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3章 小小的庇护所

奥比椰 | 发布时间:2022-11-20 14:07:16 | 阅读次数:16481

“这是要渡劫吗?”李腾欲哭无泪,暴雨再次瓢泼,淋在他的脸上让他的呼吸都变的有些困难出来。四只手不停地地擦着脸都无济于事。刚问题了焦渴的问题,现在的却要被瓢泼的雨水给被淹死了!更致命性的是寒冷的天气。狂风吹在全湿的身体上,席卷一空了李腾体内所剩不多的热量,两只手不停地擦着脸都无济于事。。...

“这是要渡劫吗?”李腾欲哭无泪,暴雨继续倾盆,淋在他的脸上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起来。

两只手不停地擦着脸都无济于事。

刚刚解决了干渴的问题,现在却是要被倾盆的雨水给淹死了!

更致命的是寒冷。

狂风吹在湿透的身体上,卷走了李腾体内所剩不多的热量,他的身体在寒冷中不停地颤抖着。

被子被褥全都透湿,沉重地耷拉在床板上,不可能给他带来一丝一毫的温暖。

闪电阵阵、雷暴声声,在极度恐惧和寒冷折磨下的李腾也顾上不从石柱顶端摔下去的危险了,翻身钻进了木床的床底,借助着床板和上面透湿的垫絮被褥形成的遮挡,趴在石柱顶和床板之间瑟瑟发抖。

石柱顶部的石壁和湿透的床上一样寒冷。

风一样能吹进来,更加刺骨。

唯一的区别是雨水不再直接浇淋到李腾的身上了,而是从床板间隙滴漏下来,让李腾有了能呼吸的空间。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

李腾想哭。

脸上都是水,他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真的要哭了。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做人何必撑得那么狼狈』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不如好好把握这个机会,痛哭一回』

不知不觉,躲在床下的李腾居然唱起了歌来。

还别说,唱了一会儿歌之后,李腾内心的恐惧和绝望倒是被驱散了不少。

某一刻李腾仿佛回到了现实世界里,回到了过去的某些记忆之中。

也许是震耳欲聋的炸雷,饥饿、和彻骨的寒冷已经让他开始产生幻觉了。

趴在冰冷的石柱顶上,靠着木床床板的遮挡,四周急风骤雨、电闪雷鸣。

这么大的风雨,居然没把这张小小的木床掀翻吹走。

李腾没心情去思考这里面的原理,他只是在心里庆幸这样的风雨之中,他还能有这么一个小小的庇护所。

真是幸运。

被雨水淋湿的手脚和身体早已变得冰冷麻木。

李腾不停地唱着歌麻醉着自己,就这样,他不知不觉睡着了过去。

也可能是昏迷了过去。

可能再也醒不来了吧?

那就不要醒来了。

李腾昏迷前最后的念头。

如此恶劣的绝境,挣扎毫无意义。

……

虽然以为自己再也醒不来了。

但李腾还是醒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四周已经亮了。

很亮。

身体不再那么寒冷,好像是……

雨停了,太阳出来了!

身体到处都在疼。

而且很僵硬。

僵硬得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趴在石壁上,李腾努力了好半天,才终于把身体舒展了开来。

还好,手脚都还有知觉。

借着周围的阳光,李腾可以很清楚地看清四周了。

木床的四个床脚都被铆钉固定在了石柱的顶端,难怪这张木床昨晚没有在暴风雨中被掀翻吹走。

这是谁干的啊?这得闲得多蛋疼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啊!

知道木床被铆钉固定住之后,李腾也安心了很多。他爬到石台边,翻过身体抓住木床的床沿和床栏,小心翼翼地翻到了木床的上方。

家里祖传的这张木床真是结实,换了别的木床,就算被固定在了石柱上,怕是也要被昨晚的暴风雨给吹散了架。

被子和垫絮都被雨水淋湿透了,虽然现在阳光很炽热,但并不能这么快把它们晒干。

李腾把它们拧了拧,然后晾晒在了床头床尾的木护栏上,又脱下了身上还没怎么干透的睡衣也在阳光下晾晒了起来。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就算脱光了也不会被控告扰乱公共秩序。

忙完这一切之后,李腾喘着气躺在了同样还没有干的床板上。

饥饿。

全身都是已经达到极限的饥饿感觉。

“我想吃馍馍。”

“我想吃烤大饼。”

“我想吃烤鸡。”

“我想喝排骨汤。”

“我还想吃热干面。”

“我……”

李腾疯狂地幻想着,同时他的胃部也在不停地痉挛着。

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饥饿过。

这里是地狱吗?

如果不是,人世间怎么会有如此高的石柱?

被困在上面和受酷刑没什么区别啊!

不知不觉,极度饥饿和虚弱的李腾在阳光的照射下又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梦。

好像都是在吃各种美食。

吃了还想吃,永远也吃不饱。

醒来的时候,李腾并没有睁眼起身。

而是先幻想了一番,幻想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家卧室里,恢复了以前正常宅男的生活。

“平平淡淡才是福啊!”

睁开眼睛之后,李腾仍然没有起身。

看了看天空,又歪头看了看两边……

“草!”

很显然,他还是没有能回到原来的生活。

他还是呆在这该死的千米高空的石柱顶端!

只是当李腾想要坐起身的时候,他发现这次醒来,事情和先前终于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了……

他的床尾晾晒着的被子上面,居然停了一只飞鸟!

李腾不太认识这是什么鸟,看起来体型和鸽子差不多大,虽然没有家养鸽子那么肥硕,但身上至少也能刮下半两肉来吧?

一瞬间,李腾的眼睛都亮了。

发出绿油油的光。

对于一个饥饿到他这种程度的人来说,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是活物,都会被纳入到食物的范畴里去。

飞鸟此时背对着李腾,并没有意识到身后这个没穿衣服的男人正在打它的主意。

李腾当然不会错过这天赐良机,这个两天来唯一能让他获得食物稍微饱腹的机会。

他用双手撑着床板,慢慢挪动着身体,慢慢向飞鸟靠近着,让飞鸟纳入自己双手能捕抓到的范围。

尽管李腾已经非常小心了,但床板的咯吱声仍然出卖了他。飞鸟被惊动,下意识地回头瞅了李腾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李腾眼中的绿光,或者是看到了李腾嘴边的口水,飞鸟本能地意识到了危险,在它回头看到李腾的下一秒,它便张开双翅准备要飞离这个危险之地了。

说时迟那时快,已经饥饿到癫狂状态的李腾,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走它?

李腾几乎是用足了全身所有的力气,瞬间从床板上腾起了身体,一只手如鹰爪般疾如闪电向飞鸟扑抓了过去。

可惜,只差了那么一点点……

李腾不甘心,已经站起的身体两条腿本能地一起用力,又猛然伸出另一只手抓向了已经飞离床栏的那只飞鸟。

可惜,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飞鸟很轻松地躲开了李腾的扑击,飞到空中后鸣叫了一声,回头似乎很同情地瞅了李腾一眼之后,扑扇着翅膀向远处的天空疾飞而去,迅速在空中消失了踪影。

这边的李腾没有能抓到飞鸟,身体却是大部分冲出了木床,当他意识到危险、努力想要保持住身体平衡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李腾一个倒栽葱摔出了床栏,慌乱之中他本能地抓住了一根床栏,才让自己的身体没有立刻被刚才的扑抓动作给甩飞出去。

但这根床栏太细,没有能承受住李腾身体甩飞出去的巨力,‘叭咔’一声断裂了开来。

李腾的身体瞬间向下方坠落了下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