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三章 星衍晶章

七月火 | 发布时间:2022-11-20 17:03:38 | 阅读次数:27877

“小子,三月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夜幕的营帐内,神秘声音毫不厌倦地持续骚扰凌峰,见凌峰不欲理睬,他絮絮道:“你骗得了那个傻大个子可骗不了我老人家。那个叫陈航的小子真力修为不低...

“小子,三月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夜幕的营帐内,神秘声音毫不厌倦地持续骚扰凌峰,见凌峰不欲理睬,他絮絮道:“你骗得了那个傻大个子可骗不了我老人家。那个叫陈航的小子真力修为不低于你,而且有巨灵辅助,看样子他的巨灵起码也有初阶巅峰的水平。即使你对真武诀的理解要胜于他,这在战斗中也帮不了你太大的忙!”

“那又如何?”

“嘿嘿,既然你丝毫不占优势,又显得那样自信满满,那么唯一的一个解释也就浮出水面了。”神秘声音分析道:“我想不出除了自碎真力气璇之外,你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在战斗中取得胜利!”

凌峰一惊,真力气璇是真武者集一身真力所凝聚的气脉,他也确实打着这个念头——万一无法胜利拼得自碎气璇也绝不能输了那一场!一旦真力气璇被破,那意味着今后再也无法修炼,所以他的打算没有对凯恩说起过,却不想被识海中的神秘人看穿了。

“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为了那么一个小人物搞得自碎气璇你觉得值得吗?”

“你有什么办法?”凌峰忍不住问道。

“嘿嘿,还是要来求我老人家吗?我早就说过,只要你愿意拜我为师,那个小子对你而言不过就是蚂蚁一般的角色,哪里还需要如今这样畏手畏脚?”神秘声音还打算继续说下去,结果凌峰二话不说直接开始修炼。他只好闭上了嘴:“好了,算我怕你小子了,我老人家什么时候收个徒弟也要受这闲气?”

“小子,你听好了,这篇真武诀虽然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货色,但是在你们真武者眼中也是绝顶的功法了!我只会说三遍,要是你还不能领悟的话,以后我再也不提收徒之类的事情了,因为——那样的你根本不配拜我为师!”

话音刚落,一篇玄奥精微的真武诀犹如泉水一般流过凌峰脑海,功诀总篇不过三百一十六个字,但是字字珠玑,一些迥异寸击诀的地方凌峰根本从来没有听说过。好在神秘人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迷惑,对这些地方进行了一番细致入微的讲解,往往简简单单的一句解释却带给凌峰拨云见日一般的感觉。不需要过多分辨,凌峰就确信这是一篇货真价实的真武诀,而且比起自己修炼的寸击诀只高不低!

神秘人言出必行,不管凌峰有没有听懂只是自顾自地将真武诀——星衍篇重复了三遍,三遍之后再不多说,仿佛消失了一般任凭凌峰自己参悟!

凌峰沉浸在了一个玄妙的境界之中,刚才浮光掠影一般已经让他感受到了星衍篇的奥妙,现在沉心参悟,其中的博大精深更是让他惊叹不已。大凡真武诀无非就是气脉、真力之间的变幻运用,譬如寸击诀就包含了两个方面,一个是如何快速地堆垒真力,提高真武者的星级;另外一个就是战斗时气脉的转换,尽量提升每一招的攻击力量,每一种特殊的气脉运用在真武者间有个特殊称谓——脉轮!像凌峰现在能够做到的真力四次叠加,就名为“脉轮——四寸击”。

星衍篇则大为不同,先不说真力的堆垒,刚才凌峰略微试验了一下,运使星衍篇增强真力的速度是以前的三倍之多!而另一点上,星衍篇似乎完全没有气脉转换的方式,或者说,修炼了它之后,修炼者全身上下所有气脉都将变成混元一团、临敌作战时能够随意变幻!

这一点的意义实在是太大了,寻常真武者修炼了某一项真武诀之后,自身的气脉就固定了,战斗时也只能循着一种变化进行转换!而这对凌峰来说完全没有限制,这意味着只要他愿意将能够随时使用任何一种脉轮!

修炼正式开始了!

一旦正式开始修炼星衍篇,凌峰才发现了一个大问题,修炼星衍篇时需要消耗的念识竟然是修炼寸击时的十倍!

念识,也称精神力、灵魂力、意识,修炼之时必须以念识牵动真力才能游转周天。一般而言,修炼真武诀以运转八十一个周天为最佳,以往凌峰也一直秉承这个经验在修炼,但是今天他发现自己竟然只运转了三十个周天之后念识明显消耗太大了,脑海深处传来了一阵连着一阵的晕眩感。

“不要停!让我看看你的极限,如果你不是一个懦夫的话就坚持住!”

不知为何,凌峰明明提醒自己要保持对识海中神秘人的警惕,但是此刻却不愿意轻易服输!强忍着几乎要令自己呕吐的晕眩感,凌峰死死地催动着体内真力一遍遍运转,如果有人在旁的话可以清晰看到一条条青筋正从他皮肤下面鼓起,犹如老树盘根。

终于,脑海中传来了轰地一声,真力在运转时全盘失控散做了一团。剧痛袭来,凌峰很干脆地昏了过去!

此时的凌峰自然听不到了,神秘声音再度响起:“第一次修炼就足足运转了四十五个周天,不错,真是很不错!不愧是天生灵魂双分之体啊,这念识比起常人来强大太多了,这回算是捡到宝了。”

※※※

双臂前举,体内真力鼓荡,凌峰微微闭上双目,感知中双足仿佛与大地连为了一体,呼吸间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大地的脉动、风的轻盈、湖水的暗涌……

真力不断流动,不同于以前的修炼,此时凌峰体内真力的流转速度极缓,仿佛重铅水银一般,缓慢中却携带着一股重滞朴拙的味道。耳边的风声、水声变得极远而又极近,天地之间一切细微的响动全部清晰无遗地印刻在了灵魂深处。而体内血液、气脉的转换波动如水井映月一般同样呈现于识海之中,天地自然、自身宇宙,在这一刻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这是凌峰修炼了星衍篇之后的十五天,不同于刚开始接触星衍篇,神秘人不再要求凌峰修炼时努力坚持,而是让他顺势而为,尽自己所能多运转几个周天,伴随的是多了一项“感知训练”。凌峰奇怪地发现,自己按照神秘人传授的方法开始感受天地自然之后念识竟然进步飞快,修炼星衍篇时一举突破了六十周天!

同时,他对气脉运转更多了一份随心所欲的味道,往往是念识一动,气脉便能随心所欲地转换!

“创师,多谢你了!”结束了早晨的修炼之后,凌峰突然道。“创师”是神秘人对自己的称呼,当见到凌峰不愿意拜自己为师之后,他倒也不勉强,只是告诉他如此称呼自己。

“嘿嘿,原来你还知道感激!我还以为你小子没心没肺呢。”

凌峰沉默了一下:“虽然我自小就是一个孤儿,但是谁对我好还是分辨得出来的。”

创师沉默了,良久才微微叹息一声:“能够分清这世间谁是真情谁是假意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凯恩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大哥,家族派人过来了,要召见我们。”

“噢?”他们口中的家族就是指的冰家,凌峰有些奇怪,以往家族即使有什么任务一般也是直接吩咐给白岩,由白岩转告自己等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直接召见过训练营中的人呢。他皱眉问道:“家族派了什么人?”

凯恩嘴角一撇:“还能是谁!陈航那家伙的好姐姐呗。”

凌峰一愣:“是她?”不同于训练营中其他孤儿大都是独身一人,陈航在训练营中还有一个姐姐陈幼蓉,不过陈幼蓉年龄略长,早在两年前就出了训练营进入家族中做事,听说很是得冰家少家主的欢心。陈航正是仗着乃姐的特殊身份才敢在训练营中耀武扬威!

“既然是代表家族前来,我们过去吧。”

召见凌峰等人的地方在教官营,等凌峰两人到达时,陈航早已到了,另外白岩和郁薇也等在了这里。

凌峰朝主位看去,陈幼蓉一身白色贴身长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得令人馋涎欲滴。耳垂上悬着紫色魅惑的耳环,一身肌肤吹弹可破,整个人比起以前在训练营时更多了几分风情,只是一对细细的柳眉略嫌线条硬朗了一点,显得心机太过深沉。

“怎么听了家族传唤这么久才到?”一见凌峰,陈幼蓉立即双眉一耸,发难道。

凌峰知道她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存的目的就是为陈航打压自己。

“凌峰喜欢在湖泊边修炼,即使赶过来也需要一些时间。”郁薇淡淡地为凌峰开脱道。她身为训练营教官,即使是陈幼蓉当年也受过她不少教导,有她出面陈幼蓉自然不好再借题发挥,只好轻哼了一声:“上次拦截简家的就是你们吧?”

凌峰心头一凛,拦截简家?他下意识地就想到了创师,难道有什么蛛丝马迹被家族发现了不成?他脸色平静,道:“是我们三人。”他知道创师的事情万万不能曝光,不管家族派人来是为的什么,自己都要小心遮掩,眼下最好的遮掩办法自然就是将陈航也一道拉下水了。

果然,见凌峰提到了自己的亲弟弟,陈幼蓉脸色微变:“上次任务的经过你们详细对我说上一遍,不得有任何隐瞒!回去后我会亲自禀告族长。”

“那次任务我们可不大清楚,我看还是劳驾陈航来说比较好。”凯恩冷笑道:“任务的功劳可全都是陈航的,我跟凌首席不过是累赘罢了。”

陈幼蓉看向乃弟,见陈航露出了尴尬的神情,心头不由一沉。她来得匆忙,根本没有机会与陈航深谈,是以对上次陈航汇报任务经过时的弄虚作假并不清楚。

深怕凯恩再抖搂出什么来,陈航慌忙上前一五一十地将上次的谎话重复了一遍。不过这次他再也没有那么快意了,在凌峰两人冷峭的眼神中他只觉得如同芒刺在背,浑身难受不已。一股愤怒攀上心头,凌峰,迟早要你好看!

“难道上次的任务出什么问题了吗?”

陈幼蓉回道:“郁教官,事关重大,我不能私自外泄。”

“哼”了一声,白岩瞪眼道:“怎么?难道这点事情我们还不能知道?这么些年,家族跟简家的敌对关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多少次任务都是我带队去完成的?家族又什么时候瞒过我?”在训练营,白岩追求郁薇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眼看着心目中的女神被人拒绝,白岩立即怒了。

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当日在训练营时,陈幼蓉对这位白教官就是畏大于敬。面对他的叱问,只好回答:“前天有简家的来使声称他们家族有重要物事被我们所夺,要我们立即归还!”

“笑话,什么时候轮得到他们简家对我们指手画脚了!”

不同于白岩的咋咋呼呼,郁薇诧异道:“上次任务不是各路人马都汇报没有取得任何重要物事吗?”

“嗯,不过简家来使一口咬定有重要东西被我们所夺!最后被逼无奈还透露出,携带那东西的简家人正是从冰封城经过的。所以族长派我前来询问上次外出任务的训练营弟子,有没有得到什么东西。”

心中再次一凛,凌峰肯定简家索要的东西与出现在自己识海的创师有关。不过他铁定是不可能说出去的,凌峰暗自庆幸上次汇报时陈航为了贪功说了谎话,凭借他与陈幼蓉的关系,想必陈幼蓉也不可能深究吧?

“呸,不过是借口罢了!他简家与我们冲突也不是一两天了,平静了一段时间,我看他们是早就忍不住了,想要趁机找个借口寻衅!”白岩拳头捏得咯吧作响:“挑衅!难道我们怕了不成?”

陈幼蓉无奈地一笑:“看来他们确实是打着这个念头的,既然不关训练营的事,回去后我自然会如实向家族汇报。”她深知家族上层对简家的质问其实也抱持着无视的态度,毕竟双方对立,若是冰家退让了传扬出去那将会威信大失。即使真的夺了简家什么东西,想必冰家也只会高兴而绝不会归还!

既然无事,向教官告辞之后,凌峰两人率先离开了。

陈幼蓉对白岩道:“郁教官,我想单独跟舍弟说几句话,不知是否方便?”冰家有规定,家族中人除非有任务规定否则不允许任何人与训练营弟子发生接触,为的就是预防他们拉帮结派。所以尽管陈航是她的亲弟弟,陈幼蓉要想单独跟他交谈也不得不获得郁薇的同意。

“当然可以,他毕竟是你的亲弟弟嘛!家族规定也是讲人情的。”郁薇说完,一拉白岩将剩下的空间留给了姐弟两人。

“姐!”陈航目光激动:“你现在能够代表家族行使权力了?”

“嗯,”陈幼蓉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有她知道为了今天这一步自己究竟付出了多少!她摸了摸乃弟的头,带着几分不满地道:“你是怎么回事?姐姐不是关照过你必须尽快成为内营首席吗?这关系到你今后能否进入家族供奉阁,怎么首席还是那个姓凌的小子?”

“那个小子太狡猾了,而且他身边跟着的凯恩修为并不比我低,要想下手实在不容易!”见陈幼蓉有些不高兴,陈航连忙补充道:“不过姐姐你放心,我已经跟他约好三月之后的新弟子入营仪式上进行挑战,到时候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击败他成为首席!”

“那就好,有把握吗?”

嘴角一撇,陈航傲然道:“我跟他修为相当,而且我有巨灵协助,要想击败他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件事情马虎不得,万一因此发生一点意外太不值得了。”陈幼蓉沉吟着,从袖子中掏出了一件东西:“幸好我早有准备,有了这东西帮忙,那小子绝对翻不出天来!”

她掌心放着一枚一指长的棱形晶体,晶体内部有一团奇怪的云纹,仔细看去可以发现里面有一圈圈氤氲蒸腾的雾气浮现!

“这,这,这是晶章?”

“不错,这是一枚低级的攻击系晶章!正适合你的绿荆棘使用,只要将它炼化了,你的实力就能得到飞涨!到时候,我看没有巨灵,那个小子能拿什么来跟你争!”

陈航双手颤抖地接过晶章,脸上写满了激动。晶章本身并无任何效用,它之所以贵重是因为天行者只有炼化了它才能够拥有灵技!而要想发挥巨灵的作用必须利用灵技,只有拥有了灵技,才能够将巨灵用于攻击、防御或者辅助。

一般而言,天行者均会拥有一项天赋灵技,像凯恩的“泰岳”、陈航的“荆刺”,均属于这一类。如果没有晶章辅助的话,他们终此一生也只能拥有这一项灵技。由此可以想见,晶章有多么重要了。

在神殒大陆,晶章只有神秘的“术炼师”有资格炼制!

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术炼师,没人知道具体需要什么条件,但是所有人都很清楚术炼师的巨大价值!就拿冰家来说,目前也不过拥有一名低级术炼师罢了。饶是如此,这名低级术炼师已经是冰家的至宝,每年享受着数额惊人的供奉,地位超然,连冰家族长也对他持礼甚恭。

每一枚晶章的出现都会让人争得头破血流,尤其是一些高级晶章,无数人甚至愿意出天价购买但却是有价无市!陈航有点疑惑了,这么贵重的东西姐姐是怎么得到的?

感受到了陈航疑惑的眼神,陈幼蓉眼底闪过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痛楚,依稀中仿佛又看到冰家少主趴在自己身上的丑陋模样。她强作镇定地挥手道:“你回去吧,好好炼化了这枚晶章,千万——别辜负了我的期望!”

“我一定努力,姐姐!”

(觉得本文尚可的话,请多多点推收支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