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三章 裴大胆

懒人zero | 发布时间:2022-09-20 21:08:31 | 阅读次数:6668

“……”缄默的凝望着淡定的裴文德,老伯、或是说厉鬼的脸色在这一刻彻底沉了下去。“后生,你那就都了明白我也不是人了,还敢这么故意挑衅我?”再也也没也没掩藏自己的必要,抬头一看厉鬼语气沉郁的抬头来。本来饱含血色的脸庞也一瞬间变为了青灰色,连同着表情也变的狰“后生,你既然都已经知道我不是人了,还敢这么挑衅我?”。...

“……”

沉默的凝视着淡定的裴文德,老伯、或者说伥鬼的脸色在这一刻彻底沉了下来。

“后生,你既然都已经知道我不是人了,还敢这么挑衅我?”

再也没有伪装自己的必要,只见伥鬼语气阴郁的抬起头来。

原本充满血色的脸庞也瞬间变成了青灰色,连带着表情也变得狰狞了起来。

就好像埋在地下很久的尸体,哪怕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之下,伥鬼身上的那股阴森之气都无法彻底消散。

而这也从侧面说明眼前这只伥鬼并非什么普通的厉鬼冤魂,而是类似于妖怪一样的特殊鬼怪。

“挑衅?”

盯着已经露出真面目的伥鬼,只听裴文德忽然嗤声笑道。

“不,我只是相信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常言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尤其是在大白天的情况下,如果你真的无所畏惧的话,又怎么会用‘骗’而非‘抢’的方式来欺瞒我呢?”

话及至此,裴文德又点出了伥鬼不经意间暴露出了另一个“弱点”。

“况且,你放着这条道上这么多的行人不骗,偏偏盯上我?”

“而且还冒着和另外一群鬼怪‘抢食’的风险?”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我的‘魅力’大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裴文德明显看到伥鬼的表情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在内心深处也不禁长长的松了口气。

“不,这只能说明你们在有意识的挑选落单的行人,而非那些成群集结的乡众。”

裴文德知道自己猜对了,眼下这只伥鬼或许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恐怖。

在这里,裴文德又不得不感谢老和尚没有在自己年幼的时候隐瞒超自然力量存在的事实,不然他还真没勇气面对伥鬼这种完全未知的存在。

饶是如此,裴文德现在也已经脊背发凉,冷汗淋漓了。

“就算你已经猜出了些许‘真相’又怎么样?你难道没注意到你已经偏离了大道吗?”

伥鬼此话一出,还在思考该怎么对付对方的裴文德顿时愣住了。

因为他这才注意到,就在自己进行思考的这会儿功夫,已然被伥鬼悄悄的带离了官道,来到了一条十分偏僻的小道上。

【等等,情况好像有点不对!】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身体比脑子更快反应过来的裴文德立马转身逃跑了起来。

在裴文德的概念中,就算伥鬼再怎么弱,那也是远超常人想象的鬼怪。

裴文德可不认为自己能够赤手空拳的打翻一只鬼怪,换自家那老和尚来还差不多。

或者说,哪怕伥鬼并不比普通人强多少,裴文德也不打算冒风险去和它正面硬刚。

只要跑到人多的地方,眼下这只伥鬼自然而然就构不成威胁了,根本没必要与对方拼命。

然而,经验丰富的伥鬼又怎么可能放过送到嘴边的食物呢?

“现在才想跑?晚了!”

瞬间洞察了裴文德的意图,只听伴随着一声怒吼,狰狞的伥鬼猛地扑向了裴文德,而且速度远比他想象中要快得多。

撕拉……

电光火石之间,避无可避的裴文德本能的一个回身闪避。

只是出乎伥鬼预料的是,裴文德的脸上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惊恐,反而露出了些许恍然和坚毅的神色。

“等等,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好像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给我制造恐惧?”

这是裴文德在转身逃跑的那一刹那,灵光一闪突然意识到的。

不管这意味着什么,都说明自己要是能够克制内心正在蔓延的恐惧,对伥鬼来说应该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尤其是在逃无可逃的情况下,本就不缺乏胆色的裴文德选择孤注一掷,冒着被伥鬼抓伤的风险,猛然挥拳打在了它的脸上。

“你难道不知道兔子急了都还咬人的吗?”

声音并不算洪亮,但伥鬼却从裴文德的语气中听出了某种程度的兴奋。

“什……”

触不及防之下,完全没想到有人敢反抗自己的伥鬼被一拳正中面门,然后硬生生被打翻在地。

嘭!

伴随着重重的落地声,还没来得及从疼痛中回过神来的伥鬼,就又被紧跟上来的裴文德狠狠的补了一脚。

“搞了半天,原来只是个徒有其表的样子货!”

根本不给伥鬼任何一点点反抗的余地,裴文德顺势以一记标准的地面擒拿控制住了对方的身体,然后再次给予了对方一记重磅的头槌。

砰!

这一次,从来都没遇到过像裴文德这种“傻大胆”的伥鬼彻底懵了——这可能是它“做鬼”生涯中首次被人类给暴打。

在以往的每一次“捕猎”过程中,只要自己露出真面目,那些人类不是被吓得屁股尿流,就是转身落荒而逃。

裴文德前面的表现的确很符合“正常”情况,哪怕这次的暴露是对方猜出了自己的身份,可这并不影响接下来的剧情走向。

直到裴文德转身暴打自己之前,伥鬼都不认为这次的“捕猎”会和之前有什么区别。

“啊!”

又是一记头槌砸在了伥鬼的脸上,从懵逼中缓过神来的它发出了自己做鬼生涯中的第一声惨叫。

“后生!你这是在找死!”

就像裴文德之前说的那样,兔子急了都还咬人呢!

更何况伥鬼还不是什么兔子,而是一只货真价实的鬼怪。

因此在被裴文德一连串爆锤之后,伥鬼也顾不得直面血气充沛的悍勇之辈会对自己造成怎样的伤害,反嘴就咬上了对方的小臂上。

“啊!”

这次轮到裴文德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了。

就仿佛大夏天的被一桶冰水当头浇下,裴文德只觉得自己的每个毛孔都在呻吟,原本因为恐惧和亢奋而沸腾的热血更是瞬间凉透了。

寻常人类能够与妖魔鬼怪相抗衡,凭借的就是其一身不凉的热血。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那一腔热血就是鬼怪们害怕的东西了。

恰恰相反,只要不是那些将一身热血横练成煞气的百战老兵,青少年男子的心头热血反而是众多妖魔鬼怪最佳的“血食”。

毫无疑问的,裴文德现在就被伥鬼利用身上的阴气,浇灭了他心口的那抹热血。

毕竟胆子大归胆子大,从没有真正与鬼怪交过手的裴文德终究经验不够,一时不察陷入了完全被动的局面。

—推荐票—/—月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