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六章 好大的画!

姐姐的新娘 | 发布时间:2022-06-24 | 阅读次数:15920

秦镇将董衍送走后也没闲下去,直接让人秘密押送自己去画圣孙仁的住处。在准备好期间出了一点儿小小的岔子,主要负责侍卫的三位羽林军正拿着长棍痛揍着一位望着年仅十七八岁的更年轻人。“突然发生何事?”秦镇从给自己备好的马车上走下去到了那三位羽林军身旁。三位羽林军一瞬间停在准备期间出了一点小小的岔子,负责护卫的两位禁军正拿着长棍痛打着一位看着年仅有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秦镇将董衍送走后也没闲下来,直接让人秘密护送自己去画圣孙仁的住处。

在准备期间出了一点小小的岔子,负责护卫的两位禁军正拿着长棍痛打着一位看着年仅有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发生何事?”

秦镇从给自己备好的马车上走下来到了那两位禁军身旁。

两位禁军瞬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退到了一边,其中一个连忙向秦镇汇报说…

“此人乃叛魏逆贼关云之子关胜,典军中郎将有令,如他再出现于宫内需乱棍轰出。”那位禁军说。

关胜?

秦镇的目光落在了那位被揍得脸上满是淤青,却始终不还手的年轻人身上。

在这位华哀王的记忆中,这位关云大将军的次子…自从关云大将军降魏之后,留在江城的关家的家眷生活境况就每日愈下…

等等……关将军投曹了?这个时间点?

秦镇这才反应了过来,在原地呆了一会立刻拿出了那封载有安卓系统的简书,现场查起了那位关云关大将军的生平。

关云的生平和秦镇印象中的那位武圣关羽有点不太一样。

这位关大将军也是从华昭烈王秦玄起家开始就一路跟随征战建功立业,威震中原有三十余载。

只是他的晚节有点不保,如今作为华中之国仅剩的两位大将军之一,他在数月前降于远魏,使得远魏大军有机会大举进犯华中之国。

而这一降是彻底不回来的那种,从华中之国被邓载大军灭后,这位关将军就一直效忠于远魏直至老死。

远魏王在这期间也非常信任于他,授予军权,一路加官进爵虽无大胜,但晚年也过得异常安逸。

后世也对这位关将军降魏之事而津津乐道,评价都是什么‘贤臣择主而侍,良禽择木而栖’之类的。

贤臣择主而侍个屁!

秦镇这不得给关将军整一个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忠义无双的剧本?

可惜秦镇现在手上的资源不够了。

现在首要还是抵御来犯的邓载大军,以至将其歼灭。

不过如果从长远考虑的话,秦镇确实该着手培养自己的嫡系武将了。

如今华中之国仅有一位觉醒了将星的大将军,就算击退了邓载大军在这乱世也很难存续下去。

秦镇也该考虑挑选一些有潜力的小将,在资源充足后再将自己所知的各种传奇故事典故施加于他们身上…助他们点亮将星,成为能威慑一方的大将军!

关胜似乎就有这个潜力。

在秦镇的记忆中他自幼习武,勇力过人…如果多加培养的话确实是一个有潜力的将才。

“你数次想入宫内是为何意?”

秦镇想到这里放下了手中的书简,看着眼前这位年轻人问。

“报王上,如今国家危亡,关某年岁虽小,但还请让我随军出征报效国家!”

关胜在见到秦镇后就直接跪倒在地,给秦镇重重的磕了一头。

“你身为叛将之子还有脸提这个?”

旁边的禁军出声呵斥着,却被秦镇再次抬手制止了。

“传我命令,关将军留于城内的家眷按照正常俸禄赡养,不可轻慢…”

秦镇所说的这句话才是关胜真正关心的。

他从军其实也是为了自己的家人过上正常生活,不再被以‘叛将之后’的名义欺凌而已。

秦镇下了这个命令,关胜眼看就准备再磕一个响头感谢。

但还没等他头撞下,秦镇就用手中卷起的简书抵在了他的额头上,让他抬起了自己的脑袋看着自己。

“而你,就做我的护卫如何?”

这位年轻的小将此时脸上的表情,秦镇也不知该如何评价。

大概就是被他人诋毁了多年,自尊被践踏的情况下突然被人所认可的…感觉?

“臣…定以死效忠!”关胜说。

“很好,那现在和我去见一位贵人。”

秦镇也没再多说什么,旁边的禁军再三劝阻也被秦镇给无视了。

关胜一开始还有点处在梦中的感觉,站在原地发了会愣有点不敢相信。

在秦镇提醒了一句‘跟上’后,他才急急忙忙的以护卫的身份跑到了秦镇的身侧。

…………

画圣孙仁暂住的府邸离皇宫并不远,秦镇直接一路步行到了这位画圣暂住的府邸外面。

在来之前,秦镇当然用了万能的百度大法,把这位画圣孙仁的生平都看了一遍,这一看不异于把这位画圣的底裤都扒了下来。

现在秦镇可能在某方面比这位画圣更了解他自己。

因为这位画圣再怎么样也不会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

孙仁在后世也非常有名,除了绘画之外孙仁同样也是历史上知名的地理学家。

孙仁的画都以山水城中街道景色为主,画人也有不俗的造诣。

只是时间太短,秦镇还没有找到孙仁的画在后世会被推崇至极的原因…

根据秦镇查到的情报来看,在现代时间线的上个世纪,现代的海外多国甚至因为争抢仙武战汉时期的文物而发动过战争。

孙仁的名著《江山壮丽图》就是在那时被英兰给劫掠走的。

妈的…为抢文物而发动战争。

仙武战汉时期的文物是石油资源吗?油到了就连美利坚都来想攻打这个古墓了?

秦镇没再想太多多余的事,眼前已经踏入了孙仁所住的府邸内,在一仆人的引导下来到了府邸的偏房中。

时间紧迫秦镇也没打招呼,直接掀开了偏房的门帘,刚踏入其中就闻到了一股暗香。

糟了…这股女人香…画圣孙仁该不会也是个…

秦镇闻到这股香味立刻看向了房内,果然看见在房间一位身裹轻纱单衣的身影,正坐于梳妆台前用自己的嘴唇轻抿了一下手中的红纸。

娘们…

秦镇站在门口与那位梳妆台前的女子对视了一眼,但只见她看见秦镇后就绽颜一笑,完全没注意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不足以遮挡住她的全身。

她只是轻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摆,挡住了自己胸前最关键的部份,然后轻声的问。

“我听闻王上您要来,本想梳妆打扮一番,没想您来得这么急切,不知此番前来是为了寻欢作乐的吗?”

孙仁的声音听着很媚,简直媚入骨髓,再配合她这样子,让秦镇瞬间回想起了华哀王这狗东西…把这位画圣请到府上坐客,看中的不是她的画而是她的人!

“不,我今日是来求孙先生要一幅画的。”

秦镇的目光并没有在她的身上逗留多久,而是看向了偏房的角落。

没逗留的原因不是因为非礼勿视,而是在偏房中还站着一人,那人应是孙仁的婢女,双手交叠轻闭自己的眼睛站在角落。

可秦镇竟然觉得这位婢女的容貌竟然还胜这位画圣孙仁三分!

甚至可以说是胜貂蝉赛西施的级别,如果见孙仁一面的感想是惊艳,那女婢的容貌可能会让所有男人移不开眼。

以至于跟着秦镇一同走入偏房的关胜,目光也全落在了那位婢女身上。

而此时那婢女感觉到秦镇身后还有人到来,以极快的速度和身手拉起了一床被褥给…近乎半果的孙仁裹上。

让刚才的惊艳场景是只有秦镇能享受了…

同时这婢女也用着冰冷的眼神盯着秦镇,还有在秦镇身后站着的关胜。

秦镇感觉出了这位女婢的不简单,关胜倒是被人家盯得脸都红了半截。

“找我要一幅画?”孙仁在裹上被褥时刚好听见了秦镇这一请求轻笑了出来“你们男人想寻欢作乐总会找一番借口,不过看王上你的眼神比起我,好像更喜欢我们家的阿雅?”

阿雅?这是这位女婢的名字吗?

秦镇轻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正想继续解释一番时,孙仁却露出了一丝阴谋得逞般的笑容说。

“不过还请放弃这个念头,我家的阿雅虽自幼就已净身,可仍是男儿身…”

男人…这世道是怎么回事,能比妲己远胜杨贵妃的女孩竟是个男儿身。

不过秦镇作为一个现代人,这种情况见得多了,所以脸上的表情基本没什么变化。

倒是秦镇身后的小将关胜,秦镇好像听见了他身上什么东西碎裂掉的声音,是…初恋吗?

“男人怎么会长成如此,真是…”

关胜小声嘀咕着,后面的‘恶心’二字还没说出口来。

还在给孙仁备衣的阿雅,突然向着秦镇扔出了一枚小石子,此石子破空而来完全可以比作暗器。

还没等秦镇反应,站在秦镇身后的关胜就直接侧身身手挡住了这枚扔向秦镇的石子。

“以此物袭我王上,你到底有何居心!”关胜握着那枚石子高声的问。

阿雅扔的目标是你吧?

秦镇虽没反应过来,但刚才那枚石子应该会擦过自己的耳畔砸在关胜的额头上,却被关胜误认为是偷袭秦镇的。

但这位小护卫的武艺确实不错。

阿雅并没有做什么回应,继续一言不发的给自己的主人孙仁备起了衣服。

“你…”

关胜还想发作却被秦镇按下了肩膀。

“孙先生,我在屋外等你更衣完毕后,我们就在庭中好好商谈一番吧。”秦镇看着身上正裹着被单的孙仁说。

“好啊,正好我有些从江南带来的点心想与王上你分享。”

孙仁倒是很喜欢秦镇对她的‘孙先生’的称呼,先生这个称呼多会用在有大才之人身上的尊称,这可比孙小姐这个称呼让她喜欢多了。

“也好,商谈期间的余兴节目,就让我手下的护卫关胜与你的侍从阿雅‘共舞’一曲如何?”

秦镇的这个提议是出于好奇,这位阿雅的身手明显不凡,且似乎懂得不少刺客相关的本领。

秦镇想拿关胜来试一试阿雅,同样也验一验这位关胜小将的身手。

“王上我不会跳舞啊,而且我才不想和这个男不男…”

关胜还想说自己的专业技能里没跳舞,就被秦镇敲了一下脑袋让他闭嘴了。

一旁的孙仁早就领会了秦镇的意思,再次绽颜一笑后问…

“阿雅你呢?”

“遵命。”

阿雅只是冷淡的回了一声,但她拿着衣服的双手做了一个振拳的小动作,看样子是早就想揍关胜这个口无遮拦的混小子了。

“那就好好准备一番,还有阿雅记得拿上我最近画的拙作,让这位王上好好欣赏一番。”孙仁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