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六章 恭喜

雾中蓝桉 | 发布时间:2022-11-21 | 阅读次数:2306

夜已深,周遭露水更重,从偏院里已发出几声痛呼声。这是非常破旧的一间住所,里面的灯烛了燃了半晌,不断地往上滴下蜡油。落入水中坐在满是灰尘的榻上,她撩开自己衣角,露着里面斑驳的乌青,正给那些伤口上上着低廉的创伤药,伴着忍辱负重的表情,眼里泪水泫泣。随着这是十分简陋的一间住所,里面的灯烛已经燃了半晌,不断往下滴下蜡油。。...

夜已深,周遭露水更重,从偏院里发出几声痛呼声。

这是十分简陋的一间住所,里面的灯烛已经燃了半晌,不断往下滴下蜡油。

落水坐在满是灰尘的榻上,她掀开自己衣角,露出里面斑驳的青紫,正在给那些伤口上上着廉价的创伤药,伴着隐忍的表情,眼里泪水泫泣。

随着夜越深,从院门口传来一阵轻缓的脚步声,接着便有人叩响了落水的木门。

落水一惊,急忙把衣服放下,擦了擦自己通红的眼角,端坐着压低声音

“进来。”

这么晚了,能来寻找自己的,也定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可是,当白露走进来替她带上门时,落水还是诧异了一番。

她犹豫站起,似乎在想要不要行礼。

“不用。”

只见白露打量四周,手里的红烛已经燃烧一半,灯油落下的痕迹瞬间就变干。

那四周飞散的灰尘让白露眉头皱了皱,坐到了落水的对面,将红烛放到小几上,发出“叩”的一声声响。

“你是叫,落水是吧。”

掸掸自己的衣角,白露的声音听不出来喜怒,那面容清淡,也让落水一时间看不透。

“是。”

落水低垂眼眸回答

“不知道白露姑娘深更半夜来我屋中是有何要事?”

她沉吟一番,见白露没有要开口回答自己的做派,不由思虑

“白天刚出了那等事情,白露姑娘这次过来,于情于理可能都不太合适。”

这话终于让白露有了反应,微微挑起好看的柳叶眉,将落水观察了一番。

“落水姑娘何出此言?在这等大宅之中,胜负乃常事。”

“跟对主子,荣华富贵,跟错主子,横尸街头,落水姑娘可懂自己是哪里不对了?”

这话让落水脸色白了白,她想出口反驳,却说不出来一句话,一个字,只是哽在咽喉,最终狠狠咬了咬嘴唇豁然站起

“如果白露姑娘这次来只是为了羞辱我,那大可不必,恕不远送!”

烛火燃起噼啪一声,白露的声音轻笑,话锋一转

“落水,原名谢千春,柳州知府独女,因父贪污受贿,谋害百姓被判斩首,妻女为娼为奴,其他族人尽数流放。”

落水一怔,不可置信的回头瞪着白露,对方只拿一封宣纸读的轻松

“在被卖往勾栏之路,被端王妃林氏林妙所救,随即买入府中,做了丫鬟……其母……”

“你!”

像是触动到了落水心里的开关,她猛然上前一把夺过那纸张,将小几都碰了几碰。

白露也不阻拦,任由她将手里宣纸抢过去还撕碎,只是用手撑头,看着落水眼里意味非常

“原来以前也是个大小姐,怪不得心思如此天真……”

“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快出去!快出去!”

她发疯了一般将撕碎的纸张挥入空中,只要说起这些过往,那些往日的情景一幕幕都浮现在眼前,那些人的丑恶嘴脸,以及对自己做的……

“呕!”

像是想到了什么,落水一把捂住嘴,跑到墙边吐了起来。

盯着落水的背影看了许久,白露也没有说话,等到落水的情绪终于平稳下来以后,她才缓缓开口

“其他事情暂且不聊,看来我要恭喜恭喜你。”

她一边说,从袖口掏出一瓶上好的金疮药,笑容在烛火映照之下十分神秘

“郡主,看上你了。”

“可懂我意思?”

……

第二日清晨,顾清盛起了个大早。

所有被选中的贵女们都要先进宫拜见皇后随后再启程。

而让顾清盛彻夜未眠的,却不是这次进宫之旅。

而是,今天,就能见到。

楚之耀和洛昭昭了。

那两个,心思歹毒之人!

“郡主。”

白露一声轻唤,将顾清盛拉回现实,她的眼前白露面容越发清晰,仿若隔世一般才找回思绪。

在白露奇怪的眼神中轻咳一声

“何事?”

“奴婢是想问问郡主,今天的口脂,郡主想涂哪种?”

面前排列一排贝壳口脂,那贝壳之上吊坠珍珠,映射里面鲜艳的颜色,一股花香随之飘来,衬托这些口脂的上等。

本来想随便挑选,却在看到那淡红色颜色时愣了愣。

顾清盛五官深邃,涂鲜红色更显亮眼,这本来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不错。

可这淡红色,却是上辈子楚之耀在自己身上看见就烦躁的颜色。

因为,洛昭昭喜欢淡红色。

她每次涂抹时,楚之耀总会说她东施效颦,没有涵养。

久而久之,淡红色口脂,她也就不涂了。

缓缓勾唇,她将淡红色口脂递给白露

“涂这个吧。”

这一世,就先从恶心你开始。

……

到了皇宫的时候时辰还偏早,在宫门前便无法再乘坐马车。

白露先行下车,顾清盛刚拉开马车车帘,一只脚还没踏出去,将手递给白露,就在两人还差一点触碰上的时候,在马车后方突然一阵喧哗

“救命啊!来人啊!马儿受惊了!前面的人都让一让!”

一阵快速且力道十分大的马蹄声传来,伴随一阵阵灰尘,直接呛到顾清盛口鼻里,她咳嗽几声,还没来得及观察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只听白露大喊一声

“郡主小心——”

马车后方一阵猛烈的撞击传来,而马车的隔板被撞击的冲到顾清盛那马儿的身上!

顿时被疼痛激的一阵长鸣,抬起蹄子就跑了起来,而顾清盛却因为这颠簸早已经跌坐在马车的踏板上,双手紧紧抓着马车沿璧面色苍白如纸!

刚才撞击自己马车的马匹因为巨大的冲击已经停止了冲撞,被赶出来的官兵控制,可是换成她的马车失控,而自己还在马车之上!

耳边不断的有风声呼啸,前方的马匹在集市之中横冲直撞!

那些路边摊子都被撞翻,飞出来的瓜果一个个都砸在顾清盛身上。

顾清盛紧咬着牙,尝试去拽马儿的缰绳!却因为马儿速度太快,缰绳也被甩的飞快而根本无法触碰。

跪在踏板上的小腿有些发软,后边白露的痛哭声传来,还有大量官兵的呼喊声不断擦过耳边

“保护郡主!保护郡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