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六章 破镜

布丁三分甜 | 发布时间:2022-07-24 | 阅读次数:3787

驱魔司的古籍中曾详细记载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女子因丈夫出外参军,独守空闺。满腔忧愁无人倾诉,没办法对着铜镜默默的流眼泪。却随着时间的流逝,她隐隐约约会觉得,镜里的自己好像变的越发很陌生。特别是每天白天油灯昏黄的时候,那镜像放佛正用一种阴森森的眼神满腔忧愁无人倾诉,只能对着铜镜默默流泪。。...

驱魔司的古籍中曾记载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女子因丈夫外出从军,独守空闺。

满腔忧愁无人倾诉,只能对着铜镜默默流泪。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她隐隐约约觉得,镜中的自己似乎变得越来越陌生。

尤其是每天夜里油灯昏暗的时候,那镜像仿佛正在用一种阴森森的眼神盯着她,令她整个人瘆得发慌。

她曾向亲友写信表达自己担忧的心情。

但亲友们都认为这纯属她胡思乱想。

直到有一天深夜,她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敲击金属的清脆声响——那声音不是从门外传来,而是从镜子里面传来的。

只见她的镜中倒影表情狰狞,正在用脑袋一次又一次撞击着镜面,似乎想要挣脱镜子的束缚,从里面逃出来。

女子当场被吓得晕了过去。

醒来后,她从寺庙里找来一个和尚,替她作法驱邪。

那和尚声称,铜镜中确实潜藏着一只恶鬼。

它能幻化成人的倒影。

只要照镜子的时候与它对视,它就会悄无声息地吸食人的魂魄,借此壮大自身的力量。

那和尚对她说:“还好你及时找到我。不然的话,只要再拖上几天,你就会被镜中恶鬼吸成一具干尸。”

女子惊恐不已,立刻请求和尚施展法术,驱除鬼魅。

——以上内容摘自《大齐怪异志·镜鬼》,作者不详。

…………

顾旭站在铜镜面前,与镜中的自己相互对视。

只见那镜中倒影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伸出拳头,敲击镜面。

当!当!当!

每一次敲击,铜镜表面都会出现一道浅浅的裂痕。

暗红的血滴从裂痕中缓缓渗出,沿着镜面滚动流淌,然后滴落在地,汇聚成深红色的小水塘。

嘀嗒,嘀嗒。

“啊——”

看到这惊悚的一幕,矮胖男孩王贵财不由自主发出一声尖叫,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门槛上。

顾旭却毫无惧色。

甚至,他的内心深处还有一点小小的期待——

如此有趣的鬼,他可好久没见过了呢!

正适合拿来做小白鼠。

想到这里,他从衣兜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太上北极镇魔杀鬼符”,默念咒文,朝铜镜轻轻抛去。

这一回,顾旭吃一堑长一智,一次性只敢掏出一张“杀鬼符”。

他害怕这“杀鬼符”威力太高,一不小心就把这得之不易的“小白鼠”秒杀了,导致他无法获取有效的实验数据。

符纸落在镜面,迸发出绚烂火花。

刹那间。

屋子里大放光芒。

日出天地正,煌煌辟晨曦。

王贵财瘫在地上,仰头望着这震撼的一幕。

“这就是驱魔司的修行者吗?”男孩发自内心地感叹道,“好厉害!”

王贵财很小的时候曾经听父亲说过,驱魔司的修行者都是黑夜里降妖除魔的英雄。他们会神奇的法术,连鬼怪都惧怕他们。

王贵财一直对此将信将疑。

直到今天,当他亲眼目睹这耀眼的光辉时,他才真正感受到驱魔司修士的强大。

顾旭那天神下凡般的背影,已经牢牢印刻在他幼小的心灵之中。

片刻后,光芒散尽。

一切恢复如初。

而那面诡异的铜镜,却已经碎成两半,被烧得焦黑无比。

顾旭站在原地,望着铜镜的残骸,轻轻摇了摇头,遗憾感叹:“就这?”

这镜鬼实在太让他失望了。

然后他从衣兜里掏出小册子,迅速记录道:

“实验时间:天行二十三年九月十六;

“实验内容:对改良版‘太上北极镇魔杀鬼符’进行伤害评估;

“实验对象:’镜鬼‘(估测为’游魂‘级);

“实验结果:三秒蒸发;

“实验结论:在改良版’杀鬼符‘面前,一切’游魂‘级恶鬼都是纸老虎。”

大齐王朝驱魔司根据危险程度,将鬼怪分为四个等级:“游魂”、“野鬼”、“恶灵”、“凶神”。

在此之上,还有一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鬼王”级别,据说能够统御万鬼,把人间变成冥界。

其中,“游魂”指没有完全形成灵智的、实力较弱的鬼怪。

它们或许会对普通人造成一定的威胁,但对于修行者来说并不难解决。

因此,轻描淡写消灭“镜鬼”之后,顾旭一点也不感到骄傲。

欺负弱者,可没什么了不起的。

只是这个时候,顾旭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

既然这“镜鬼”实力这么弱,为什么驱魔司要提供足足二百四十功勋作为奖励?

那可是要杀死十二只魑魅才能获得的报酬啊!

要知道,驱魔司有不少擅长天机推演之术的高手,在评估任务难度方面极少出错——当然,天机术是有局限性的,不可能获得关于鬼怪的全部确切情报,也存在着被干扰的可能性。

而且,杀死镜鬼的过程实在太过于顺利,与顾旭“初有不顺,但终可解困”的占卜结果完全不符。

这个任务,真的如此轻松吗?

顾旭微微眯起眼睛。

望着这座阴气弥漫的宅院,他的脑海中冒出一个更加大胆的猜测。

…………

与此同时。

时小寒翘着二郎腿,怀里抱着大刀,背靠软垫,慵懒地坐在一把太师椅上。

她这副惬意的模样,与宅院里阴晦钝重的气氛格格不入。

她在等待顾旭喊“女侠救命”。

在杀鬼如麻时女侠的剧本里,高手永远是在最关键时候登场的。

轻易出手无法体现她的实力。

只有解决别人无法解决的困难,才能凸显出她的强者风采。

不知不觉间,时小寒在脑海中构想出了一场“英雄救美”的精彩好戏,嘴角不由自主微微上翘,露出愉悦的笑容。

不可否认,无论是她的战斗力,还是顾旭的颜值,都很配得上“英雄救美”这个词。

就在这时候,顾旭从东厢房施施然走了出来。

他面色平静,步履从容,青色长衫一尘不染,好似在自家后院悠闲散步。

而那矮胖男孩王贵财则紧紧抓着顾旭的衣袖,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脸色如尸体般惨白,显然对刚才的场景心有余悸。

“遇到麻烦了吗?”时小寒抬头看向顾旭。

“还好吧,已经解决了。”

“这么快?”

“不是我快,是那鬼不太行。”

时小寒坐直身子,不满地哼了一声:“你真是个混蛋,竟然不给本女侠留一个为民除害的机会!我上周去青州府兑换的《霸王刀法》,至今还没有用过呢!”

“女侠息怒,”顾旭知道她在开玩笑,“那种不堪一击的弱鬼,可配不上你的《霸王刀法》。”

“确实。”时小寒点了点头,毫不谦逊地赞同了他的说法。

这时,王财主的遗孀王夫人端着两杯热腾腾的茶水,走到他们面前,微微颔首道:“时女侠,萧公子,感谢二位出手相助。亡夫的在天之灵终于能安息了。”

她的声音哀婉动听,柔中带媚,每一个男人听见,都会不由自主心生怜爱。

只是,她虽然嘴上说着“亡夫”,目光却悄悄瞥向顾旭,仿佛痴迷于他俊朗的容颜。

顾旭淡淡一笑。

王夫人异样的动作,证实了他心头的猜测。

镜鬼只是开胃小菜。

至于真正的BOSS,其实……

“王夫人不必客气,”顾旭接过茶杯,礼貌地说道,“事实上,杀死您丈夫的真凶尚未伏诛,我们的任务仍在继续。”

“真凶?”王夫人的脸色闪过一丝紧张的神色,“那恶鬼不是刚刚已经被您消灭了吗?”

时小寒和王贵财也同样用诧异的眼神望着他。

只见顾旭轻笑一声,继续说道:“镜鬼只会吸人魂魄,却不会吃人心脏。然而王贵财却告诉我,他的父亲是被鬼挖出心脏而亡——也就是说,真正的凶手另有其鬼。

“您觉得我说的对不对,王夫人?或者,我现在应该称呼您为……画皮?”

…………

注释:

(1)“日出天地正,煌煌辟晨曦。”——唐·皎然《效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