,在她眼里是她觉得重要的人,在别人眼里是活在另一个世界的英勇大将军。

她一直觉得自己和九有不解之缘,她的名字是晏久,昨晚又偷偷听到她母亲和村里的德高长者去求字,说她明日应取字为九昭,而她的生辰又是初九。她有时挺庆幸的,或许沾了父亲姓氏的光,这么久以来她也可以称得上是久日安。

心绪不宁,念头又生。她一出生便是在这村子里,这个村子各姓氏的人都有,如若是过安生日子,此地在群山环抱之间,说是一隅世外桃花源不为过。她只见过父亲一面,可惜长到现在印象已经极其模糊了,只知道要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做些手工活,种些菜地,加之母亲认识些字,还能帮当地私塾的教书先生誊抄一些手稿,生活还算得上安康,而她一直都明白母亲的辛劳,尽力和母亲学礼识字。只有一点,母亲从来不向她提及父亲的事。但那一日,是好几年前的初夏,她一整日都觉得母亲心事重重,黄昏时分,母亲梳洗干净,簪上了她平日从来不舍得佩戴的檀木坠子,去了那片杏林,她不敢靠近,听不清母亲在说些什么,像是些许呓语,但她第一声的名字喊了出来——晏郎,那分明是父亲啊!母亲的样子让她又担心又害怕,可那晚母亲回去之后一如平常,没有任何异常。久儿那是还小,但她敏感的性子让这事像种子一样埋藏在心里,生根发芽。明天是久儿的重要日子,这些事一件件地念了起来。

而他——周起,字文柒,是仙门世家的大弟子,亦是如今名声煊赫的周岱的嫡长子。

那一日,周起率周氏的其他子弟来到此处,这片村子是周氏的管辖庇护之地,因为偏远的原因鲜少来此。久儿照常在黄昏时刻来到杏林,但风不知怎么的,一反常态,刮得极其猛烈,她用袖子护住眼睛,这是像下起来了杏花雨,飞速的漩涡直冲上天却有转瞬即逝。“方才可是有神仙来了?怎会这么大的风一瞬竟平息下来了?”她心道。她正迷茫着,想赶紧回家去。突然,一个蓝衣男子从后背轻碰了下她的肩头,颠了一步差点倒下,她感到骨节分明的一只手的碰触。

“看你这姑娘,像是本地人吧?倒还有趣的很,恐怕是没见过仙门的飞行之术吧?“久儿心惊道,“你们,你们竟是从对面来的吗?你们居然越过了这水域?”

“你这小丫头,还真爱开玩笑,我们是周氏一派,此地本是我们门下的庇佑之地,此番受家父之命,云游历练,察看民情。”

久儿虽是没出过门,却爱听村里的说书先生大谈天下之事,尤其偏爱仙门世家的传奇事迹,当然知道赫赫有名的周氏一派。她有礼道到,“适才是小女失了礼节,还望见谅,我这就带您去村长住处。”

她心里刚才的惧怕烟消云散,在大风散去之时瞧见了这位领头公子的面容,脸很瘦削,面庞饱满,有少年人的俊朗,眉峰高挺,尤其是那双眼睛,灵动有神,刚刚说话的时候感觉更加明显,这才让久儿无法直视,但无端地心生信任。这莫不是因为长相的缘故吧?

第二日傍晚,她不知因为什么莫名的由头,总是想去找这位蓝衣少年,母亲见状估计是知道久儿的心思便同意她出去。她一路小跑到村长的家中,但空无一人。忽见一束蓝光跃与天上,她便知那是杏林的方向。汗还在她的额头上,她便不管不顾,只想问问这位蓝衣少年的名字。

“哈哈,你这姑娘果然有趣,我叫做周起,字文柒,年十七。”久儿或许是因为第一次见到这么格外明朗的少年,突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少年的眼里这一刻是杏花下的姑娘,姑娘却不敢抬头。

“那我走了,如若有缘,我们自会相见。“说着话时,周文柒便御剑而行。“我叫晏久,我还没有字,明年我会行及笄礼,明年夏天你还会来吗?”久儿大声地喊到,想让他听见,全然不顾平时母亲教她的礼仪。

“这小丫头还着实跟我妹妹们不一样呢,原来是叫做晏久。”周文柒这时心里想。

一切的一切,似梦一般,美丽而又梦幻,久儿以后都念着想着。

终是到了六月初九,她正式行及笄礼的一日。盼着他归来,可又是无妄之想。杏花灼灼,繁华殆尽往复而已,但她尽力记住周文柒的样子,生怕自己忘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