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一章、穿越潘凤,死期可待

不麻不辣烫 | 发布时间:2022-07-23 05:47:17 | 阅读次数:5424

潘凤从迷迷糊糊中渐渐地苏醒过来,宿醉后的头疼渐渐地席卷而来。“嘶!头好痛啊,以后真不能够这么喝了。”话音落下来,潘凤一下子就懵逼了,他意外发现自己所处的房间跟他的卧房一点儿也不像,不仅仅如此,从房间内古色古香的家具可以看出,这建房间肯定也不是他基本认知中的任何一个朋友的房间。潘“嘶!头好痛啊,以后真不能这么喝了。”。...

潘凤从迷糊中逐渐苏醒,宿醉后的头痛渐渐袭来。

“嘶!头好痛啊,以后真不能这么喝了。”

话音落下,潘凤一下子就懵逼了,他发现自己所处的房间跟他的卧房一点也不像,不光如此,从房间内古色古香的家具来看,这建房间绝对不是他认知中的任何一个朋友的房间。

潘凤的脑子里充满了问号。

那群家伙是把我丢在了某个主题酒店吗?也不对啊,什么样的主题酒店能做到这些?

不会特么的几万一晚上的那种吧!

潘凤有些慌了,想要拿起手机给小伙伴发信息确认一下,结果转手一模,床上却是空空如也。

完蛋,手机都没了!到时候不会被人报案蹲大牢吧?

情急之下,潘凤的头疼都舒缓了一些。

正在这时,脑海中突然传来一个机械化的女声。

“检测到宿主清醒,正在绑定战神系统...”

“系统绑定中...”

“绑定完成...”

这声音把潘凤给整懵逼了,但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可怕的情况。

难道...自己穿越了?

或许是为了验证潘凤的猜想,他的脑海中一下子涌入了一大段记忆,让本来就疼的脑壳更疼了。

良久,潘凤从疼痛中缓过劲来,这时候他才真的确定自己是穿越了,而且好巧不巧刚好穿越成了演义里面跟他同名同姓的冀州牧韩馥麾下的上将潘凤身上。

潘凤苦笑一声,前世的朋友们没少因为这个名字调侃他,都说要是在古代靠着名字能不能吓跑一群武将,结果倒好,真的穿越到了古代,而且直接就成了潘凤本人!

不过这样也好,已经厌倦了前世纷扰的他,或许在汉末这种波涛惊澜的大时代中才能重拾曾经的热血吧。

脑海里潘凤的记忆逐渐深刻,很快就跟原生记忆一样毫无违和感了。

或许从这一刻起,世间就只有一个潘凤了!

差点忘了,还有一个系统。

潘凤记得刚才自己脑海中响起的声音,穿越者的金手指福利已经到账,就是不知道功能如何。

脑海中默念一声后,一个半透明的面板就出现在了潘凤的眼中。

战神系统!

姓名:潘凤

年龄:29(59终老)

生命:1260

武力:63

智力:62

政治:54

统帅:49

崇拜值:0

天赋:以假乱真、溜须拍马

以上便是系统面板上显示出的信息了,潘凤越看越觉得像游戏,但摸了摸身边柔软的被子,他又不认为有哪个游戏公司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游戏触感。

再看系统面板,上面的两个天赋让他有些看不懂,当意念落在这两个天赋上的时候,潘凤的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溜须拍马:一定程度上提高自身的交谈能力,在对地位高于自己的人表达敬仰之情时可以提升对方获得的满足感。

以假乱真:在说假话的时候,可以无视部分实事信口开河并且不会被对方察觉。

潘凤:......

好一个冀州上将!好一个无双潘凤!

身为武将却没一个天赋是跟杀敌有关的,反而嘴上功夫比手上功夫更加了得,难怪韩馥会对潘凤有着盲目的自信,以至于在诸侯联军的时候送了人头。

等等!

这货好像死在了诸侯讨董的时候,那现在是什么时候...

潘凤的脑海里一段记忆很快就涌了上来。

昨天晚上韩馥大宴将领,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就准备起军进发前去讨伐逆贼董卓了。

这么说来,自己没多久好活了?

潘凤傻眼了,难不成穿越过来就要硬着头皮去送人头?

不对不对,一定有别的办法。

对了,有系统啊!

潘凤在脑海里把系统面板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很快就注意到了一个项目:崇拜值。

“系统,什么是崇拜值?”

“崇拜值为他人对宿主发自内心的崇拜具体化的数值,可以被宿主吸收并且能用来抽取他人天赋,也能增加自身属性点和最长寿命...”

系统的回答很全面,潘凤很快就明白了这个崇拜值的使用方法。

可以说这个崇拜值是这款系统的核心货币,有了这个崇拜值,潘凤面板上除了名字以外的任何选项都能用崇拜值来提升。

想到崇拜值的获取来源,潘凤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好去处。

军营!

身为武将,在军营内有一群崇拜自己的士兵这很合理很符合逻辑,到时候只要振臂一挥,那不是分分钟崇拜值爆表?

想到这里,潘凤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明天就要出发,今天必须弄些崇拜值来防身,最不济把武力值直接拉满也行啊,至少在华雄手上能保住性命不是?

穿戴好衣服,潘凤正要出门,就见一个姿容卓越的女子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见潘凤已经穿戴整齐,当场花容失色。

“夫君你怎么自己穿戴好了,妾身未能服侍夫君,望夫君恕罪。”女子说着,竟是有些惶恐。

看到这个女子,潘凤的脑海里一下子就涌出了跟她有关的记忆。

这是正妻张澜!

记忆中,潘凤好大喜功,与人聊天更是吹牛不断,整天都流连在朋友家中饮酒作乐,狂妄吹嘘,回家的次数少得可怜,便是回来也都是醉酒睡觉,以至于张澜嫁给潘凤快十年了,却从未怀孕,这让张澜内心很不安,生活上小心翼翼生怕触怒潘凤,每次看到潘凤也会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否则她一个正妻哪需要亲自去端水?

在古代,怀不上孩子,是可以休妻的!而被休掉的女子一般都没有太好的结果,张澜惶恐也是因为这个。

看了眼张澜精致的面容和窈窕的身段,潘凤内心暗骂前身眼瞎,有这样温柔贤淑的媳妇居然天天想着去那些狐朋狗友府上饮酒作乐,要换做自己,不生个足球队都算是不举了!

潘凤很想留下来体会一下曹贼的快乐,但现在要命的事情悬在头上,他只能微微一更以示尊重了。

“夫人无碍,此等小事为夫自己就能处理,以往是我对夫人过于苛责了,希望夫人不要放在心里。”潘凤语气温和地说道。

张澜似乎没反应过来潘凤的话,一双美眸愣愣地看着,片刻之后,才如梦初醒般慌乱说道:“夫君怎可如此,服侍夫君是妾身的责任,让妾身服侍夫君洗漱吧。”

见张澜态度坚决,潘凤也只能作罢,在她的服侍下很快就洗漱完了。

临了,潘凤整了整衣冠说道:“今日为夫要去一趟军营,明日主公要举兵讨贼,到时候我也要同行,在出征的这段日子,家中巨细就交由夫人操持了。”

张澜闻言点了点头:“夫君尽去便可,妾身一定会守好这个家的。”

话落此处,似乎又想起了别的事情,只见张澜继续说道:“夫君,有件事情妾身要征得你的同意。”

“哦?夫人请讲。”潘凤说道。

张澜咬了咬下唇,似是下定了决心:“妾身如今二十有六,已是年老色衰,却尚未给家中诞下子嗣,妾身惶恐,幸得夫君恩宠才能影影度日,可子嗣一事必须加紧,所以妾身斗胆,愿替夫君纳几名妾室,若能为家中留下子嗣,也不枉夫君多年独宠。”

潘凤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张澜的意思。

她居然主动要给自己纳妾!而且还是一次性好几个!

我去!

这是真事吗?

潘凤脑子有些晕乎乎的,都说古代的女子乖巧懂事,现在看来,何止是乖巧懂事啊,简直是善解人意啊!

不过话说回来,张澜的话也是给足了前身的面子。

什么恩宠,什么独宠,人家前身是真的没在意她这个正妻,也是真的留恋那些朋友家里的歌舞美酒啊!

心中有愧的潘凤点了点头:“那就三个吧,不要太多。”

凑上张澜正好一桌麻将。

潘凤为自己的细心点了个赞。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