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韩馥身子苦,但人很高兴

不麻不辣烫 | 发布时间:2022-07-23 05:47:19 | 阅读次数:15410

冀州大军拔营的那天,长枪如林,旌旗蔽空,城外的百姓遥遥遥遥相望,只会觉得目眩神迷,心神巨震。这是冀州的大军,是讨逆的正义之师!队伍前方,做为主帅的韩馥一身戎装,身后有着数万大军的他,就是平常的怯懦都收了回家去,只会觉得豪气万丈,意气风发。在他的边上,这是冀州的大军,是讨逆的正义之师!。...

冀州大军开拔的那天,长枪如林,旌旗蔽空,城外的百姓遥遥相望,只觉得目眩神迷,心神巨震。

这是冀州的大军,是讨逆的正义之师!

队伍前方,身为主帅的韩馥一身戎装,身后有着数万大军的他,便是平时的怯懦都收了回去,只觉得豪气万丈,意气风发。

在他的边上,潘凤、麴义等人严阵以待。

这是潘凤穿越以来第一次看到麴义,正如印象中的那样,麴义是个外表粗狂的糙汉子,脸上岔开的胡须根根竖立,一双牛眼瞪得老大,尤其是在看到潘凤的时候,真恨不得瞪出眼眶。

“哼!”

一声粗重的鼻音从麴义鼻腔发出,硕大的鼻孔带着杂乱的鼻毛对着潘凤。

敌意明显!

现在的潘凤可不是以前的潘凤,面对麴义的挑衅,他只是不屑地笑了一声便不再理会。

当然了,要是现在潘凤的武力超过八十,那一定会拎着麴义这个逼往死里打,韩馥也拉不住的那种!

潘凤的无视让麴义心中大怒,正要出言讥讽几句却听得前方传来了韩馥的声音。

“全军出发!”

见此,麴义也没有再找潘凤的麻烦,只是拨了拨马头往旁边而去。

随着韩馥的命令,乌泱泱的大军缓缓移动。

阵前,一名身着得体的文士慢慢靠近潘凤,待到距离够近的时候转头说道:“潘将军,听说你昨天已经让张将军先行一步出发了?”

见到此人,潘凤的脑海中一下子就跳出了他的名字。

沮授。

如今韩馥的手下人才济济,但目前大部分都在冀州各处奔波,只有沮授被韩馥带着前去讨贼。

“是的,张郃担得先锋之任。”潘凤说道。

冀州目前的黄巾匪患还没有完全消灭,小股部队的黄巾依旧肆虐在山涧树林之中,虽然一般情况下小股部队的黄巾不可能打冀州军的注意,但有先锋开路总归是件好事。

沮授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潘凤,据他的了解,以前的潘凤虽然勇武过人(他也只是听将领们说的),但在用兵上却没有太多韬略,就算是镇压黄巾的时候也都是靠着带头猛冲直到对方军阵溃散为止。

这样的莽夫居然会做这种细致安排!

“潘将军行军有度,在下佩服。”说着,对潘凤拱了拱手。

他看不起无脑的莽夫,却尊重有脑子的莽夫!沮授觉得以往对潘凤的固有印象有些偏颇,接下来要好好和潘凤相处了,毕竟此次讨逆可不是一场简单的碾压仗啊!

潘凤砸吧了两下嘴,对着沮授点点头,心里暗骂这厮虚伪,嘴上说着佩服,崇拜值却一点也没有贡献,还不如身后那些小兵!

想到这里,潘凤开始有些怀念张郃了。

是张郃让他知道,原来有人能够一次性提供1000点崇拜值的,只可惜上好的肥羊已经被自己派出去了。

......

初平元年正月,因董卓把持朝廷,祸乱朝纲,致使天子蒙尘,百官蒙羞,故关东州郡皆起兵讨董,推举渤海太守袁绍为盟主,率领众人讨伐逆贼。

董卓听闻各路人马联合来袭,当即收拢兵力,以虎牢关、汜水关等雄关抵御联军,企图将联军拦在关外。

酸枣。

作为联军的会盟地,此处早已集结了大量的军队,那些洛阳附近的诸侯已经先一步集结了过来,战争的氛围愈发浓烈,周遭的百姓便是农忙季节也只能往其他地方逃难而去,只有少部分不怕死的继续守着田地。

会盟大营中,作为盟主的袁绍正与下方那些早到的诸侯把酒言欢,畅所欲言。

“此次由本初兄率领,我联军必然势如破竹,谅那董卓也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河内郡太守王匡说道。

王匡和袁绍曾经一同在何进麾下做事,两人曾经一起除过宦,算得上是老交情了,这次袁绍作为盟主讨伐董卓,作为老朋友的王匡肯定是鼎力支持的。

“哈哈哈,公节兄吉言,我等天下英雄共聚此处,区区董贼何足挂齿。”袁绍已经尽可能地保持自己的矜持了,但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本初兄,如今响应号召的十八路英雄已经来了九路,剩下的九路不日便会抵达,我建议本初兄尽早做出布置,等其他人都来了,队伍庞大不好指挥。”旁边一位身长七尺,细眼长髯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

“呵呵,孟德兄无需着急,我等距离洛阳较近,所以来得也快,若是换做冀州的韩文节、长沙孙文台这些人,再过十日都不一定能够会盟。”陈留太守张邈笑呵呵地说道。

曹操还想劝说一下,却见一名传令兵快速跑了上来,待到宴台前,单膝下跪。

“报!冀州韩馥率军三万前来会盟!”

“什么!”

众人一惊,张邈更是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刚才他还在说冀州的韩馥没有十天到不了这里,结果话敢说完,人家就到了!

“你没看错?当真是冀州韩文节?”

传令兵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确定道:“属下绝不会看错,就是冀州韩公!”

这下所有人都懵逼了。

韩馥的行军怎么会这么快?难道他这三万都是骑兵?

不可能啊!冀州就算有些富裕也不可能富到这种程度,充其量有五千是骑兵就不错了!

众人的惊讶倒是让一旁的曹操笑了起来:“诸位,看来各路英雄都等不及剿灭董贼了,我出去迎一迎文节兄。”

说完,大笑着走了出去。

......

冀州大营。

在盟军的安排下,冀州军已经在指定区域开始安营扎寨了。

作为随军出行的主帅,韩馥这些天其实是有些不爽的,无他,这路太赶了!

他一个斯文人,没坐马车也就罢了,结果还把他当驴赶,这一路下来就没怎么停过,如今其他路的诸侯还有将近一半没到,自己这个冀州远军却到了。

“子和,你以前都这么行军的吗?”

潘凤字子和。

大帐中,韩馥趴在床上,任由身边的亲卫给他捶肩捏腿,这一路是真的苦了他,要不是潘凤是他的爱将,他真想把潘凤吊起来打一顿,不过打可以不打,骂总能骂吧!

这不,大军刚刚停下韩馥就把潘凤给叫过来了,势要对着潘凤一顿狂喷。

看着韩馥受罪的样子,潘凤也有些不好意思。

“主公,我这也是替主公考虑啊。”

“哦?怎么说?”韩馥脸上的痛苦收敛了一些。

“主公虽然贵为州牧,但不要忘记,这次的会盟还有很多人在身份地位可以和主公平起平坐,便是那袁本初,虽然受主公管制,但对主公又有多少敬意?还有那袁术,此等人若是不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还以为主公好欺负呢!”

“这次我等行军如此之快,就是给所有人一个信号,说明主公乃是真正的仁义之士讨逆先锋,届时在场的人还有谁敢轻慢主公?”

韩馥眼睛一亮。

作为袁氏门生故吏,韩馥苦袁绍久矣。

本来作为州牧的他妥妥的袁绍上级,但因为是袁氏门生的缘故,他又不能对袁绍指手画脚,以至于袁绍一个郡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逐渐发展壮大,甚至作为上官的他只能用克扣军粮这种方式迫使其军心动摇。

说来耻辱,想想更是羞耻。

“子和此举甚佳,是我错怪你了。”韩馥感激地说道。

文人最注重的无非名声和气节,韩馥吃的了皮肉苦,却受不了袁氏兄弟的折辱,这次会盟他是为了讨贼而来,不是来给他们袁氏兄弟指手画脚的。

潘凤说得对,这一次急行军已经表明了他韩文节的决心和意志,到时候那些比他晚来的诸侯没一个能在他面前抬起头的,便是早来的袁绍等人,也不敢轻视与他!

想着想着,韩馥的脸上痛苦逐渐褪去换上了淡淡的笑容。

“报!禀主公,营外有一人自称骁骑校尉曹操说是来拜访主公的。”

韩馥看了一眼潘凤,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子和这次可是立了大功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