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功勋

布丁三分甜 | 发布时间:2022-07-24 | 阅读次数:12772

“你先天不足,根骨有缺,”顾旭的顶头上司曾对他说,“仅有修到第七境,才能蜕去凡胎、重新塑造身躯,从根本上问题问题。”“大人,这很难吗?”“大齐立国六百年,从来没有有人能在三十10岁前修至第七境。”“前无古人,不代表中国后无来者,”说话的时,顾旭目光炯炯,笑容“大人,这很难吗?”。...

“你先天不足,根骨有缺,”顾旭的顶头上司曾对他说,“只有修到第七境,才能蜕去凡胎、重塑身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大人,这很难吗?”

“大齐建国四百年,从未有人能在三十岁前修至第七境。”

“前无古人,不代表后无来者,”说话时,顾旭目光炯炯,笑容灿若朝阳,“我想试试。”

“小子,我知道你悟性不错。但修为这种东西,终究是靠时间和资源堆出来的。你看看,现在大齐王朝最强的那几位,皇帝陛下、五方圣人……都是背靠大宗门大家族,修行了好几十年。”

“我知道希望渺茫,但我不想英年早逝。反正……成功血赚,失败不亏,对吧?”

上司叹了口气,望向顾旭的眼神中充满怜悯。

从那以后,顾旭几乎把自己的全部时间精力投入到修行之中。

别人吃饭的时候他在修行,别人睡觉时候他在修行,别人结伴去郊游时候他也在修行。

此外,他还比别人更频繁接任务外出杀鬼,只求获得尽可能多的功勋,从而换取丹药、法宝等修行资源。

十三年太短,而第七境太遥远。

他必须只争朝夕。

…………

咚!咚!咚!

午夜的钟声悠然响起。

此时整座沂水县已陷入沉睡,唯有巡夜的打更人提着灯笼,拿着锣和梆,一边“咣咣”地敲,一边声音沙哑地反复喊着“关好门窗,不要外出”。

顾旭踏着凹凸不平的青石路面,沿着逼仄的小巷前行数十步,拐过几道弯,便来到宽阔的大街。

这条街叫做“正气街”,是一条纵贯沂水县南北中轴的主干道。

两座庄严肃穆的建筑矗立两侧,隔街相望。

东侧是处理世俗事务的县衙门。

西侧是驱魔司的衙门。

县衙门外摆着两座獬豸石像,象征清正廉明、执法公正。

驱魔司衙门外则摆着两只石狮子——准确来说,应该称它们为“狻猊”,代表“威武无畏”,在风水中也有辟邪挡煞的作用。

由此可见,在大齐王朝,由修行者组成的“驱魔司”地位崇高,与世俗机关算是平起平坐。

它直接向皇帝负责,六部、内阁、军队皆不得干涉。

顾旭从两只狻猊雕像穿过,登上石阶,步入驱魔司的大门。

门内油灯昏黄。

有一人在油灯下伏案工作。

那人身形削瘦,头戴乌纱帽,身着绣有日月星辰图案的黑色长袍——

正是顾旭的顶头上司,沂水县驱魔司知事陈济生。

“知事”是一个正七品官职,总揽一县降妖除魔的所有事务,可以理解为驱魔司驻沂水县办事处主任。

而陈济生身上的服饰,便是驱魔司的制服。

在大齐王朝,文官袍服上绣禽,如仙鹤、锦鸡,以示文明;武官绣兽,如狮子、虎豹,以示威猛。

驱魔司制服绣日月星辰,则是因为很多鬼怪都畏惧光。

因此又被称作“七曜服”。

当然,像顾旭这种不入流的小吏是没资格穿它的。

尽管身为领导,但陈济生平时很少摆架子,对于顾旭而言更像是个亲近而严格的师长,经常给他传授修行方面的知识。

顾旭走到陈济生的书桌旁边,微微颔首道:

“陈大人,我回来了。”

“鬼怪都解决了?”

“是的。”

顾旭一边说着,一边取下腰上的玉佩,放在书桌上。

他伸出食指,在玉佩上轻敲两下。

玉佩大放光芒。

顾旭与魑魅战斗的整个过程,俱以投影的形式,重现在陈济生的面前。

——这玉佩是驱魔司特制的法器,人手一个。

它的作用类似于摄像机,能够录制整个任务执行过程的影像。

这些影像有两个作用:

第一,计算功勋,避免冒领或谎报功劳;

第二,作为驱魔司研究鬼怪的重要资料。

陈济生眼角余光瞥向投影。

他手上仍然拿着毛笔,没有停下批阅公文的动作。

几秒钟后,影像结束。

但陈济生似乎还未完全看清楚。

“这就没了?”

“没了。”顾旭回答。

“真短。”

“没办法,那些鬼怪太弱了。我还没发挥出两成实力,它们就全没了。”

“你这小子,真是一点也不谦虚。”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

“哦,那你再放一遍给我看看。”

顾旭又在玉佩上敲了两下。

这一回,陈济生放下毛笔,坐直身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影像。

起初他面色平静,然后微微眯起眼睛。

“你用的是什么符?”

“太上北极镇魔杀鬼符,”顾旭回答,“陈大人,这还是您两个月之前教我用的。”

“呵,杀伤力这么强的杀鬼符,我可没教过你。”

“我只是在原有基础上,做了一点点改动。”

“一点点?”陈济生冷哼一声。

顾旭微笑不语。

在大荒,符箓号称“神仙的语言”,是修士沟通天地大道的媒介,一向以门槛高、难掌握出名——它复杂多变、玄乎莫测,需要极高的悟性、聪慧的头脑和长年累月的练习。

因为符道学习过程枯燥乏味,见效缓慢,曾劝退成千上万的修行者——他们声称,真男人就应该拿着砍刀和大锤,勇敢地冲在最前面,不服就是干;只有怕死的怂蛋,才只敢躲在后面远远地丢符纸。

当然,这只是失败者的借口罢了。

大齐王朝的国师就是一位杰出的符道宗师。

他曾经以天地为纸,以真元为墨,凭空画出一座方圆百里的囚笼,轻描淡写便封印了一只“凶神”级的恶鬼。

可没人敢说他是怂蛋。

因为顾旭体质虚弱,无法舞枪弄剑,所以陈济生曾手把手地教过他画一些简单的符,希望他在恶鬼面前有自保的手段。

可不到两个月,这小子就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毕竟陈济生是个剑修,符道方面也只懂点皮毛,没法教他更多的东西。

顾旭那可怕的进步速度,以及那天马行空的创造性思维,常常令陈济生惊讶不已。

“这真是天妒英才啊……”

每当看到顾旭出色的表现,再想到他短暂的寿命,陈济生都会感到无比惋惜。

如果这小子身体能健壮一些,能多活三十年,说不定真能突破第七境,成为驱魔司未来的司首……甚至渡过天劫,飞升成仙,摆脱无边苦海……

唉,可惜,可惜……

“好吧,先说正事。你这回杀了四只‘魑魅’,一共可以获得四十功勋,”望着顾旭清癯俊秀的面庞,陈济生叹了口气,说道,“截止到现在,你一共积攒了三百一十五功勋。

“有没有什么想要兑换的东西?还是跟上次一样,用三百功勋兑换一瓶‘静心丹’?”

“是的。”顾旭回答。

陈济生在一张纸条上写下“静心丹”几个字,然后龙飞凤舞地签上自己的大名,连同玉佩一起递给顾旭。

“自己去库房取吧!”

“多谢陈大人!”

“另外,顾旭,那边柜子里还有一盒银耳、一筐鸡蛋、一盒枸杞,是最近我亲戚送来的。我用不上。你身体太虚了,拿去补补吧!”

“陈大人,这不必了吧——”

“——我让你收着你就给我收着!”陈济生霸道地打断了他的话。

顾旭点了点头,无奈答应。

《论遇到一个霸道上司是什么体验》

顾旭:吃早饭几乎从来不需要自己花钱,两个月能省一贯铜板,真是太棒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