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六十九章 蓝色品质,果真不差

凤嘲凰 | 发布时间:2022-09-21 15:54:21 | 阅读次数:2536

人最不经念着,前天陆北在被窝里心心念着狐三,这货第二天一大清早就上了门。速度之快,放佛九竹山也有玄阴司的眼线。推门而出的陆北刚跨出一只脚,便看见了了笑眯眯的狐三,一一抬手一拱,客套道:“哎呀,竟玄阴司的青卫大人,什么不正之风把你吹来了?”“此言差矣速度之快,放佛九竹山也有玄阴司的眼线。。...

人最不经念叨,昨晚陆北在被窝里心心念着狐三,这货第二天一早就上了门。

速度之快,仿佛九竹山也有玄阴司的眼线。

推门而出的陆北刚迈出一只脚,便看到了笑眯眯的狐三,抬手一拱,客气道:“哎呀,竟是玄阴司的青卫大人,什么不正之风把你吹来了?”

“此言差矣,分明是羽化门的歪风邪气把我引来了,某家身为朝廷命官,保一方平安责无旁贷,岂有不来之礼。”狐三回礼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在大胜关的时候,每夜路过云水楼,都能看到达官贵人便服进出,原来还有这层深意,是我格局小了。”陆北恍然大悟。

“那我走?”

“别,传出去说我不懂待客之道,进来再唠一会儿。”

陆北抬手做请,狐三笑呵呵走入:“老弟,我刚去了趟四荆峰峨眉派,那里的掌门和你同名同姓,你说奇怪不奇怪?”

“确实奇怪,不瞒老哥,我因这事颇为烦恼,昨个儿一时兴起,改名叫了陆北。”

“这如何使得,姓名父母所取,岂能说改就改。老弟拉不下脸,为兄帮你一把,带兵抄了峨眉派,以后你还叫丁磊。”狐三仗义道。

“过段时间吧,丁掌门昨天才收了我一笔钱,等他把事情办完再抄。”

“那就过段时间。”

两人边走边聊,走过前院,狐三见一派商铺货架,很是不解。

三清峰这座破山头,灵气淡出鸟,猪住十年都得饿死,做哪门子生意?

不知陆北哪根筋搭错,狐三懒得去问,进入后院,见散步活动筋骨的佘儇,当即眼前一亮,送上一波助攻:“陆老弟,你还真把你家小姐救了出来,生死不离,可歌可泣,这份情义,不成亲很难收场啊!”

“快了快了,我俩两情相悦,不日便喜结连理,届时少不了老哥你的喜帖,人不来没关系,红包一定要到场。”陆北大笑出声,朝佘儇递了个眼神,二一添作五,红包分她一半。

佘儇翻翻白眼,也不散步了,转身走进屋,砰一声将房门死死关上。

什么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想和她把名字写在一张红纸上,呸,做梦去吧!

假成亲也不行!

“老弟,看弟妹的态度,婚期遥遥无期啊!”

“不妨事,不影响收红包。”

陆北带狐三来到树下,两人围坐石桌,他出了名的快人快语,不懂含蓄那一套,直接朝狐三胸口摸了过去。

据他对‘形幻’技能的使用分析,可以变出原本没有的东西,但无法隐藏原本存在的东西,换言之,狐三是男非女,不存在女扮男装。

当然,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他窃取的‘形幻’技能,受当时‘血巢’技能等级限制,功能不全,满级会是另一种变化模式。

但不管怎样,摸就摸了,反正他不吃亏。

“老弟还是这么猴急。”

狐三嘿嘿一笑,猛然间发现了什么,诧异道:“厉害,你抱丹期了?”

“嗯,陷龙阵中得灵气馈赠,收获颇丰,半个月巩固境界,顺理成章进入抱丹境。”陆北随口回道,没能摸到奖金,态度瞬间冷淡下来。

不远处的房中,靠在窗边偷听的佘儇咬紧嘴唇,盘膝坐好静心修炼。

“老弟真是好资质,不像我,同样在陷龙阵中得了好处,突破先天境却还要等上数月。”狐三唏嘘一声,袖口摸出锦盒,放在桌上朝陆北推了过去。

这么小一盒子,打发要饭的呢?

陆北打开锦盒,见一枚朴实无华的黑色乾坤戒,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开。

不错,是个好宝贝。

以狐三的奸诈狡猾,陆北深信这枚乾坤戒被留了后门,即便如此,他也馋,乾坤戒的安全性和加密程度远超乾坤袋,死守乾坤袋绝非明智之举,万一哪天掉落了……

便宜NPC,陆北寝食难安。

便宜玩家,陆北死不瞑目。

不就是有后门嘛,先用着,等过段时间他能自己炼制乾坤戒,把这枚黑色的卖给峨眉派丁磊,转手赚他一笔。

黑色乾坤戒暂未认主,陆北取出一柄纯白直刀,出鞘仔细观摩了一会儿。

刀身尺寸和乌金直刀一般无二,仅颜色有所差别,十有八九是照着乌金直刀锻造的,因材质的缘故,重量质感颇佳,非常适合陆北现在的力量属性,至于锋利程度……

他掌心拂过,一缕殷红滑落,滴在了乾坤戒上。

蓝色品质,果真不差。

“好刀。”

陆北收刀入鞘,从乾坤戒中取出一捆银票,心头一突:“这么多?”

不吹不黑,不哄抬物价,这捆银票足够大表哥大肆挥霍,一年调度十来次,选一个最满意的地方为官。

考虑到卫茂志高行洁,不受嗟来之食,主动送钱只会换来拒绝加呵斥,他就不自讨没趣了。

下次,等再借锁子甲的时候,为其凑个整数。

“这也叫多?呵呵,老弟,不瞒你说,咱们玄阴司待遇老好了。随便挂个闲职,一年便有大把银饷,老哥我这样的青卫,想点卯就点卯,想缺勤就缺勤,逢年过节还奖励一次带兵抄家。”

见鱼儿上钩,狐三不禁眉飞色舞,递了个大家都懂的眼神:“怎么抄,抄多少,陆老弟,你是明白人,我就不点破了。”

什么鬼,别开口闭口就咱啊咱的,那是你们玄阴司!

陆北心头鄙夷,严肃脸点头:“咱们玄阴司就发了这点奖金……不对劲,你帮我查查,是不是有奸贼克扣了我的好处?”

“啥,你刚刚不还说多吗?”

“我是说银票多。”

陆北一脸淡泊名利,理所当然道:“吾辈修行中人,不说视钱财为粪土,但也称其为身外俗物,银票多有什么用,能买到修为吗,能买到法宝吗,能买到九转培元丹吗?”

狐三直翻白眼,不想听陆北鬼扯,既然鱼儿已经上钩,他今日任务算是完成,拱拱手便要离去。

刚走没两步,迎面见到端着茶壶走来的斛郬,下意识停下脚步,绕其转了两圈,口中啧啧有声:“老弟,挺会玩啊!但丑话说在前头,豢养妖宠淫乐犯法,按武周律,最重可判充军边疆!”

“满口胡言,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陆北撇撇嘴,拉过一脸好奇的斛郬,在她脑袋上揉了揉,立起一根呆毛:“斛郬是我羽化门二代弟子,我代师收下的师妹,有大胜关户籍为证。”

“在哪?”

“我正要出门去办,给你拦了回来。”陆北两手一拍,很是无奈。

这次真没骗人,给斛郬上户籍,不用大老远跑一趟大胜关,人家也懒得搭理。找大拓峰黄贯黄盟主即可,九竹山一系将斛郬登记在案,自有户籍证明发下。

陆北的回答令狐三颇为不满,皱眉道:“老弟,要是别的女妖,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见,但狐妖不行,家母若是知道我有个豢养狐妖的朋友,肯定会剥了我的皮。”

你老母……

陆北双目微眯,试探道:“敢问京师狐二和老哥什么关系?”

没穿越前,陆北给上司练号,一直在武周都城做任务,对狐二的艳名耳熟能详。

虽没当面见过,但官方论坛里有高玩截图,容貌国色天香,身段人间尤物,和帝师太傅并称倾国,出圈到网络上到处是她的本子。

说来惭愧,陆北也曾批判过。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被热心网友欺骗,小手一抖,误入了一个神奇的网站。

“啊,我娘的名声都传到琅瑜县了?”狐三直呼不可思议。

“敢问令堂做的什么生意?”

陆北眉头一挑,没别的意思,单纯好奇。

官方论坛上,倾国二人组的热度居高不下,不只是他,很多人都想不通,商贾身份的狐二凭什么和帝师太傅齐名。

要说模样艳压群芳,京师勾栏之地,色艺双绝的美人不再少数,捧她们的香脚达官贵人更是多如过江之鲫,这么大一股力量都没把狐二拉下头榜……

就很离谱!

而且,陆北记得很清楚,官网上有高玩标注,狐二单身独居,并无儿女,乃京师第一富婆。

哦,这个问题简单,没有他插入,狐三十有八九要死在陷龙阵,狐二没了拖油瓶,自然就成了单身。

“不能说,老弟若想知道,随我去玄阴司住上一段时间,看你表现,若能过了我这一关,我亲自引荐你和我娘见一面。”狐三正式作出邀请。

陆北:“……”

恕他想歪,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

献祭一本新书,取其气运,助我乘风。

书名: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有过港宗两万定的成绩,新书追读不少,传送门在作家的话,喜欢港宗的可以去看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