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欺负

山与隰 | 发布时间:2022-06-24 | 阅读次数:21641

陈文文对赵鑫的映像变化是从他换发型就的。他剪头发后,她对他也没什么尤其深的映像,只觉得他可以得到了数学老师的偏爱,是个很乖巧的学生。但在他剪头发后,陈文文意外发现自己错了,错的高得。那是的陈文文还也没意识到,这将是自己下面一年初中生活的噩梦。他剪头发之前,她对他没有什么特别深的映像,只感觉他得到了数学老师的偏爱,是个乖巧的学生。。...

陈文文对赵鑫的映像改变是从他换发型开始的。

他剪头发之前,她对他没有什么特别深的映像,只感觉他得到了数学老师的偏爱,是个乖巧的学生。

但在他剪头发之后,陈文文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谱。那是的陈文文还没有意识到,这将是自己接下来一年初中生活的噩梦。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是别人?我到底哪里做得有问题让他(们)找上自己?这个问题陈文文思考了很久。或者说这个问题所有遭到欺凌或变相欺凌的人都思考了很久。

陈文文觉得是懦弱,是自己的不敢反抗,是自己内心深处的自卑。而恰巧是自己内心的恐惧,成了别人对你施暴的源头。可是错不在自己啊!难道不是吗?

陈文文遭到的欺凌并不严重,只停留在言语上,恐吓上。她有点胖,但在当时来说,其实只是正常体重范围。

最开始给她去外号的是赵鑫的同桌,莫斯。他叫她肥儿,这个外号一出来就引起了她的白眼,可是神奇的,她并没有感到恶意。或许是因为在转学之前还有过更恶毒的外号,所以她并不觉得这个外号有什么。她甚至还以一种玩笑的心态接受了。她叫他婆,心中甚至有一个隐秘的小报复,呵,你说我肥,我就说你娘。现在想想,当时应该叫妹妹的,还是亏了。

但赵鑫不一样,他直接叫她肥婆。陈文文在这里没有感觉到一点玩笑的意味,有的是满满的嘲笑和侮辱。可是她反驳不了,她的体重明晃晃的告诉她,她就是胖。这生肥婆触及到了她隐秘的自尊,可是又让她没有勇气去对峙。可能这就是自卑的人的通病吧。

除此以外,他似乎以恐吓她为乐。在那段古惑仔流行的时间,他几乎每天都会转过头来说:“我大哥,陈浩南。我二哥,山鸡。”然后又是什么铜锣湾,什么约人打架。这些都让她感到陌生与害怕,而他在欣赏玩她的恐惧之后,心满意足的转过头去做自己的事。

看到照片,他其实长的很好看,如果非要形容的话,是时下最兴的小奶狗。眼睛大而澄澈,鼻子高挺,笑起来还有一个酒窝。其实不笑的时候也能看到。

可是在陈文文的映像里不是这样的。他眼睛总是瞪得很大,仿佛下一秒就要从眼眶里跳出来似的。他会笑,可是下一秒他就会板起脸说一句“傻…”。他有虎牙,可是最后在陈文文看来,是长长的獠牙,下一秒就会扎到她身上。

陈文文之所以现在仍然不想原谅他,就是他带起了肥婆这个称号,虽然只有少数人会跟着他叫,可是这给她带来的阴影却是无法抹去的。

校园冷暴力就这样以一种方式将她逼得越来越沉默,越来越自卑。让她自卑怯懦的深渊独自挣扎,可却越陷越深,已至最后被吞没。这种事,真的不是能凭自己轻易走出来的。

她总是会想,如果是廖星星,会不会结果就不一样。可是廖星星自己也面临着这个问题,甚至更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