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004一句赵小姐,就再无可能

时京京 | 发布时间:2022-11-18 14:41:47 | 阅读次数:14519

“赵斯斯,回府。”忽尔,稍显沙哑的声音不疾不徐响了。大门处走入几道挺拨纤细的身影,黑金长袍,金冠墨玉,一张直教满京城贵女记挂的英俊容颜。茶楼的众人幡然回神,一齐恭谨臣服于。“摄政王殿下万安——”便在此起彼伏的请安声中,赵斯斯慢慢的松手手,退后两忽而,略显低沉的声音不疾不徐响起。。...

“赵斯斯,回府。”

忽而,略显低沉的声音不疾不徐响起。

大门处走进一道挺拔修长的身影,黑金长袍,金冠墨玉,一张直教满京城贵女惦记的俊美容颜。

茶楼的众人幡然回神,齐齐恭敬臣服。

“摄政王殿下万安——”

便在此起彼伏的问安声中,赵斯斯慢慢松开手,后退两步,瞧着那道红痕低笑了声。

转身,示意店小二给张帕子。

赵斯斯低着头轻擦五指,不紧不慢地走下楼梯,没有看顾敬尧一眼,就连相府小姐悲悲戚戚的声音都模糊了起来,在她耳中什么声音突然就没有了。

与他擦肩而过,丝质广袖下、骨节分明的大掌就这么递在赵斯斯眼前。

赵斯斯绕过,头也不回。

顾敬尧想要开口说句什么,喉咙骨一顿发紧,教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林画提着裙摆来到顾敬尧跟前,对着那身黑金华服,扑通一跪,扬起白兮兮地脸,用爱慕非常的眼神望着面前的尊贵男子。

“殿下,臣女腹中的孩子真的是您的,殿下可还记得中秋夜与臣女…”

记得吗?

顾敬尧一声轻笑,没有说话。

他微微低着头,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林画想起秋日里盛开的白茶花,都不及他那抹笑半分光华。

林画痴痴茫茫地望着,内心乱撞如涌潮般,越说越哽咽:“臣女自知殿下失了记忆,也万万不敢欺瞒殿下。”

林画的手慢慢地,悄悄地伸出碰那贵气的黑色衣摆,便要求他不要走。

那片衣角尚未碰到半分,便冷漠滑过眼底消失在门外。

大雨茫茫,溅起青砖一层薄薄的雾,灌得人肩头直颤。

那棵银杏叶被吹得到处都是,那位相府千金头上的金簪都是银杏状,衣摆绣的也是银杏,他们好像都很爱银杏。

赵斯斯去了顺天府,坐在书桌前执笔援纸,极为认真地书写两份和离书。

在此之前,她并没有想过强制义绝的念头,若是顾敬尧记忆全恢复再作决定亦可。

可那位相府小姐既敢在公然之下承认,腹中的孩子多半跟顾敬尧脱不了关系,无人敢冒着杀头的罪冒充天家子嗣。

说来也是可笑,成亲以来,她同顾敬尧不曾有过肌肤之亲,就连成亲当夜谁都没见谁。

自此她住沁园,他住金銮殿。

就好像不相干的两个人被那旨婚书硬塞在一座华丽的府邸,各过各。

商议和离时,顾敬尧答应得极其爽快。

回想起来就像一根针刺在她心中,直教她完全清醒,这一刻连一分软弱都不肯装。

两心难相许,不如到此为止。

笔停,赵斯斯手一扬,两张笔墨未透干的宣纸从指间抛落,飘到府尹大人脚底。

赵斯斯点了点手中的毛笔,示意哆哆嗦嗦的府尹大人:“盖章。”

府尹大人拧紧眉,忙不迭摆手:“王妃,这…”

赵斯斯往椅子后重重一靠,微微偏头:“我不想说第三遍。”

府尹大人直接跪下,秉拳道:“恕下官不能从命,下官岂敢纵容王妃休掉摄政王,会被砍头的,王妃你就是烧了顺天府,下官也不能给王妃盖章。”

赵斯斯舔了舔唇:“混账,要叫赵家小姐。”

上方的围栏处,顾敬尧面无表情地盯着下方威逼和离的女子,煦煦烟腻的嗓音都盖不住她眉宇间的决然。

一句赵家小姐,就再无可能。

顾敬尧修长的手碰了瞬围栏,眼底蓦然闪过一抹噬人的薄光,乍然而生,又转瞬隐匿。

陈安抱着佩剑跟在顾敬尧身后,小心翼翼地问:“殿下您如今失忆了,该不会真是您…您您的子嗣吧,可要查清?”

顾敬尧没有实际性的回答,绕开这个问题,丢给陈安一枚不大不小的刻章。

陈安双手接住刻章细细瞧了眼:“属下遵命。”

顾敬尧转身离去:“把顺天府盖和离书的刻章全毁了,从今往后,全京城谁都别想和离。”

陈安愣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