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晋楚国师

雾中蓝桉 | 发布时间:2022-11-21 01:52:01 | 阅读次数:25599

顾清盛敢抬起头,她深怕自己抬起头会在这纯净无暇无瑕的大师眼里看见自己用出阴谋时的丑恶样子。手中却抱的更紧,牢牢地被禁锢住那人,不给他靠近了林氏一分,声音转成哭腔,大声地哭叫道“爹爹救我!爹爹救我!爹爹!清儿明白错了!爹爹快救我!”被顾清盛这么一叫喊,端王手中却抱的更紧,牢牢禁锢住那人,不让他靠近林氏一分,声音转为哭腔,大声哭喊道。...

顾清盛不敢抬头,她生怕自己抬头会在这纯净无瑕的大师眼里看到自己施展阴谋时的丑陋样子。

手中却抱的更紧,牢牢禁锢住那人,不让他靠近林氏一分,声音转为哭腔,大声哭喊道

“爹爹救我!爹爹救我!爹爹!清儿知道错了!爹爹快救我!”

被顾清盛这么一呼喊,端王的心都揪了一揪。

顾清盛是府里唯一一个姑娘且是嫡女,从小被这端王府宠的无法无天,后来将这林氏抬为王妃,也只是为了有人能好好照顾顾清盛。

出现这种情况,端王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对着下方就焦急道

“国师!先救清儿!先把清儿救上来!”

林氏的心凉了一截,挣扎显然都有些没有力气。

顾清盛却是在男人怀里呆住了。

国师?

什么国师?

不会是……

自己知道的……

那个国师吧……

“我晚一些再救她,你莫要抱我这么紧,否则我们都要沉在河里。”

“郡主。”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顾清盛耳边响起,幽雅兰香气息不断萦绕,呼出的气息打在顾清盛雪白的脖颈当中激起一阵心底酥麻。

这如十年老酒一般醉人的嗓音,更加证实了端王话里的真实性。

顾清盛麻木机械的抬头,一抬眼对上了一双如残夜星辰一般璀璨的眼眸。

那眸似十年烈酒,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长而卷翘的睫毛上沾些水珠,扑闪一次都像偏飞的蝴蝶。

眸光耀人,皮肤雪白,却更显他薄而殷红的唇瓣,在看到男人的第一眼,耳边似有一声“叮铃”的铃铛之声,敲动的心都颤了颤。

那遣倦温柔甚至让顾清盛忘了呼吸。

春来碧水诀寒冬,卿意萧萧无相送。

这是晋楚广为流传得一句诗歌。

而承受如此崇高赞美和敬仰的人,就是此刻正稳托自己腰肢,将自己那些小心思看的一清二楚的男人。

晋楚国师!

许卿意!

“国……国师大人……”

顾清盛不好意思的露出自己一口雪白小牙冲许宴卿笑了笑,接着眼皮一翻。

她装晕了。

这种气氛,她实在无法醒着面对。

顾清盛装晕的功夫实在差一些,许卿意摇摇头叹然一笑,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抱着顾清盛上了岸。

这才慢慢吞吞回去,又救了已经快沉到底的林氏。

待两人都被救上岸后,端王才松了一口气。

“先将两人抬到前院,寻大夫来。”

“你,还有你,我有话要问你们。”

他对着白露,和跟林氏一起的那个小丫鬟说道。

*

待到了前院以后,又将两人安顿好,许卿意才将袍上的水甩了甩,对着端王道

“既然两位都平安无事,那微臣就先告辞了……”

告辞?

顾清盛心中机警,她可没有忘掉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祈福大会。

许卿意这次亲自前来,也证实了皇上皇后对这今年祈福大会的看重。

林氏是真的被水呛晕,而顾清盛却将外面情况听的清清楚楚。

她的手慢慢动作,轻轻拽了拽白露的袖口。

白露本还红着眼眶,低头却督见顾清盛微眯的凌厉眼神。

微微对她说了几个字的口型,白露心中一个咯噔。

在顾清盛跳水之前,就对白露用过暗示,现在这没有声音的话语一出来,接下来所有该做的事情就已经明朗。

白露抿了抿嘴,突然哭泣,一下子抱住躺在榻上的顾清盛

“郡主!郡主你好傻啊!你有这个心思!王爷怎么会不同意呢!”

这话一出,四周目光齐刷刷的射了过来,许卿意看了榻上的小丫头一眼,心中了然几分。

看来,这是要把自己留下啊。

“什么心思?她又打的什么主意?”

因为有很多次顾清盛的威胁,端王疼爱顾清盛是疼爱,可是心中难免多了一分恨铁不成钢,听白露这么说,那心又吊了起来。

白露擦擦眼泪,对着端王道

“郡主今日醒来大哭一场,说感觉以前的所作所为都是魔魇,因为自己那么伤王爷的心感到十分自责!”

“正巧后天是祈福大会,她思索再三,想随皇后娘娘一起正好去落佛寺替端王求个护身符,也算是弥补郡主的心中羞愧!”

“郡主还说,现在国家动荡,自己身为晋楚的长乐郡主,若是不跟着一起去祈福,恐怕会惹了皇上皇后的不悦,也会让王爷饱受非议,所以想着来请求王爷!让小姐参加后天的祈福大会吧!”

她说完,又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顾清盛唇角微勾,白露是她最信任的人,脑子聪明做事果决,心思也活络,是娘生前千挑细选才送到她身边。

嫁给楚之耀以后,也多亏白露的一些好手段,让洛昭昭根本无计可施,就算没有孩子,自己也能牢牢稳坐将军夫人之位。

这一番话说出来,端王心中五味杂陈。

他这个女儿素来傲气,从不对人低头,如今竟说了这些话,又让他如何不动容?

“郡主真是这么说的?”

“千真万确!王爷!”

白露的泪珠跟不要命似的掉,许卿意心中轻笑一声,只觉有趣。

“难为郡主有如此孝心。”

他点点头,开口对端王说道

“既然郡主想去,那就一并去吧,皇后在我来之前还念叨了几句长乐郡主,应当也是想念了。”

这劝慰让端王紧皱的眉心舒展,叹一口气,眼里满是欣慰,对着国师辑礼

“如此也好,那小女就拜托国师照拂了。”

“王爷客气。”

许卿意颔首。

在得到应允以后,白露才松了口气,却见端王突然皱眉,眼神看向白露

“既然如此,她又为何在桥上和王妃双双落水?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白露还未出声,那个林氏身边的小丫鬟却是坐不住了,扑通跪下磕头

“奴婢落水!禀告王爷!是!是小姐将王妃踢下水后!又自己跳入水中的!”

“小姐还说!王妃惺惺作态,又并非她生母!叫她一声不过是为了王爷高兴……”

“你胡说八道!”

白露怒喝一声,双眼猩红瞪着落水

“明明是王妃先出言挑衅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