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002章 囡囡是朵小白莲?

喵呜打呼噜 | 发布时间:2022-09-22 | 阅读次数:12864

“娘娘……陛下来了。”姜卿言冷冽的目光,落向身前面色惊慌的宫人,对禀告的话语提不起半分兴致,波澜不惊的点了点点头,说明获知。“婢子据说……陛下这下真动了废后的心思!”废后?姜卿言干笑一声,以前都是她废的别人,这下是愈发活回家去了!宫婢见姜卿言无动于姜卿言清冷的目光,落向身前面色慌张的宫人,对禀告的话语提不起半分兴致,平静的点了点头,表明知晓。。...

“娘娘……陛下来了。”

姜卿言清冷的目光,落向身前面色慌张的宫人,对禀告的话语提不起半分兴致,平静的点了点头,表明知晓。

“奴婢听说……陛下这回真动了废后的心思!”

废后?

姜卿言讪笑一声,从前都是她废的别人,这回是愈加活回去了!

宫婢见姜卿言无动于衷,脸色更加的拘谨,声带发颤,“六皇子此次被吓得……不轻,身子烧得厉害,意识还犯糊涂。奴婢瞧陛下的脸色,不太妙啊!”

“哦。”

姜卿言事不关己的回应,微微敛眸,瞧见小姑娘的双手绞紧,一张精致的小脸憋得通红,为难的不成样。

她不紧不慢的披了朝服,来至小姑娘身边,冷道:“愣着做什么?”

“啊!”

宫女白芷瞧到姜卿言的余光,清冷强势,却又带着几许温柔,她怔住半晌,但是很快反应过来,步前带路。

没想到主子竟破天荒的将话听进去了?简直是让人诧异。

白芷很快甚感欣慰的微笑。

姜卿言从容的很,她这人受不了别人替自己着急,而且于情于理,她是得去这趟儿。

她明白那六皇子得病,与她脱不了关系。

虽说是那“混不吝”斗胆的钻进她的棺材,算是与她没有必然牵系,可被她的苏醒吓得不轻,这是推诿不去的事实。

姜卿言是第一次重生,没有多少经验,没想到阵仗竟是这么隆重,增添了不少祸端。

***

“你们都是怎么伺候的六皇子?”

一道凛然威严的声音,从偏殿里冒出来。

姜卿言的脚步忽地顿住,看着前方出现的一抹明黄,尚未见脸庞,便能感觉到男人的脸上满载怒焰,与脑海里见闻的形象大相径庭。

宫里对皇上谢珩的评价颇高。

那是个温润有礼的男人。

谢珩见谁都带着三分谦和君子笑,从不恣情傲物。

只是偶从原主寝殿出来,脸上略有不悦的颜色。

姜卿言在路上便了解原主在后宫里的局势。

帝后不和,人尽皆知。

宫里一度传言皇后要被废。

姜卿言看着堂前跪着的宫人们瑟缩着脖子,不敢言语,明白这回更不是空穴来风。

原主算是“路人缘”败坏了。

三日前,原主同谢珩落水,所有人忙着营救谢珩,冷眼怠慢原主的呼号。

最终谢珩脱困。

而原主沉沉下坠,直接死了。

姜卿言的眼眶泛着湿润,唇角勾扯出苍凉的笑,阔步上前,目光侧过谢珩的肩膀,落在床榻上瑟缩在一块的三个崽崽身上。

两位公主抱着满头虚汗的六皇子。

谢北病的不轻,满脸怏怏。

两位公主长的粉面可人,桃瓣的唇色与溢彩的眸光,简直是一泓治愈心灵的温泉存在,让人恨不得端在掌心宠。

谢南正得逞的挑眉,唇角勾笑,看着谢珩教训宫人。

但是目光在对上入门的姜卿言后,她的眼波倏然流转,悄悄的捏了身边女孩的胳膊。

“啊——”

四公主谢西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嚎。

谢南紧接眉头虑重,双唇像是畏寒般的上下打颤,屈腿瑟缩身体,不敢抬头看向姜卿言,像是老鼠遇见猫的本能反应。

姜卿言不禁冷笑。

小小年纪可真是会演?!

谢南堪是一朵娇软可人的小白莲。

只是演技太过于拙劣了。

她虽没有参与“宫斗”,但也看过不少人争风吃醋的丑态!

不过小闺女才四岁半啊!

谢南见姜卿言并不慌乱,这反应落中其怀,唇角扯出狡黠,委屈的声音瞬间提拉起来,发颤的手,指向站在门口的姜卿言,视线氤氲迷离。

“母后……儿臣知错,您别让嬷嬷们将儿臣关进黑匣子里,儿臣往后会听您的话……”

抽泣的声音,满是勾人心弦的楚楚。

“儿臣没有去喊父皇……这一切都不是儿臣做的。”

“您别再……”

打我。

谢珩本冷眼怒视跪在地上的宫人,听到谢南抽噎的声音,心脏不禁悬提起来,目光冷漠的刺向一边。

他的余光瞥到姜卿言不屑的眸色,正准备怒而发火。

视线忽地被一片阴影笼罩。

姜卿言快速步前,脸上挂满不忍心,直接抱住正在指控她的谢南,声音里带出几分自责的心疼,哽咽声明显。

“南儿,不说了……往后都不许再说了。”

“什么?”

谢南的下颚抵在姜卿言的脖颈,眉头怔住,瞬间不知道该怎么操作了?

这“毒妇”好生奇怪?

她在干什么?

姜卿言背对众人,唇角勾着凉笑,声音细的只有谢南听得见,“小囡囡,本宫劝你做些阳间的事儿,否则那黑匣子……本不存在,很快就会存在了。”

“你威胁我?”

“威胁的就是你……劝你聪明识相的,就乖乖配合我,顺着我演,我保证今日欠你的情面,很快便会以实际行动……补偿给你。”

姜卿言是不屑于威胁崽崽的。

尤其是可爱的小姑娘。

只是这一世,她好不容易再活,就算是使出再阴毒的招数,也得强撑着体面的活下去,前世的许多事,都亟需她去解惑。

谢南注意到姜卿言的神色,两面脸颊鼓出一团气,但是眉头翕然间松开,仰着脑袋不示弱的道:“今日的晚膳,本公主要吃一根糖葫芦。”

“两根糖葫芦。”

“成交。”

谢南和姜卿言达成共识,正准备按商榷后的来演。

“啊……嘤嘤!”

“父皇,不要……”

“母后没有欺负东儿,也没有欺负皇弟皇妹,母后对东儿很好的。”

皇太子谢东正站在远处,小肉手攥紧,捏着谢珩明黄的衣摆,身体顺势下滑,膝盖重重的往地上跪去。

他圆圆的脸庞缓缓抬起来,视线里载满水雾,泪珠大的像是珍珠,颗颗汹涌的夺出眼眶,“儿臣,没有母妃了……不能再没有母后!”

众人听着谢东歇斯底里的哭声……

脑里满是错愕的问号?!

姜卿言、谢南和谢西状若木鸡,给谢东整的瞬间不会了。

谢东委屈的不成样子,抽噎的声音,沙哑道:“东儿,恳请父皇不要废了母后。”

“快些起来!”

谢珩扯了扯下垂的衣摆,敛收眸中的怒火,声音温和,他很少动肝火,更见不得旁人在眼前哭,尤其是小孩子。

面前的崽崽,虽说不是他的骨肉,但也是与他有着血脉相系的亲族。

眼里自然是不忍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