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序章 失踪的探险部 诡异山庄

一苏叶一 | 发布时间:2022-11-23 22:51:49 | 阅读次数:22766

新闻:阿尤山再度会出现神秘失踪事件截止到6月4日王玲——神秘失踪刘丽——神秘失踪孙建国——神秘失踪钱明——死亡……(死因有待商榷)文涛——神秘失踪何梅——神秘失踪赵成——陷入昏迷李欣——陷入昏迷6月4日地点:山庄一楼男子举起来锈迹斑斑的斧子,不缓不慢的砍向地上那一团黑影,仔细看那黑影竟不知过了多久,地上的黑影已经完全看不到起伏,他弯下身子拉扯起那团黑影,倏地“刺啦”的声音回荡在这空寂的走廊中,原来是布料被扯坏。。...

新闻:阿克山再次出现失踪事件

截止6月4日

王玲——失踪

刘丽——失踪

孙建国——失踪

钱明——死亡(死因存疑)

文涛——失踪

何梅——失踪

赵成——昏迷

李欣——昏迷

6月3日

地点:山庄一楼

男子举起锈迹斑斑的斧子,不缓不慢的砍向地上那一团黑影,仔细看那黑影竟然还在轻微蠕动,随着男子一下一下的动作,飞溅起的点点液体直冲男子脸面上。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红褐色的眼睛越发癫狂,喉咙中不时地发出“赫赫”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地上的黑影已经完全看不到起伏,他弯下身子拉扯起那团黑影,倏地“刺啦”的声音回荡在这空寂的走廊中,原来是布料被扯坏。

那是一件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衬衫,只能勉强辨认出款式应该是今年流行的女款。

男子一步一步的拽着黑影将它拖向黑暗深处。

一丝月光偷偷从窗缝中照射进来,趁着那光亮,才发现那一团黑影竟是一具已经快要看不出人形的一团烂肉,极度扭曲的四肢,仿佛能从中感知到死者临死前的非人痛楚。男人一步一步的拖着,肉体摩擦地面的声音让人汗毛直立,他猛然停下,“嘻嘻”“嘻嘻嘻”一串笑声打破了这诡异,笑着好似在炫耀着他无与伦比的杰作。

这样刺耳阴寒的笑声,重复回荡的回声,敲打在心头,愈发的渗人。

躲藏在柜子里的王玲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生怕发出一丝声响被那个恶魔发现。抑制不住的浑身颤抖,同时却又在极力控制着自己身体的生理反应。她后悔了,她后悔为什么会来到这个鬼地方探险,压抑,恐惧,未知的一切让她逐渐失控...

地点:山庄二楼

“刚,刚才,刚才。”刘丽嘴角不自觉的抽搐,她已经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里不会,真的...”孙建国死死的掐着刘丽的胳膊,胳膊上的肉被捏的从他的指缝凸了出来。

“嘘!你们听。”钱明用手做了个嘘的动作,那做着动作的手指微微颤抖。

是谁的笑声?

三人紧绷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的躲在墙角。想探出头去看看却又害怕遭遇不测。

“嗒、嗒、嗒”钱明能清楚的听见自己手表运作的声音,就这样几个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不知道过了多久。

“王玲呢?”刘丽问道。

这时三人才发现刚才逃跑的时候,王玲和他们跑散了。

三人互相看了对方,大家的眼神都传递着一个信息。

“不会吧不会吧,一开始失踪的是文涛和何梅,王玲会不会并不是跑散了而是和他们两一样突然失踪了。”孙建国双手抱头痛苦的蹲了下去。

“这里真的有那个东西,谁能让人一回头就能失踪,一定是那东西把他们...”刘丽双眼大睁,好似癫狂。

“你们小点声。”钱明压着嗓子说道。

三人冷静了一会,钱明仔细探听着,“应该没有上二楼,我们先去找个房间,坚持到天亮应该就能出去。”

另外两人点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不打算去寻找王玲,谁知道她现在是生是死,人都是自私的,这个节骨眼上顾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三人找到一个房间,打量一番确定应该是一个客房。钱明最后一个进来,迅速的将门落了锁。

这样封闭的空间几人微微喘息,感觉安全了不少。

“开手电筒应该没事吧?”孙建国问道。

“别,还是这样吧,今晚月亮比较大,趁着月光还能可以看见的,我们还是不要开了。”钱明说道。

刘丽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钱明抬手将手表倾斜,“才2点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离天亮还有2个多小时,现在他是真的体会到什么是度日如年了。

一时间三人谁也没有继续说话。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刘丽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看钱明突然站了起来,然后慢慢的,小心翼翼像门挪去。

他指了指门,瞬间两人明白了他的意思,屏住呼吸看向门。

走廊中,仔细听有什么东西摩擦的声音,一开始还需要认真辨认。渐渐的声音越来越近,钱明知道,那个恶魔来了。

他想找个东西挡住门,但又有些纠结,怕弄出声响将它引过来。

三个人一动不动,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嘭!”一声巨响。

三人浑身一抖。

不好!被发现了!那个恶魔在砸门。

钱明猛地后退,金属制的门上已经出现了凸起,他知道过不了一会那个魔鬼就会冲进来。

“阳台!可以去对面!”刘丽尖锐的嗓音喊道。

站在阳台口的刘丽指着对面的阳台,示意可以从这里逃出去。

孙建国连滚带爬的跑到了阳台上,他目测两个阳台差不多2米左右的距离,作为篮球队的候补这个距离对他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他爬上阳台的栏杆上,纵身一跳双脚稳稳的踩在对面的栏杆上。

他回头看向刘丽,“快跳!”

刘丽焦急的喊道“我跳不过去!会掉下去的!”

“我会拉住你的相信我”孙建国说道。

“快跳!别磨磨唧唧的”钱明催促道,他看着房间的门要被劈开了。

“不行不行。”刘丽站在围栏上还在纠结。

“砍死和摔死你选一个,快点跳,跳了起码还有活路。”钱明已经被刘丽磨得耐心全无。

刘丽只能咬咬牙,猛地一跳,孙建国顺势一把抓住了她,将她拉进了阳台里。

站稳的刘丽转过身看向对面的阳台。

“啊!”同时一声尖叫刺入耳中。

钱明还保持着双手支撑围栏的姿势,但是他的身影已经和身后的恶魔重叠在了一起。

原来钱明刚想站上围栏的时候,那个恶魔就已经闯了进来,并用手中的斧子砍中钱明。

钱明忍着剧痛想要转身拼一波的时候,就听见肩膀脱臼的声音。那个恶魔竟然用双手活活的将他的肩膀向后掰,直到断裂。碎掉的骨头刺穿了皮肉,臂膀的断裂,后背的斧子砍入的异物感和剧痛,使得钱明的太阳穴像炸了一样的突起。

他双腿不断的挣扎,恶魔好似很喜欢他这临死前的状态,竟然松开了他。猛地回头,看向他,双目对视的一瞬间,钱明瞳孔突然放大,竟然是他。钱明急速的向后退,由于动作过于猛烈,一时平衡没有掌握好。他直直的坠了下去,还没有什么反应,就听见重物落地的声音,钱明的意识慢慢模糊,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

刘丽和孙建国看着这一幕已经被吓得一动不敢动。

“赫赫..”恶魔瞬间退出阳台。

“不好”孙建国这才回过神。他不管腿软的刘丽是否能站住,就跑向门口一把扣上了锁,将旁边的柜子,乱七八糟的都挡了上去。

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如果真的冲进来他就只能搏一搏,除了这样也别无选择。

刘丽盯紧自己颤抖的双手,“我们会死吧?会死吧?”她呜咽的哭着。

“闭嘴!”孙建国呵斥道。

“如果想活就闭嘴!”他生怕这哭声引来那个恶魔。

刘丽身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颤抖,她只能尽量控制着上下牙齿打颤,努力的说出“你不觉得那个杀人恶魔有点眼熟么?”

话音刚落,孙建国猛地看向刘丽,两人对视好像明白彼此所想。

周围又恢复了寂静,外面的走廊再无声音,安静的仿佛刚才只是一场梦。

“你说我们要是从阳台跳下去,跳到外面,是不是就摆脱这里了?”刘丽小声嘟囔着。

“你觉得呢?我们试了多少次,每次跑出去了,明明是山庄外,却一眨眼就又回到了山庄。”孙建国烦躁的抓了抓头。

倏地,他灵光一现。

他要看看钱明的尸体,如果尸体在那就是外面是真实的外面;如果没有,那尸体可能被瞬移到了山庄里,那么外面依旧不是真实的。

他跑到阳台,将头向前伸了一下,下面空无一物。

干掉一个人的快感使得男人兴奋到了极点。下一场猎杀开始了。

男人手提斧子,正要走向隔壁的房间。忽然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穿胸膛。他的头以180度的方向旋转过去。那是一个女人,不,不应该称作人了。

那女人四肢触地行走,胸腹部向上,四肢反方向支撑着躯体,她的头倒挂着,恐怖又诡异。从她口中出现的黑雾仿佛实体一样穿透男人胸膛。

男人抽搐几下,轰然倒地,一个黑色的人影从他的身体上飘了出来。

“呵呵”黑影阴测测的笑了一声,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诡异姿势的女子也同时消失不见了。

6月2日山庄附近营地

“赵成,抱歉啊,让你陪着我在这里。”李欣坐在火堆边煮着吃的,歉意的说道。

“没事。不要放在心上,我其实对探险没什么兴趣,就是钱明说少了一个会开车的,我就过来了。”赵成说完“呲溜”的吸了一口手中的泡面。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不知不觉就过了很久。

“话说回来,这么胆小,竟然还参加了探险社?”聊熟了之后,赵成打趣道。

“嗯,不是胆小!”李欣反驳道。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种不安的感觉,真的,我之前很参加过探险,从来没有这么不安过。”李欣突然神情严肃的说道,时不时皱起眉头。

“怎么不安?”赵成随意的问着。

“就是那种不安,心悸那种感觉,总感觉要发生什么。”

“所以,之前要进山庄你才会退缩,阻止他们?”赵成问道。

“嗯,也可能是我想多了。”李欣叹了一口气。

赵成看着被大树挡住的夕阳,看了看手机。

“已经6点多了他们怎么还不回来?”李欣也瞄了一眼时间,问道。

“他们你还不了解?没准搞嗨了,住里面直接体验了,你忘了他们走的时候还带了那些备用品。”赵成说道,他是很了解他兄弟钱明的性格,这货真嗨了谁也拦不住。

傍晚,温度开始骤降。

李欣紧了紧裹着的毯子,赵成看到了说道“去车里吧,能挡风,这边火也要灭了。”

“今晚我们俩一人睡一台车,正好。”赵成站起来开始清理火堆。

不行,要一起,不能分散。

不知道为何,赵欣内心突然浮现出这句话。

她纠结了一下,毕竟孤男寡女睡一台车。

“我们要不都睡那台SUV吧?”李欣还是说出了口。

“噗!”赵成一口水喷了出来。

“我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我...”李欣语无伦次的解释。

“行,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女生有害怕的特权,放心!”赵成笑着说道,做了个理解你的动作。

两人就这样都回到了车上,互不干扰的刷起了手机。

6月3日凌晨2点

可能是心中的不安导致李欣睡的很轻。

她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漆黑寂静。能听到主驾驶那边赵成的呼吸声。

可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打破这个宁静,然后就是仿佛有什么动物在车顶行走的脚步声。

正当李欣想要更仔细的聆听的时候,她感觉车身摇晃了几下,看着一旁赵成未动的身影,她知道这个摇晃不可能是他们俩弄出来的。

忽的,那个动物弄出的声音转移到了一边,李欣这边的车窗。她不敢乱动,他想把赵成喊起来,但又怕赵成起来弄出声音,引来外面的东西。

她不知道自己一动不动保持了多久,心中祈祷。

倏地一下剧烈晃动,这个晃动还将睡梦中的赵成弄醒了。

同一时间李欣也发现了赵成被惊醒了,她迅速的碰了一下他的胳膊,飞快的说了句“别出声!”虽然说得很小声,赵成还是听得见,而且还发现了李欣说话时的紧张和恐惧。

刚要询问的话也就这样停在了嘴边。

他缓缓的坐了起来,将脸贴向车窗,但是,就在刚要靠近车窗的那一瞬间。

一个东西猛地砸向挡风玻璃,这么漆黑的夜晚,李欣竟然能清楚的看见那是一张人脸。并且还是她认识的人的脸,那黑洞洞的眼睛直直的看向车内。

李欣连尖叫都忘了,喉咙好似被卡住一样。

一旁的赵成也看到了同样的场景,两人呆滞如雕像,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

人头突然迅速自动的远离了挡风玻璃,二人喘息了一下,那人脸“嗙!”的又一次砸向了挡风玻璃,这一次玻璃竟然出现了小小的裂痕。

(快走!要快离开这里!)

她不知道这无端的恐惧不知从何而来。她隐隐约约好似听见有人在催促着他们快点逃跑远离这里。

“赵成快跑,开车。”李欣控制着痉挛的嘴喊了出来。

这时的赵成也回神了,第二次才将车打火启动。车灯瞬间打开,铮亮的光打向前方。

那个人肩膀外翻,被180反向扭断的头部正对着他们,脸上黑洞洞的三个口。

李欣捂住自己的嘴,将尖叫声吞回嗓子。

“钱明!”赵成终于看清了那张脸。

他管不了这么多了,逃!只有逃!

他猛的将车后退,想拐出这个营地,却发现除了钱明,四周出现了如爬行动物的东西,不,不是东西,那应该是人,四肢异常的人。

那群东西快要将他们围住了,这时他看到了一个突破口,唯一没有怪物的方向,他毫不犹豫的直冲向那边,不管是否是陷阱。

“嗙!”不成人形的钱明竟然追着汽车撞击了上来。

他们俩知道,钱明一行人出事了,现在的钱明可能不是‘人’了。

一下一下的撞击,车的后窗也开始出现裂纹,而且裂纹越来越长。

“再快点!”李欣焦急的说道。

“看不清路,怎么办!该往哪里!”赵成已经紧张到分辨不出哪条路了。

两个岔路,赵成脑子一团乱,完全蒙了。

正要选择左侧的时候,他发现那边竟然出现了那群怪物,没办法只能赌命走向右侧的那条。

车速不断加快,不知开了多久,撞击声戛然而止。李欣回头看着那将要破碎的玻璃,心终于落了下来。

“快要上公路了!”突然赵成欣喜的喊道,他们冲出了山林。

隐隐约约能看到山下的村庄,此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

眼看着就要冲出这片树林,到达通往山庄的公路上时。

“嘭!”挡风玻璃被一个从车顶探出的头砸碎了,那个头颅因为剧烈的撞击有一半镶嵌在了玻璃上,凹陷的地方有着如放久豆浆一样的红色物质流了出来。

原来钱明并没有被甩掉,而是一直在车顶等待时机。

这一下使得已经放松了的赵成受惊,本就高速的车失控了,撞向了链接公路的护栏上。

气囊爆出,两人一瞬间被撞昏迷。

黑烟瞬时滚滚升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