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卷一 久日安 第三章 忆往昔

九晏言野 | 发布时间:2022-06-23 21:49:23 | 阅读次数:28541

“堪称是风景旧曾谙,你眼前这棵最繁茂的杏树,是当初晏郎押送你我母女二人来此地种的,我与你父亲的相知相识,造成这一切的因因果果才乱如麻啊。你也许只明白羡灵周家是现今唯一的仙门世家,可你不知道在风云变幻的三十年前,是你们喻渡晏家一家独大,而你的父亲晏九昭微噤,眉头紧锁,手攒紧衣袖。。...

“可谓是风景旧曾谙,你眼前这棵最繁盛的杏树,是当年晏郎护送你我母女二人来此地种的,我与你父亲的相识,导致这一切的因因果果才乱如麻啊。你或许只知道羡灵周家是当今最大的仙门世家,可你不知在风云变幻的二十年前,是你们喻渡晏家一家独大,而你的父亲晏平是晏家的二公子。你至今世事不清,我也不愿再向你多说些什么,我只怕你知道太多,这只会平白无故地让你卷入这纷争之中。”风瑾年慢慢平复了情绪,恐要说些什么。

九昭微噤,眉头紧锁,手攒紧衣袖。

“我只得同你说,你父亲走之前将自己的八成法力封入这棵仙树之中,它承载了喻渡晏家最后的灵脉。其实我与你父亲的结合,这注定你这一生与仙门纠缠,我之前只想逃避,可天意至此,这棵仙树的寿命只有十六年,一旦错过,便由繁盛走向消逝,法力也随之而去。我终是不愿让这份传承断送在我手,而你若不打开灵脉便难保没有性命之忧,所以你的命运也从此改写,你可愿意?”

九昭看似像不知所措,但一字一句地说道,“母亲,我明白了,纵然万劫不复,九昭亦无悔,况且我一直感觉这无时无刻地不在吸引着我,我愿意一试。”

“好,你将右手放在那三个字上,这仙树自会感应到你就是它要找的人。”

九昭小心翼翼地试探,那九昭文三个字瞬间亮了起来,法力源源不断地涌入肺腑之中,丹田之内,右手腕则有一个杏花的图案出现。九昭文也涌入脑海,九昭只听到一个人在说话,他在说,“九昭你来了,那九昭文只有你才能找到,那是记载我喻渡晏家的仙门秘术之物,为这纷扰江湖所争,但是它只属于你。”

九昭一个踉跄,这毕竟对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来说,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但九昭总是有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冷静和坚韧。

“如今,我也可以告诉你你父亲走时说的话,他说让我照顾好你待你及笄之年为你打通灵脉,出山后便拜入羡灵周家的门下,只有在那里方才能护久儿周全。”

九昭此刻只想知道当初晏家是怎么会落得如此田地,她以后的路又该如何走。

“我知道你现在心中万般疑惑,你只需要记住,你是喻渡晏家的后人,你现在只需好好修炼,听从父亲的教诲,母亲从前不让你碰这些法术是我痴痴地以为我能让你逃过一劫,但这路总归是你必须要自己走的,你身上的东西太过于隐秘复杂,但你出去的这一路自会慢慢知晓这一切的缘由。如今,你已打通灵脉,仙骨长成,你可去德高长者那里自取父亲为你留下的法器。母亲我也只能帮你到了,剩下的路你自己走吧。”风瑾年说完这一切,哽咽不止,好似身体被挖空了一样,她俯在这杏树上,眼睛微合微闭,仰看那在微雨之下的瓣瓣杏花,撷一朵轻嗅,风瑾年像是入了梦,沉了下去。

“母亲!母亲!你快醒醒!母亲——”

……

风瑾年眼里含泪突然笑着说,“你这丫头,不用担心我,我会一直守护你的。”

翌日,德高长者的铁门禁闭,上面有一张字符,九昭依照心里所想,将法力注入指尖,一个画符便将字符撕毁,门也大开,奇怪的是德高长者并不在于此,九昭只见大堂之上供奉着一把长剑,她将手放在剑鞘上,剑鞘便一瞬间开封——只有具有杏花印记的晏家后人方能拔出此剑。剑铭上刻着翎羽二字,剑身通体皎洁,偶有红光闪现,朴实无华,内敛神光,极品物。九昭意会,便拿剑离开了,并留下了一张字条:晏九昭在此拜谢德高长者,多谢德高长者多年来对我母女二人的庇佑,九昭定不负你们所望。

门闭,长寂,德高长者踱这步子迈进庭院,“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平儿,你生了个好女娃啊,为师甚感欣慰。你的所托我也帮你完成了,只看这女娃后来怎么走了。”

九昭这会子背上行囊,却也有万般不舍,毕竟这里是她长大的地方,如若割舍,谈何容易!风瑾年给九昭备了好些杏花糕,招手让她前来。

“九昭,你所佩戴的连杏簪,你可知是如何得来?”

……

“前年羡灵周家的人来此地,其实有一条便是来寻我风瑾年完成晏郎对他们的所托,晏家与周家本是世交好友,晏郎嘱咐他们要过来寻我将一个入门信物交付与我,那枚连杏簪便是那日的蓝衣公子周文柒亲手所打造的,他同我说让你佩戴此簪去周家找他,便可入门。”

九昭伸手摸了一下头上戴的簪子,不禁埋头浅笑,“那日他为我做簪子的时候估计都不知道我是谁吧,没想到却是要临走了知道我就是那个人。”九昭又想起了周文柒那日在未知她姓名之时说日后有缘自会相见的模样,九昭差点笑出了声。

“你这丫头,我跟你说正事呢,你怎么还跑神,你这一去凶险万分,母亲我将这御风之术的法符藏在给你的平安符之中,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易动用。”

九昭点了点头,负剑背囊,一改平时闺阁里的模样,梳起高辫,换上男子的衣装,此刻的她,将奔赴她自己的命运。

走到杏林,远处是志咏先生和张黎来了!

张黎放声大哭:“好久儿,你走了之后就没人陪我玩了,我会想你的啊,你可要早日回来啊!”

志咏先生也道,“九昭如今大了,不再是天天跟在我身后缠着我求我说书的小娃娃了,老夫也没什么送你的东西,这里有些野果子你带上,路上也好解渴。”

九昭强忍着泪水,这么多年,他们早就像她的亲人一般了,但九昭此刻什么也说不出来。

晏九昭,她要去追寻着些什么,平凡的日子要终结了。终是要离开这桃花源,无论前路荆棘丛生抑或愁云凄雨,九昭亦要走上一遭。

那片水域其实是有灵力保护的,只有具有灵脉之人才能冲破结界,九昭轻身一跃,红光乍现,便去了对岸。

“就让我晏九昭的记忆封存在这片杏林吧,等我回来。”

天色渐晚,灯火阑珊,万物尽寂,只听得见风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