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4章 吾寐娇夫4

温迟迟 | 发布时间:2022-09-23 10:01:50 | 阅读次数:17677

“睡得可真好。”秦欢声音轻缓,微带非常不满。自己的目标过得凄凄惨惨,元凶之一却温香软玉在怀,权势金钱不缺。这不不可行。想起目标惨状,秦欢笑吟吟拿出一只小玉瓶,倒出一滴具有口味清淡香味的药液。药液滴下,精确地安全降落在安亲王的身上。但是瞬息间,药液便渗到了他的秦欢声音轻缓,略带不满。。...

“睡得可真好。”

秦欢声音轻缓,略带不满。

自己的目标过得凄凄惨惨,元凶之一却温香软玉在怀,权势金钱不缺。

这不可行。

想到目标惨状,秦欢含笑拿出一只小玉瓶,倒出一滴带有清淡香味的药液。

药液滴落,精准地降落在安亲王的身上。

不过瞬息,药液便渗进了他的皮肤。

接着,秦欢拿出一只小竹筒。

打开盖子之后,一只黑色小虫从里面爬了出来。

小虫刚爬出竹筒,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振起翅膀就飞向了熟睡中的安亲王。

然后,从他的耳朵里爬了进去。

004被这一幕吓得瑟瑟发抖。

【宿、宿主,你这是要做什么?】

不会是想谋害安亲王吧?

宿主这么彪的吗?!

【给安亲王送点小礼物。】

秦欢收起小竹筒。

心情似乎有些不错。

【小礼物?】

你骗鬼呢!

谁家送小礼物要大晚上偷偷摸摸的来?

而且送的还是只一看就不怎么吉利的黑虫子!

【是啊,这可是个好东西。】

浪费了不少宝贝炼成的极品。

一般人她可不舍得给他用。

只有强迫了褚玄霄的母亲,造成他们母子一生悲剧的安亲王,才有这个荣幸。

【……】想到自家宿主以前的职业。

004默默为安亲王点了根蜡。

——愿亲在地狱生不如死。

——阿门。

事情办好之后,秦欢飞身而下,灵巧地回到了褚玄霄的屋子。

屋内豆大的烛光还没有熄灭。

熏香倒是快燃尽了。

褚玄霄似乎睡得不好。

眉头微微蹙着。

秦欢看了他一眼,又点了一支熏香。

香雾袅袅婷婷。

待香气再次盈满屋子之后,褚玄霄再次安然深睡。

秦欢站在床头看了他一会。

由于毒素在他体内经年累月的折磨着他,导致他身材消瘦,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

再加上他的腿不良于行。

就很惨。

还是早点给他治治好了。

不过安亲王府不行,环境太差。

还是去镇国将军府好了,正好明天也该回门了。

这么决定以后,秦欢就洗洗躺褚玄霄身旁睡下了。

次日一早。

褚玄霄被饥饿唤醒。

空空如也的肚子发出声响,鼻间萦绕着大米的清香。

不远处,秦欢坐在小桌上吃着早饭。

“夫君可要用膳?”

秦欢笑吟吟地看着褚玄霄,想从他身上看出丝窘迫。

然而并没有。

褚玄霄一脸淡然地点头:“那便麻烦秦小姐了。”

秦欢砸了咂嘴。

有些失望。

但也没过多纠缠。

亲自为褚玄霄盛了一碗浓粥,还为他添了许多清淡小菜。

饭后。

秦欢吩咐丫鬟撤掉碗筷,对着褚玄霄柔柔喊了声:“夫君~”

“……”

昨夜褚玄霄病得迷愣,对秦欢的撒娇之语无甚感觉。

但今日他病已大好,再听秦欢软侬的话语,脸上便有些发热。

“秦小姐……”

“夫君,”秦欢打断他,“我与夫君早已成婚,夫君怎还称我为秦小姐?莫非……”

秦欢埋头低声啜泣,“莫非夫君看不上人家?”

秦欢演技精湛,哭声也压抑哀婉。

一时竟真让褚玄霄以为她在哭泣。

“秦小姐……”褚玄霄有些慌张,他从没有过安慰女子的经验,着实不知该如何应对现在的情况。

只能巴巴地摸出一块陈旧的手帕递给她。

手帕轻微泛黄,边角都起了小毛楞,但洗得很干净。

上面还有一股皂角的清香。

秦欢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手帕,委委屈屈地停止了表演。

接过手帕假惺惺地擦了擦眼角。

略带哭腔道:“夫君不要唤我秦小姐,唤我夫人可好?”

“这……”

褚玄霄有些犹豫。

可秦欢眼眶红红的,水润润的眸子就那么看着他。

让他实在不敢拒绝。

“夫……夫人。”

磕磕巴巴喊了一声。

褚玄霄便双耳通红。

秦欢看着便觉得欢喜。

于是眉眼弯弯:“夫君你真好!”

褚玄霄受不得这样明媚的笑颜,慌忙错开视线。

“今日是我回门的日子,夫君快些把药喝了,我们好早些回去。”

苦涩腥甜的汤药入口。

褚玄霄才想起今日已是自己成婚后的第三天。

……

双腿不便的褚玄霄坐在木质轮椅上。

秦欢推着他,路过的下人纷纷露出诧异的神色。

快到门口的时候,两人遇到了方知意。

方知意衣着华贵,还戴着不少名贵的首饰。

见到秦欢走过来,她还故意摸了摸头发,好让秦欢能注意到她发间那套珍贵的金步摇。

“大嫂这是要上哪去?”

方知意着重强调了“大嫂”二字。

态度看着倒是恭敬挑不出错来。

可她的嘲讽之意都明晃晃的挂脸上了。

作为丞相府的大小姐,方知意自小便容貌不俗、才名出众。

好些世家子弟都对她表露过倾慕。

和原主这个空有娇美皮囊的草包比起来,方知意简直就是京城贵女的典范。

只是不知为何,这个典范总是喜欢处处针对原主。

本来原主就不太聪明。

在方知意的刻意针对之下,原主的名声更是一天比一天臭。

秦欢赶时间,没有出言搭理方知意的嘲讽。

只是淡定地拍了拍手。

瞬间,一名暗卫闪身出现。

“小姐。”

在暗卫出现的一瞬间,方知意就变了脸色。

安亲王府不可能派暗卫保护秦欢。

那这名暗卫就只能是将军府的人了。

培养暗卫花费巨大。

一名优秀的暗卫,皆是由无数金银财宝堆砌而成。

丞相府也有培养暗卫,但她方知意却从未有过暗卫随身保护。

可秦欢却有。

区区秦欢。

她凭什么!

方知意的妒火差点让她维持不住自己娴静优雅的人设。

秦欢看到了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嫉妒。

大概明白了原主被针对的原因。

于是又拍了拍手。

两名暗卫一左一右保护着秦欢。

方知意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妒火,怒声呵斥:

“秦欢!这里是安亲王府,你却带着镇国将军府的暗卫招摇现身,你到底懂不懂规矩?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王爷?有没有世子!”

说王爷那句都是顺带的。

方知意只是想搬出褚玄辰。

众所周知,秦欢背靠镇国将军府。

将军府子嗣单薄,只有秦欢这么一个独苗苗。

所以秦欢自小便受尽宠爱,无法无天。

能让她服软退步的,只有褚玄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