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003他摄政王的子嗣

时京京 | 发布时间:2022-11-18 | 阅读次数:29815

自那后,连续数天,顾敬尧就再也也没也没去过沁园。太医总规劝全府上下要顺着摄政王来,切记被抛弃意识薄弱环节的病患。赵斯斯笑了。的话提和离都能剌激到他顾敬尧,那才是真正天大的笑话,顾敬尧爱不爱她,她最是很清楚但是。但是失了忆的人,恐怕脑子混沌世界。赵斯斯昨日太医总劝诫全府上下要顺着摄政王来,不要抛弃意识薄弱的病患。。...

自那之后,接连数日,顾敬尧就再也没有来过沁园。

太医总劝诫全府上下要顺着摄政王来,不要抛弃意识薄弱的病患。

赵斯斯笑了。

如果提和离都能刺激到他顾敬尧,那才是真正天大的笑话,顾敬尧爱不爱她,她最是清楚不过。

不过失了忆的人,估计脑子混沌。

赵斯斯今日便独自出府,摄政王府的人,她极少用。

秋日的骤雨来得急。

京城最大茶楼的雅间,靠窗的位置。

赵斯斯理裙裾往椅子上一靠,看着对边轻摇孔雀羽扇的红衣女子。

大理寺少卿的夫人,柳无双。

柳无双收了扇,拎起茶壶慢慢沏了杯茶放在她面前:“摄政王好些了吗。”

赵斯斯探手执起茶杯,却根本没有心思去品:“变了个人似的,还疯。”

“这是所有内阁大臣暗地里结党的关系,对当年赵府一事些有帮助。”柳无双边说边递给她一封函件。

赵斯斯两指接过,拆开函件细细看着,而后丢进火盆里烧个干净。

看着化成灰烬的余烟,赵斯斯一杯茶水浇灭干净。

“不要再掺和,这条路太黑。”

柳无双温柔笑笑,多了几分宠溺在期间:“你赵斯斯走哪条路,我柳无双就走哪条,绝不退缩,管它黑白。”

赵斯斯扣下茶杯看向窗外,雨打屋檐,那几盆白菊被暴雨摧残得凄凄切切。

思绪回到三年前,那时的赵府还在,父兄还在,赵家军还在。

赵家军奋浴沙场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却都传赵家功高盖主。

边境犯乱,赵家军出征,遭遇敌军设伏全军覆没。

真就好一个全军覆没。

此事一出,圣上红着双眼一句‘朕甚感痛惜’,也就理所应当的是覆灭在敌军手中,赐赵府满门殊荣,她一个人要这殊荣来何用。

“本小姐就要这间。”

一道傲气的声音插入,紧接着房门被推开乱了赵斯斯的思绪。

只见茶楼小二哈着腰阻拦林画。

“林姑娘,是摄政王妃要了这间雅间,您要不了了。”

林画无视小二的阻拦,踏步进来:“赵斯斯!”

那一声赵斯斯叫得几分轻蔑几分高傲,全然相府千金的气派,已经没有在摄政王府之时的优雅。

会装。

柳无双显然按耐不住,掌心运力拍向桌子,单手捞起滚烫的茶壶砸向林画。

瓷器破碎的声音,伴随林画的惊叫,一声接一声。

“相府出来的小姐竟是这般大呼小叫?不知道还以为哪来的野狗乱吠。”

林画差点被砸了一壶,她堂堂相府娇生惯养的千金,岂能被个二品官员的妻室打压。咬着牙瞪着柳无双。

“若我没记错的话,大理寺少卿可是我爹爹的门生,你可不要后悔今日这番话。”

柳无双摇着扇,淡淡说了句:“林家小姐有个丞相的爹爹就是好。”

林画旋即冷笑了声,摆出高高在上的态度,用最恶毒的话往柳无双心窝子捅:“无双姑娘当初可是京城赫赫有名的头牌呢,我林画哪能够得着水袖街、楚馆、无双姑娘的美名….”

字句如刀,一下一下地直戳柳无双的身世。

没等林画说完,赵斯斯慢慢起身,直接一脚踹向林画的膝盖:“道个歉?”

很安静的三个字。

“啊——”

林画身子一弓贴在门板上,又重重跌下来,撕裂般的疼痛令她自主跪下。

门板一瞬裂开两半歪歪扭扭砸下,是用力过头,林画膝盖疼痛的程度已然不由分说,俏脸霎时间全无血色。

“….赵斯斯,你….你竟敢当众行凶!”

赵斯斯俯身贴近,她的眸色本要比寻常人淡情淡然,很少流露出情绪,而现在千尺之下暗涛汹涌。

那林画说什么做什么,于她真的懒得搭理只当挠痒痒,但是千不该万不该拿身世羞辱她的人。

林画因为害怕,不由得自己爬起来扶着墙又倒退好几步。

赵斯斯继续逼近,步伐啼踏啼踏,明明带了几分优雅从容,落到林画眼里竟是像什么可怕的音符在敲击,敲得那颗心七上八下。

林画艰难地开口:“我爹爹是当朝丞相,我兄长是禁军都尉!你就算是摄政王妃,天子犯法照样与庶民同罪,我不信殿下会保你!”

“殿下当初只是念及赵家军功才娶了你而已,都说你生得风华绝代冠予京城第一美,可成亲一载,殿下都没有喜欢过你半分,你说你多失败。”

赵斯斯尤为安静,听着这几番话下来也不知心怎就一阵发麻,很多事她心里也清楚。

可又如何,不爱就丢,很简单的事情。

赵斯斯步伐直逼林画跟前,云鞋抵着云鞋。

林画要哭不哭的,浑身发抖,被逼退到楼梯口,双手死死扶着栏杆。

茶楼客人多,皆是怔愣看戏的姿势。

林画强撑叫嚣着:“那间雅间本就我要的,是你抢先,她柳无双还拿茶壶砸我,我说错了吗,她柳无双本就出身青楼钩栏,到底是如何跻身一跃成为少卿夫人京城谁人不知!”

赵斯斯俯身凑近有些狼狈的女子:“再从你嘴里说出青楼钩栏这四个字,我就把你丢到那里。”

林画被踢那一脚,气势虽被压迫,可心里哪里甘心忍下。

“我又没有说错,京城高门贵夫人何曾有人愿同她柳无双走得近,也就你堂堂摄政王妃竟同她结交,也不怕给殿下丢面。”

“不对,赵府已然不复存在,你赵斯斯怕不是觉得同病相怜…”

没等林画说完,赵斯斯直接抬脚,却在那一刻陡然僵住。

一句她怎么都料想不到的话就这么从林画口中说出。

“赵斯斯,我腹中已经怀有摄政王的子嗣,你不能对我下手!”

他的孩子…

他们有孩子了。

只那瞬间,赵斯斯静静地盯着某处,那点香灯的光似把她眼神吸了去,却又找不到任何焦距。

越来越模糊。

当真正撕破了那层假面,好像满城灯火都在熄灭,剩她一人在黑暗里。

“赵斯斯,你敢动吗,你敢动他的孩子吗。”林画脸色煞白,怨毒地盯着她。

只那一句话,赵斯斯在迷茫中渐次初醒。

突如其来的无所适从占据所有,赵斯斯五指忽按住林画的咽喉,一掐,骨节愈收愈紧。

“我敢动你。”

林画力气又小,根本无法推开赵斯斯,不堪那将死不死的窒息感,哆嗦得嘴唇发紫发颤。

“来…来人,摄政王妃要…要掐死我了。”

茶楼的众人静默不动,一位有摄政王妃的身份,一位与摄政王暗通款曲,要他们怎么做?

“赵斯斯,回府。”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