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一章夏洛特烦恼?

李远哲 | 发布时间:2022-07-23 06:12:18 | 阅读次数:28251

李哲喝多了,朦朦胧胧中,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坐火车去大学报到手续。他从书中铺上下去,几眼就看见了了坐在窗边的谭慧,她听着MP3去欣赏着窗外的风景。阳光撒落在谭慧的脸上,照映得她俊秀的面庞分外温婉。这一幕也深深地印在了19岁的李哲心里,多年难以忘不了的。李哲怀有他从中铺上下来,一眼就看见了坐在窗边的谭慧,她听着MP3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李哲喝醉了,朦胧中,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坐火车去大学报到。

他从中铺上下来,一眼就看见了坐在窗边的谭慧,她听着MP3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阳光洒落在谭慧的脸上,映照得她清秀的面庞格外柔美。

这一幕也深深印在了19岁的李哲心里,多年无法忘怀。

李哲怀着复杂的心情,在谭慧的身旁坐下。

“睡醒了?”谭慧摘下耳机,对他轻笑了下。

“嗯!”心不在焉应了一声。

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俏脸,李哲心里一动,直接吻了上去。

这是他曾经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谭慧的唇瓣温润柔软,触感极佳,身上还有淡淡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这梦里的触感也太真实了?

谭慧眼睛瞬间睁大,直接懵掉了!

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令她的头脑一片空白。

她竟然被强吻了!

她的初吻没了!

那个在她眼中性格内向,甚至有点懦弱的李哲,竟然敢强吻她。

直到感觉有东西在叩开她的牙关,谭慧才反应了过来,猛地将李哲一把推开。

她心有又羞、又恼、又气,满脸涨红。“李哲,你、你干什么?”

李哲闷哼一声,疼痛随之而来,口中满是腥咸。

他的嘴唇被咬破了。

“你怎么还咬人啊!”李哲下意识说,说完,他也愣住了。

这好像不是梦?

“啪!”

李哲抬起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啊!”谭慧被李哲的举动吓了一跳,原本要责问他的话也憋了回去。

不过,此刻李哲已经无暇顾及她的感受。

疼,真疼!

还真不是梦!

夏洛特烦恼?难道我重生了?

震惊、喜悦、激动,难以置信,李哲心中汹涌澎湃,各种各样的情绪在剧烈翻滚。

不行,他要冷静一下!

想着,李哲猛的地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谭慧“……”

李哲这家伙,占了她的便宜就这样跑了?

周围乘客看小情侣闹别扭一样的目光,更是让她羞愤交加,委屈的差点落下泪来。

厕所里。

李哲望着镜子里略显稚嫩的面庞,神情一阵恍惚。

浓密、有点凌乱的头发,浓眉大眼,五官端正,稍稍有些短短的胡茬。

没错,正是19时的他,年轻、阳光,朝气蓬勃。

李哲在裤兜里摸了下,掏出了一部诺基亚1100来,看了眼日期2007/9/1。

此时他终于确定,自己是真的重生了,回到了2007年9月1号,去洪城师范学院报到的火车上。

“哈哈……”

一股巨大的喜悦之情充斥在李哲的心头,无法自控,不由得肆意而笑,甚至笑出了眼泪。

谁又不想回到从前,改变年轻时的遗憾、失意和种种不幸。

何况是李哲这个被生活折磨的遍体鳞伤的人。

此时,他瞬间理解了,《夏洛特烦恼》中夏洛在重生后,为何会那样的肆意张扬。

是因为他们都被生活压抑了太久。

直到十几分钟后,李哲的心情才勉强平复下来。

回到车厢,发现谭慧的脸色冷若冰霜,望着窗外,彻底不理他了。

“这是要友尽了!”李哲心里暗想。

不过也难怪,不论哪个女生被一个自己完全不喜欢的人给强吻了,肯定都会气急败坏。

这还是两个人关系相熟,要是陌生人,被扇耳光都是轻的,弄不好还会报警,告他个性骚扰。

——谭慧。

高中三年,李哲暗恋了两年的女生。

李哲初中毕业时,几分之差没考上公立高中,不愿花高价的择校费,他干脆去了私立高中。

和一般公立高中不同,李哲所就读的私立高中,高一就开始分文理。李哲的数学和物理都属于短腿科目,深有自知之明的他干脆选择了文科。

私立高中的生源匮乏,优质生源全被公立重点高中掐尖了,而分文理科时,大部分成绩好的学生又去了理科,因此矮子里面拔高个,李哲反倒被衬的成了好学生,受到老师们的重视被重点培养。

有了自信,学习上也是突飞猛进,高考时李哲甚至拿下了本校的文科状元。

当然了,三流高中的文科状元,分数也不过将将接近一本线。

但也算是极为难得了,要知道整个高三年级,四个文科班两百多人,算上李哲一共也只有三人上了二本线,另外两人更是勉强过线。

李哲要不是数学“短腿”,高考150分的卷子,只拿了90分勉强及格,不说985、211上一本线绝对轻松。

谭慧是在高二时,由于物理跟不上,才从理科重点班转到李哲他们文科重点班的。

因为两人都是班上的尖子生,常常聚在一起讨论问题,慢慢时间久了,李哲就对这个清秀、文静的女生产生了好感。

当时谭慧是住校生,李哲是走读生。学校的伙食差,因此李哲每天都会早起,买上谭慧喜欢吃的早餐给她带到学校去。家里有了什么好吃的东西,李哲也都会谭慧留出一份来。每逢班级劳动时,谭慧的那份伙计,李哲更是都抢着干了。

单纯如他,喜欢一个女生,唯一的表达也仅有对她好。

李哲表现得如此明显,同学们也都不是傻子,几乎整个年纪的人都知道他喜欢谭慧,班上的同学也总是开玩笑的把俩人往一对上去起哄。

高中时的李哲相信,谭慧是知道他喜欢她的。

也相信,谭慧对他是有好感的。

所以,在高考后得知了谭慧填报了几千里之外的洪城师范学院,李哲干脆也跟着修改了志愿,放弃了更近、更好的哈市师范大学,也选择了洪城师范学院。

李哲当时想法太简单了,认为远离了家乡,远离了亲人,两个人一起漂泊在外,彼此互相依赖,互相依靠,感情逐渐升温,两人走到一起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

多年以后,当李哲再回想起这段悲催的暗恋,他真想狠狠踹过去的自己几脚。

为了感情放弃前途,已经是够蠢够傻了,更关键的是人家女孩根本不喜欢你。

想想自己年轻时感人的情商,李哲都忍不住捂脸,简直不忍直视。

被自己蠢哭了。

说起来,谭慧也不是那种绿茶女孩,只是有点女孩的小心机,懂得利用自己的外貌优势。

在意识到李哲的好感后,相处时谭慧都会去保持一定的距离感,李哲帮她带的早餐,她都给钱了,李哲经送吃食给她,她也时常给他买零食和饮料,有来有往,从不占他便宜。

只要不傻,就会明白俩人没戏。

也只有李哲这傻子,才会将人家撇清关系的举动,误认为好感。

“其实,你在人家心里连好朋友都不是,只是关系比较好的同学罢了!”李哲在心里暗暗自嘲。

关系比较好的同学,是李哲对于两人此时的关系定位。

不对,在他强吻之后,估计只能成为路人了。

……

“各位旅客,列车即将到达终点站——洪城。请下车旅客,提前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包裹,做好下车准备,感谢乘坐本次列车。祝您...”

一个多小时后,8点50分,列车准时抵达洪城车站。

旅客们纷纷开始下车,李哲帮谭慧把行李箱从货架上取下来,谭慧却毫不领情,从他手里抢过行李箱,转身就走。

李哲看着谭慧的背影渐渐走远,摇了摇头,就这样结束也好。

按道理说,他占了人家女孩便宜,应该道个歉,说声对不起。

但李哲就是不想道歉。

曾经的他看不出来,但如今的李哲却知道,谭慧在他面前,有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深情就该被轻视,被当成舔狗?

占她点便宜怎么了?让她反感怎么了?

李哲上一世就是太老实,太傻,总是为别人着想,考虑别人的感受,所以才活的那么累,那么窝囊。

可是谁又考虑过他的感受?

上一世的教训告诉李哲,越懂事越没人疼,越老实越挨欺负。

一个坏人做了一辈子坏事,做了一件好事,叫浪子回头,一个好人做了一辈子好事,做了一件坏事,叫原形毕露。

上一世李哲一直是个好人,可他最终还是“原形毕露”了,在前女友面前,在朋友面前,甚至在父母面前都“原形毕露”了。

更可笑的是,他却从没做过坏事!

你是好人,就要一直妥协、退让,稍有违逆,就万恶不赦。

坏人可以活的理直气壮,好人却活的小心翼翼。

有幸重生,李哲想换个活法。

活的肆意一点,洒脱一点。

别人爱咋想咋想,爱咋看咋看。

宁做坏人,也不做好人,宁做渣男,也不做老实人。

李哲拖着行李箱,走下了火车,意外的发现谭慧又掉头走回来了。

谭慧今年刚满18岁,比李哲还小上一岁,但远比他成熟的多。她很清楚,李哲喜欢自己,心里却并不在意。

李哲人是不错,对她也很好,但并不意味着适合做男朋友

谭慧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李哲根本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她对李哲的定位也只是同学,关系好一点的同学而已。

李哲不表白,她就当做不知道,等高中毕业后,大家天各一方,关系自然就断了。

谭慧没想到的是,李哲竟然会为了自己修改志愿。

李哲自以为是的做法,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后悔没早点和他说清楚。

此时再说,又显得她很绝情似的。

谭慧决定温和一点,别伤人太深,以后减少联系就好了,反正两个不在一个专业,见面的机会也不太多,感情慢慢也就淡了。

但让谭慧万万没想到的是,刚刚李哲居然敢强吻她!

对他的那点好印象,彻底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有反感和厌恶。

她也再也不想见到对方。

不过,一想到李哲占了她便宜,却没有丝毫歉意,谭慧就意气难平。

她决定不再留面子,跟李哲摊牌,把事情都讲清楚,彻底做个了断,也省着以后他在学校再纠缠自己,于是又风风火火的返了回来。

谭慧冷着脸走到李哲面前。“李哲,看在同学一场的情分上,刚才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我想告诉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李哲打断了她的话:“你是不是想说,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适合,行,我知道了。其实,仔细想想,我也觉得我们不太合适,所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纠缠你的。还有,如非必要,在学校就尽量少见面吧,我想你也不想见到我。”

“好了,事情都说清楚了,那我就先走了,我们就此别过。”说完,李哲对谭慧笑了笑,直接拖着行李箱大步往站外走去。

谭慧“……”

李哲抢先把她说的话全说了,让谭慧感觉一拳打到了空气里,更是气不顺了。

本来是她找李哲划清界限的,结果反倒弄得她好像被李哲甩了一样?

谭慧对着他的背影气愤道:“那你为什么要吻我?”

听到身后的声音,李哲的身形顿了顿,继续往前走。“没有为什么,想吻就吻了,你就当我是见色起意吧!”

谭慧愣住了。

想吻就吻了?见色起意?

这绝对不是她熟悉的那个李哲,内心腼腆的他说不出这么无耻的话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