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卷一 久日安 第二章 杏花微雨

九晏言野 | 发布时间:2022-06-23 | 阅读次数:19692

夜幕降临到,繁星一点点,但怎奈天色已晚,久儿难以再贪慕美景,只好悻悻然地离开。她多想再触碰一次突如其来的大风,就像那天的初相识,她始终挂记着,不由得几地便许下一愿:惟愿母亲与我一世无忧,除了……明天我的及冠礼他能来。回家去后却没法子睡着了了,女孩的悸动回去之后却没法子睡着了,女孩的悸动不外乎此,她盼着明日的到来。朝阳普照一方,这个普通的一天对于她来说有不同的意义。“母亲风瑾年为女儿晏久举行及笄礼。”久儿仔细地跟着母亲,行大礼,宣教化,完成一步步礼节。。...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但奈何天色已晚,久儿无法再贪恋美景,只得悻悻地离去。她多想再触及一次突如其来的大风,就像那天的初识,她一直记挂着,不由几地便许下一愿:惟愿母亲与我一世无忧,还有……明日我的及笄礼他能来。

回去之后却没法子睡着了,女孩的悸动不外乎此,她盼着明日的到来。朝阳普照一方,这个普通的一天对于她来说有不同的意义。“母亲风瑾年为女儿晏久举行及笄礼。”久儿仔细地跟着母亲,行大礼,宣教化,完成一步步礼节。

“今日,我的女儿,你已年入十五,取字为九昭,如今由母亲我来为你配戴上这枚连杏簪。”久儿内心波涛汹涌,脸上微泛起胭脂红。晏九昭,此时的她少女初长成,眉眼如花,亦冷亦暖,白净的鹅蛋脸已有了成形的气质,身段不同寻常女子,有些颇高,似有仙骨之状。

“礼毕——”结束了,可他终究是没有来,那束蓝光仿佛不知怎么的,总是吸引着她。自此之后,她更愿意别人称呼她为九昭,她更想自己能成熟。她轻站起来,站姿端庄,眼眸里闪着光,上天是知道的,这里困不住她,她自己也知道的,另一个世界是她心之所向。

殊不知,她命定如此。

她开始懈怠这里的日子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红瓦房一座连着一座,各家忙活各自的,这样的日子让九昭闭着眼睛也能描述出来。自从她及笄礼之后,母亲总是有些古怪,像是有什么事瞒着她,但女孩子多嘴总归是不好,便依着母亲的来。

门响了,“九昭啊,看看先生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你这女娃怎么整天跑得没影,我只好来你家找你了。”风瑾年开了门,正是说书先生志咏来了,风瑾年像是早知道他要来,便一早打发九昭上山才果子去了。

“原来是夫人啊,适才是我冒犯了,多有叨扰,还请见谅。”先生作揖道。

“好了,她今儿不在家,还请先生请回吧,如若没有事,还请先生不要找我的九昭。”

“不知夫人是否忘了,多年前那晏族灵脉传承一事正是要久儿行及笄礼之时,我听说你还为她带上了簪子,所以……”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并没忘,我只想守护好我的女儿!”

“如若这样那便好,老夫拜谢。”

先生见状,只好将事作罢,不料推门出去,正是九昭在门口。

九昭懂礼,一切都装作不知道,只是灵脉二字让她心头一颤。先生赶忙离去,风瑾年变了脸色,只留了在桌上九昭最爱吃的杏花糕——这是刚刚先生给她带来的。

这么些年,九昭平安顺遂,风瑾年格外注重让她潜心读书识字,却从不让她练武。她谨遵母亲教诲,可是命运的齿轮一但开启,谁也无法将它停下。

曾经有一日,久儿照往日一样去志咏先生那里听书,志咏先生一改往日教学四书五经。“今儿,孩子们,老夫给你们讲点新鲜的,想必大家也知道这天下有三大仙门世家,周曹墨三家势力相当,三足鼎立,这周家是最值得一提的,周氏的先祖父曾是当朝有名的肱股之臣,终是英雄暮年,悲叹不已,好在功成身退,而周岱则是如今周氏的大当家,这位人物更是文成武就,是个护佑百姓顶了不起的人物。幸得皇帝赐门名,大家都称之为羡灵周家,这是别人都无法享受的尊荣,传承至今。”别的孩子听到这些总觉得无趣,还不如听先生讲话本子有趣。可是久儿仿佛一下子被什么绊住了一样,心里道,“我如果能做到文成,为什么不能武就,那些仙门法术我可习得?“其实这是志咏先生不经意间的一次试探,先生早已看出端倪,发觉久儿已开慧根,身着仙骨,只是灵脉一事还得等到及笄之年。所以上一次久儿遇见周家的人格外惊奇,她太想去往这未知的世界。

九昭从这些事中多多少少明白了一些关于风瑾年闭口不谈的秘密。这不难推断,这么多年,风瑾年什么都随女儿的意,唯独不准她接触什么仙门法术之类的东西。可是久儿自识字起便对这些颇感兴趣,寻古籍探求些许,对那位蓝衣少年也耿耿于怀。像是又什么牵引力,但她不明白,她也不知母亲这样做的缘由。

“九昭!今儿是我们约好了编彩绳的日子,你怎么没来,我这就来找你了。”眼前的这位女孩正是和久儿一起长大的发小——张黎,她的名字很简单是由父母的姓氏组成,跟她的性格一样。编彩绳是当地行完及笄礼的女子必要进行的习俗,彩绳戴在手上意在保佑平安,积攒福气。九昭选了白粉二色,一拉一系,一磨一搓,这是杏花的颜色,也是九昭最喜欢的颜色,她和张黎都戴上自己编的彩绳,很高兴地回到家里,说要给母亲看看。笑意荡漾,衣袂飘飘,风瑾年亦觉得自己生了个好女儿。可她经此事后便心绪不宁,冷冷地坐着。

“张黎,今儿我与九昭有些话要说,你先走吧。”

“母亲!你最近几日都是这样,对谁都冷冰冰的,您到底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九昭从未这样失礼跟她母亲说话,张黎慌张地跑开了。

“你随我来,我带你去杏林那,我们说。”

风渐渐有些大了,吹得紧,她跟在风瑾年身后,假装不怎么识得去杏林的路,她见母亲又簪起了那支檀木坠子。这条路,她走了很多遍,朝暮并往,行至天光。虽有疑虑在,但内心是释然的,风瑾年在一棵树下停下来,眼垂了下来,像是失了魂。她见母亲,一身素衣,面容素净,但脸上的皱纹和手上的创痕终是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九昭的心咯噔一下,“这是母亲第二次领我来这,时间竟过去了这么久。”

“你来,九昭,你可还记得我第一次领你来这林子,你说这里格外亲切,你最后都赖着不走……如今,你已到及笄之年,而母亲我也老了,有些事我也不得不告诉你,想必你也猜出了不少。”

一阵抽泣,风瑾年有些失控。

“其实母亲我是风家的二小姐,风家虽算不得上大门户,但福泽延绵,更是拥有独门的御风之术,可奈何十六年的那场变故,我不得不带着你来到此地避难。你的父亲晏平,我很抱歉我从未提过他,你要记住,这么多年你的父亲并不是不爱你,其中种种缘由或许是一个劫……”

风瑾年在九昭面前从来都是异常坚强,从未向她说出自己的苦衷。

九昭更是默然,从未想到母亲会背负着这么多东西。

“不说了,不说了,你来看这棵杏树,这背后有字,你来看看。”

“九——昭——文”九昭心里一惊,“这不是我的字吗,怎么会在这?”

“其实,你的字是父亲留给你的,村里的德高长者其实是你父亲的老师,志咏是我的贴身护卫,晏平走后为你留下了字。那日晏郎走之时,你尚在襁褓之中,我只记得那日微雨凉薄,风扬起时,杏花碎了一地,她走时的样子都是模糊不清的,我只记得他叮嘱的话……”

无边丝雨细如愁,一切的谜团扑朔迷离,天终是无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