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一章 天下掉下美孙女

又见桃花鱼 | 发布时间:2022-11-23 11:05:44 | 阅读次数:28772

淮阴林家在京城的宅子,占了甜水井胡同一大半儿。整齐很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繁茂的枝杈,鸟鸣啾啾,看起来格外清幽。院子的形状不算不规整,是因为前期把邻居房子也买回来,不合并在一起的缘故。东南西北各一个门,南门是正门,很是宽广。朱红大门,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淮阴林家在京城的宅子,占了甜水井胡同一大半儿。

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院子的形状不算规整,是因为后期把邻居房子也买过来,合并在一起的缘故。

东南西北各一个门,南门是正门,很是宽阔。朱红大门,东西栓马桩,东西石鼓。门外门里,各有一个长长的石雕影壁。

正门上方,牌匾上浓墨上书”林府“二字。

这样的宅子,在京城到是不少,算不得富丽堂皇,但也不会让人小瞧。

这天,还不到晌午,府里的爷们儿,办公上学的都出去了,离回来还得有段时间。

林府正门,两个门房正无聊的聊天,突然看到来了一队马车驴车,走到大门外,就要靠边停。看见车队头看不到队尾,估摸得二三十辆吧......

有位管事模样的人下了马,前来叫门。

门房赶忙迎了出来“你们什么人?这车队怎么停在我家门口了?”

那管事衣着体面,举止有礼,对着门房一拱手,脸上带着笑“请问这是淮阴林家吧?”

“是啊!你们找谁?”

“我是府上二老爷的管事,姓安,这是送咱们三小姐回府的呢!”

“二老爷?三小姐?这......这......没听说要回来人哪?”

“呵呵,劳烦你,去跟府上当家人说一声吧!”

门房赶忙说“那你在这儿等等啊!”说完就往府里跑。

今天府里的男人们,只有老太爷在家,他现在只参加十天一次的大朝会,手头事情也不算多,所以比较轻闲。

这会儿,正坐在廊下,喝茶听鸟叫呢。

门房一溜烟的跑了进来“老太爷,咱们家三小姐回来了!哦,是二老爷的女儿。”

林老太爷听罢,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说的是自己的二儿子......的女儿。

这么亲近的关系,倒要他愣一下才想起来,不由得有些心里虚,还有些纳闷的问“她回来了?不是前两天才说要去接的吗?谁送回来的?”

门房摸着脑袋说“老太爷,回来的突然,奴才也没弄明白。您要不去瞧瞧?”

老太爷拍了自己脑袋一下“嗨,可不是?问你做什么,我自个儿瞧瞧去......是在前门?”

“是呢老太爷,在前门呢!一大溜的车队!三小姐还没下来呢!”

老太爷脚步有点匆忙的往前头走。

他从没见过这个孙女儿,所以也没太放心里过。

三年前,二儿子死,大儿子去办丧事,葬在老家祖坟了。最后大儿子两手空空的回来,财产没带回来,人也没带回来,却带回一个扬州瘦马。

倒还让大儿媳妇闹了一场。

这两年都没人提起了。。

只是前几天,依稀听老太婆说了句,要在年底前去接回来的......

老太爷往外走着,心里还有点高兴,似乎是凭白捡一个孙女儿似的。

咦?还有个孙子,枫哥儿的......也一起回来了吧?

嘿嘿好像凭白又捡了个孙子似的......

林家在这一代,各种原因,子孙还真不多。

这一下回来俩,好啊!

前门处,第二辆车门开,车下的婆子和车上的丫头,扶下来一个穿着密实斗篷的人,看不清模样,只感觉身量不低,体态轻盈。

门口已经开始围了不少人在看热闹了。

府里大管家也被惊动出来,带着两个管事在大门口,等着老太爷吩咐。

门房出来说“是三小姐吧?!咱们老太爷,在会客厅等着三小姐呢。”他偷偷看了一眼,却什么也看不到。

那女子轻声嗯了一下,由几个丫头陪着,往里走。

那位安管事身边小厮机灵的很,递给几个看门的一人一个重重的红封。

一入手,就知道今儿这红封可不得了,几个人笑着见牙不见眼,点头哈腰的指挥着让车马靠边。

安管事对大管家十分的敬重,深施一礼“大管家,您看,是不是安排人把东西抬进来?这些个镖局的车队,还要结账打发走呢!”

林府大管家吩咐“先靠边停,把大门打开,进去三辆,把东西卸下来,再换三辆。东西就先放在大院子里,仔细些,别落下。”

孙管事说“大管家,属下手里这些个单子,都标明了行礼的数量,按着数收就好。”

那穿斗篷的姑娘,已经进了大门。

门口,看热闹的围成一圈,议论纷纷。

“嗬这一大长车队,东西可真多啊。林家,这是谁回来了?”

“听说是林家二老爷的姑娘。”

“林家二爷?那可多少年不见了。”

“是不见了,他不是......”

“林二爷没了,他姑娘在啊!这不回来了吗?”

“怎么这么多东西啊?!这林家二房,还真阔气啊!嗬,这么大个的,是家具吧?!哎哟,怎么连大木桶都带着?用得着这样嘛!?京城什么没有?林家也不是寻常人家儿啊!”

“切,你这个棒槌!你都没看这木桶是什么木?是什么雕花!”

“哦,真是耶!讲究啊。听说已故的林二夫人,娘家可有钱的很,独生女啊!家业全给她留着了。”

众人感叹着,羡慕不已。

林府大管家在大门口听到这些话,眉头微皱,吩咐人们“手脚都麻利着。”

那位安管事却在那里扯着脖子嚷嚷“那几个贴着黑标的箱子,要格外注意啊!里面都是珍贵的瓷器呀!别说摔,磕碰一下也不得了的呢。哎!哎!那两个箱子可重的很,小心着,别闪了腰。”

十几个人嘴里应着,小心翼翼的搬着。掂量着一会儿还会有的打赏,心里美得很。

那披斗篷的姑娘,绕过影壁,里面有人带着“三小姐,您这边儿请,咱们老太爷在里面等。”直接进到大会客厅。

老太爷做在主位,旁边只一个老仆在倒水收拾。

“祖父!”那个女子到了门口,清丽的叫了一声,声音颤抖而婉转,能听出来的激动。

她轻轻的迈过门槛,向老太爷扑了过去,一下子跪在他面前。

一双雪白的纤手,掀开帽子。

一张惊人美貌的小脸儿,出现在老太爷面前。

只见她浓浓的一头秀发。两道弯弯的秀眉。漆黑的眼珠,白眼珠有着极淡的蓝白,那眼,一看到底,毫无杂质。羊脂一样细腻的皮肤,细高的鼻子,粉红又肉头的小嘴。

此刻,她正充满孺慕的看着老太爷,两只好看的眼睛,轻轻的一眨一眨,眼内湿润,像是要流眼泪......但却没有,嘴角一翘,带了笑意。

啊!这是自己孙女?

嗬,这女娃子,长得可真好看啊!

嗯,只笑,不哭!

这样好!这样好啊!

老太爷心里冒出好多个感叹词,显然对这个美丽的孙女儿极满意。

他年纪大了,最怕女人扭扭捏捏,哭哭啼啼,闹闹腾腾的。

这样的女孩子多好,干净,清爽,像雨后的太阳下的小花儿似的,让人心都明朗了。

这可真是天上掉下个美孙女儿......

老太爷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好孩子,好孩子!快起来,给祖父瞧瞧......”老爷子自有尊严,这语气,可很少给子孙用。。。

那女孩儿站起来,凑到祖父面前。老太爷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很好闻。

“祖父......”她的声音,慢慢糥糥,娇声娇气儿......“孙女儿想念您多年,终于见您了呢!咦!祖父,我爹爹,长得很像您呢。”

林老太爷更不好意思了,因为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为什么二儿子死后,没把这个孙女儿接回来了。

这么好的孙女儿,现在才看着......当初......

老爷子期期艾艾的说“你爹,跟祖父年青时,是有几分相像。唉,可惜啊......”他眼圈微湿,声音低沉。

“你,你还好吗?”他想问你怎么回来了,可没问出口。

女孩子儿笑着说说“祖父,孙女儿很好。留在咱们老家,给父亲母亲守完三年孝,才回来的。”

“哦,是这样啊!唉,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是谁送你回来的?怎么没来信,让你叔伯去接你啊!”

“祖父,您和祖母年纪大了!我叔伯公事繁忙,兄长学业繁重,要是抽出好几个月去接孙女儿,怕是会耽误正事呢!正好,父亲的好友柳大人一家上京就任,孙女儿便跟着一起回来了。雇佣的是上百年的镖局,一路上住的是官驿,还有柳家伯母照应,柳家妹妹的陪伴,安全又顺畅。”

她说话,不急不慌的。

老太爷说“哦,是这样啊!难为你,这个年纪,就这么细心持重。”笑容甜美,大方能干,不扭捏,这正是老头喜欢的样子。

“祖父,孙女儿带的东西和人,先放进院儿吧?人家镖局,还要收工呢!”

“哦,好好好!林财,三小姐带回来的东西都抬进来了没?”

他身边的下人赶紧出去看了看“老太爷,大管家正让人搬呢,都堆放在咱们大院里了。”

老太爷说“哦,快去后头送信儿,收拾出妥当的地方,给三姑娘住。”

林财领命前去。

林之秀抿嘴一笑,跟老太爷拉上家常了“祖父,您老身子挺硬朗的呀!气色可真好!祖母好吧?大伯叔叔们都好吧?”

“嗯都好都好,一会儿你就能见着了!好孩子,你爹......”

想起那个绝顶聪明又不听话的二儿子,老太爷也一阵的伤心。

林之秀神情也有点落寞,轻轻的说“爹爹在世时,总跟孙女儿念叨您。祖父,您不知道我爹任上有多苦,他主管的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常常一走就是几个月。回来,还要带一身的病痛。母亲带着我,又是担心又是着急。本来,我爹说,再一年,就能熬出头了,就能回京跟家里团聚了。没想到......”她难过的低下头。。

“祖父,我爹......他可想您了呢。”她伤情的说。

老太爷心里也难过,其它几个儿子都在京城,不管官职高低,都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而自己这个最出色的儿子,多年在外奔波,最后竟然这么折了。

林里没有明显败迹,是因为有......产业支撑。但实际上,子孙里,没有能承重的,将来怎么办?

一想到产业,他不禁心又虚了。

一时,有些责怪老婆子,要不是她,二儿子又何至于有今天?

榜眼出身的林煦要是在京城立住,林家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由对陪伴几十年的老太婆,真的有了些怨怼。

“唉,都过去了。咱们往前看吧!祖父这些年,也是上上旬朝,朝中家里,也不怎么管事了。不过,你回来的正是时候,回头祖父......”

这个孙女如此出色,就好好给她寻门亲事吧。

林之秀一笑“祖父,孙女儿从未在您身边呆过,现在回来了,要好好陪陪您和祖母。代父母在您二老膝前尽孝呢。您和祖母,也要好好心疼孙女儿呀。”

“好!好!祖父就疼你一个!你想吃什么穿什么玩什么,都直接跟祖父说。”

“哎。”

“现在,你随祖父去后头,祖父亲自交待她们,把你的住处安排好。你叔伯兄弟,晚上才能回来。到时就都见着了。”

“是。祖父,孙女带回来的东西,有给您和祖母礼物,还有叔伯婶子兄弟姐妹的礼物。回头整理好了,就送给大家。”

老太爷太满意了“你这丫头,有这个心意就好了,倒不必送我们什么。回头,祖父给你点好东西!”无死角的满意,背着手,在前头走。

两个人边说,边往后院走。穿过有人把守的月亮门,就是后院了。

林之秀在门口停了一下,看着精致的花园。

上一世,她是比现在晚三个月才回来的。

是大伯母......林大夫人,让她手下的袁嬷嬷接回来的。

一路上,袁嬷嬷端着脖子,张口闭口都是规矩,钱财不少拿,但从不把她放在眼里。

那回,她是从东侧门悄无声息的进去的。

而她家的财产,在南方就被黄姨娘搜刮了一番。实在没办法转移的,才放在她手里,进了林家门后,箱笼就被林大夫人管控了,慢慢被搜刮个干净。

而今天,她自己回来了!

带着二十几辆车的财物,光明正大的,从前门,进家了!

她嘴角带了丝轻笑。。

老太爷正好回身“这是咱们家园子,不算特别大,但收拾得还不错!祖父的鹦鹉,白天就放在园子里晒太阳。”

林之秀看着廊下树上挂着的大小笼子,甜甜的笑着“可是不少呢!肯定都是好鸟!”

老太爷很得意“那是,祖父在这个圈子里,很有几分薄名呢!”

“祖父您真厉害!”

林之秀边走边想:嗯,还是家中老太爷,亲自送她到后院呢!

这可是与上世,截然不同的待遇了呢。

我回来,你们会意外吗?

我的“亲人们?”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