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5章 吾寐娇夫5

温迟迟 | 发布时间:2022-09-23 10:01:50 | 阅读次数:9416

的话是原来的秦欢,方知意自然而然是戳中了她的软肋。可现在的此秦欢非彼秦欢。现在的的秦欢,可会把褚玄辰放到眼里。也没立马搞死他就很不错了。秦欢轻轻地扬了扬手,一小包药粉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方知意的身上。然后,她对着身旁的暗卫道:“她挡道了,扔开吧。”“是。可现在此秦欢非彼秦欢。。...

如果是原来的秦欢,方知意自然是戳中了她的软肋。

可现在此秦欢非彼秦欢。

现在的秦欢,可不会把褚玄辰放在眼里。

没有立刻弄死他就不错了。

秦欢轻轻扬了扬手,一小包药粉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方知意的身上。

接着,她对着身旁的暗卫道:“她挡路了,丢开吧。”

“是。”

“秦欢!你……”

暗卫行动迅速,方知意话都还没说完就被架着拖远了。

她的丫鬟想要阻止,也被一并解决。

一行人被毫不留情地丢在地上。

瘫坐在地的方知意面色恍惚。

她怎么都想不到,秦欢竟然敢这么对她。

明明在以前,自己只要暗示秦欢世子不喜欢她这么做,她便会立马惊慌修正。

可今日她提到世子的时候,秦欢却像是没听见一般,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为什么会这样!

方知意有些愤愤。

她自小便看不惯秦欢。

明明她没有自己聪明,也没有自己乖巧,可她却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宠爱。

无论是镇国大将军,还是皇帝陛下,全都恨不得将她宠上天。

区区秦欢。

她凭什么?

凭什么!!

方知意气得一把掐断了院子里的一株花草。

紫红色的汁液顺着手指流下,在她的手上留下了一片淡紫色的印记。

“小姐,您没事吧?”

丫鬟连忙扶起方知意,面露惊惧。

“滚开!”

方知意打了丫鬟一巴掌,看着方才秦欢站的地方气得咬牙切齿:

“秦!欢!”

今日之耻,他日必定加倍奉还!

以前我能说服世子一起设计引诱你,让你对他情根深种受尽嘲讽;往后,我也一定能让你生不如死!

方知意被丢的地方并不远,秦欢很容易就看见了她的扭曲的面庞。

虽然没听见她说了些什么,但也能轻易猜到她不过是在放狠话而已。

秦欢对此毫不在意。

转头就对着褚玄霄甜腻腻地喊了一句:

“夫君~”

褚玄霄坐在轮椅上,垂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听到秦欢的声音,也只是抬眸淡淡看了她一眼。

没有回应只言片语。

“夫君,你怎么不理我?”

秦欢对他冷淡的反应有些意外。

明明之前这么叫他还会害羞来着。

这前后不过半个时辰。

他竟然就腻了?

这男人还真是薄情。

看来,炼制钟情蛊的事已经刻不容缓了啊。

“无事。”

褚玄霄的声音有些淡。

跟昨晚的试探和今早时不时的害羞比起来,现在他的反应有些过于冷淡了。

像是要和秦欢保持距离一般。

【宿主,目标是不是被你吓到了?】

004的表达有些委婉。

实际上它更想说的是秦欢二话不说就动手,变脸速度太快,人设崩得没边儿。

目标肯定是被她的凶残和变脸的速度吓到了!

如果可以。

它很想换一个温柔且不会崩人设的宿主。

【呵。】

秦欢将004拉黑。

然后推着褚玄霄出了门。

门外,马车早已备好。

褚玄霄腿脚不便,秦欢就直接将他抱上了马车。

身体忽然腾空的褚玄霄被秦欢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你做什么!”

褚玄霄低声惊呼,声音有些愠怒。

秦欢自然地坐在褚玄霄身边,一脸无辜道:“怎么了,夫君?”

“秦小姐,你怎,你怎能如此……”

见褚玄霄又称自己为秦小姐,秦欢心底有些不满。

感觉之前的戏都白演了。

看来恩人不喜欢自己这样的女子。

啧。

明明当初把自己从尸坑里刨出来的时候对自己那么温柔。

怎么现在却这么阴晴多变?

秦欢撤掉脸上的淡笑。

又开始变得温吞迟缓。

算了。

不攻略了。

还是快点把钟情蛊炼出来比较实际。

见秦欢坐躺在一旁不再说话。

褚玄霄心里不知为何有些酸涩。

这个女人真是信不得,不过昨晚才说过喜欢自己的皮相,今早就为了褚玄辰动用暗卫争风吃醋。

真是……

真是个骗人精!

……

马车缓缓行驶。

车内气氛有些古怪。

但坐在里面的两人似乎谁都没有意识到。

当马车在将军府门口停下之后,秦欢一马当先跳了下去。

却没有将褚玄霄抱下来。

“姑爷,小姐让我来服侍您。”

先前的暗卫之一出现在马车前,恭敬地朝褚玄霄行礼。

褚玄霄淡淡的应了一声。

重新坐上轮椅之后又恢复了往日的端方淡雅。

被暗卫推到门口之后,褚玄霄看见了站那儿等着的秦欢。

她温吞吞地看了他一眼,之后就走了进去。

完全没有一点要和他交流的意思。

更别提像之前那样笑容甜甜地喊他“夫君”了。

褚玄霄收回放在秦欢身上的视线,极力想让自己忽视掉她对自己的冷淡。

刚踏进家门,秦欢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老父亲。

“回来了。”

老父亲是个冷酷的中年美大叔。

美大叔一大早就起床收拾好在门口等着了。

可好不容易等到女儿回来,却还装作刚好路过门口的样子,冷着一张冰山脸,言辞寡淡。

“父亲。”

秦欢懒懒地喊了一声。

这一声“父亲”,喊得秦老爹浑身舒畅,连带着看向褚玄霄的眼神也和善了不少。

“岳父大人。”

褚玄霄虽然坐在轮椅上,但他人长得好看,气度也很是不凡。

这让一直担心着女儿的秦老爹放心了不少。

之前女儿执意要嫁给一个瘸子,他还担心的不行。

可现在一看,这女婿也还算能入眼。

尤其是这女婿的皮相随了他的母亲,好看的紧。

整个京城谁都比不上。

自家女儿是个好颜色的,说不定看到他之后就不会再惦记那个劳什子安亲王世子了。

这个女婿虽然腿脚不便,但怎么着都要比褚玄辰那个装模作样的小人好。

这么想,自家女儿嫁给他也算是件好事。

“嗯。”秦老爹冷淡地应了一声。

然后就目光冷凝地盯着他。

褚玄霄静坐在轮椅上,任由他打量。

这番姿态让秦老爹对他又高看了不少。

“进来吧。”

“多谢岳父大人。”

将军府的修葺没有安亲王府华丽,但设计得很精巧。

不少地方看起来还很有雅韵。

一看就知道主人不是个只会舞刀弄枪的莽夫。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