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3章 吾寐娇夫3

温迟迟 | 发布时间:2022-09-23 10:01:50 | 阅读次数:1949

“秦小姐,”褚夙瑶竭力忍着干咳,不想让自己看起来更为狼狈不堪,“请你335kg。”“夫君,我们了定亲了~”因为我牵牵你的手有何不可?这样心里想,秦欢还摸了褚夙瑶的手一把。唔,还挺嫩。又滑又嫩。是瘦了些,该好好的补一补才是。“秦小姐!咳——咳咳咳咳!!”褚玄“夫君,我们已经成亲了~”。...

“秦小姐,”褚玄霄极力忍住咳嗽,不想让自己显得更加狼狈,“请你自重。”

“夫君,我们已经成亲了~”

所以我牵牵你的手有何不可?

这样想着,秦欢还摸了褚玄霄的手一把。

唔,还挺嫩。

又滑又嫩。

就是瘦了些,该好好补补才是。

“秦小姐!咳——咳咳咳!!”褚玄霄奋力抽出了自己的手,声音很是恼怒。

明显是生气了。

秦欢收回手,心里有些可惜。

不过却没有忘了正事,“夫君,来,把这药喝了。”

“秦小姐不必如此。”说完又轻声咳了几下。

“夫君~”

秦欢声音软侬,面上还一副娇娇弱弱的神情:“这是我专程为夫君熬的药,夫君快喝些喝了吧。”

说完,满含期待地看着躺在床上的褚玄霄。

“秦小姐……”

“夫君快喝药吧!”

这次不等褚玄霄多说,秦欢直接将药喂到了他的嘴里。

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气势。

褚玄霄被迫咽下了味道五彩纷呈的汤药。

一勺又一勺,直到他将一碗药全喝了下去。

喝完药之后,秦欢还往褚玄霄的嘴里塞了一颗甜得腻人的蜜饯。

“好吃吗,夫君?”

秦欢含羞带笑地问。

褚玄霄将蜜饯细细嚼碎,慢慢咽了下去。

不知道这药她从哪里得来,自己才刚喝下就感觉好了许多,连呼吸都顺畅了不少。

“秦小姐为何会在此处?”

褚玄霄看了一眼窗外。

这是他发热以来见到的第三个夜晚。

自己已经病了三天。

这三天以来,这位将军府的小姐从未到访过这里。

可现在……

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原因会让她出现在这。

“夫君,”秦欢收起羞答答的表情,转而一脸哀怨地说道,“我与夫君已是夫妻,在这里有什么不对?”

说完,秦欢心里还有些许惋惜。

原本,自己三天前就已经到了。

还和他拜了堂。

只是当时这具身体的健康状况不太好,她就直接回房休息了,没有注意周围的人。

后来又一直下雨。

她就在房里呆着没动。

因此一直都没有机会好好见见自己的任务目标。

她也没有想到,这所谓的任务目标竟然会是当初把自己从尸坑里刨出来的恩人。

当初恩人莫名其妙出现,之后又忽然消失,任她怎么找都找不到。

她还以为他人没了。

结果竟然在这里碰到了。

秦欢心想:

这大概就是天意了。

天都要让自己兑现以身相许的承诺来报答当年的恩情。

想到这,秦欢的目光又落在了褚玄霄的身上。

虽然样貌和当初见面时不太一样。

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美。

尤其是那端方的气质,就算被病痛折磨了十几年也没有消逝。

秦欢唇角勾了勾。

当年自己年纪太小,没办法以身报恩。

现在,机会正好。

只是不知道,恩人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要是喜欢自己这样的,就正正好。

要是喜欢旁的。

那就有些麻烦了啊。

钟情蛊还挺不好炼的。

材料也不是很好找。

秦欢暗自翻了翻系统给的空间。

然后她就安心了

——里面的东西,挺全。

秦欢勾着唇,眼里带着笑意,声音软糯糯的,“以前我没见识,见到褚玄辰就真以为他就是京城第一公子。但今日见到夫君,才知那褚玄辰不过是一残次品罢了,夫君才该是顶顶的美人。”

所以,我可不喜欢褚玄辰。

我只看上了你。

你可千万要信我。

褚玄霄没想到秦欢竟会称褚玄辰为残次品。

而且还是以这样纯良的语气。

甚至他都没能从她脸上看出说丝毫说谎的痕迹。

“秦小姐看上了在下的皮相?”

褚玄霄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秦欢。

他想,世人或许都误会了这位将军府的小姐。

她可不是什么只会追着褚玄辰跑的草包。

至少现在看来,并不是。

秦欢打量着褚玄霄的脸,片刻后严肃点头。

“嗯。”

你的脸确实不错。

我看上了。

会为己有!

褚玄霄的眸子阖了阖。

乌压压的睫羽落遮住了眼里的神色。

“听说,秦小姐爱慕安亲王世子?”

“没有啊。”秦欢声音无辜。那种蠢兮兮的渣男,也就只有原主那样的小傻子才会喜欢了。

而我这样拥有聪明小脑瓜的人,喜欢的肯定是你啊。

【宿主,原主秦欢确实喜欢安亲王世子……】

你可不要随便崩人设啊!

按照以往任务者的经验来看,崩人设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百分百会被绞杀!

都走不到目标跟前人就没了。

【干我何事?】

原主的锅,她可不想背。

【宿主……】

【不崩人设那是另外的价钱。】

004还想再劝,却被秦欢一把捏住了命脉。

方才未出口的话全被咽了回去。

并迅速改口:【宿主你现在做得很好!】

完全没有问题!

秦欢懒得理004,见褚玄霄对自己的说辞不置可否,便暗戳戳的在空间里找齐了炼制钟情蛊所需的材料。

并决定将此事尽早提上日程。

“夫君快些歇息吧。”

秦欢为褚玄霄掖好被子,直接结束了话题。

反正现在说多了也没用。

还不如少说些。

褚玄霄用完药之后就已经乏了,方才不过一直强撑着。

见秦欢也不想多说,顿时也不再多想,放任自己睡下。

褚玄霄熟睡之后,秦欢再次为他把了把脉。

确认自己的药开始奏效之后,便在房里点了一只熏香。

细细的烟在房间里升起。

不多时便盈满了整个房间。

俯身在褚玄霄额间落下一吻,秦欢悄然离开了屋子。

……

安亲王府很大。

趁着夜色,秦欢摸到了安亲王的住所。

安亲王和当朝皇帝是同胞兄弟。

皇帝对安亲王这个亲弟弟很是不错,只不过安亲王不是什么好鸟,对他再好也不会知足。

这些年安亲王表面和皇帝兄友弟恭,背地里却一直在准备造反。

不过这次他应该不会成功了。

毕竟秦欢不是原主,不会帮他。

甚至还会在他背后插一刀。

秦欢懒懒勾了勾唇,揭开安亲王房顶的一块瓦片。

屋内留着一点微弱的烛光,让人很容易就能看清里面极尽奢华的陈设。

还有抱着自己的娇美小妾睡得一脸香甜的安亲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