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圈套?

一苏叶一 | 发布时间:2022-11-23 22:51:50 | 阅读次数:24792

四人走入了山庄。在步入大厅的一刹那,苏菓忽然‘滋’的一下脑袋刺痛,她左手扶额,左手因为剧痛居然拉住了在身边的沈淞辞,腿一软成单膝双膝跪地的姿势。“苏菓!”沈淞辞见此,左手反握着了苏菓,半蹲下检查并苏菓情况。“头上次,剧痛,不明白为什么。”苏菓决计在进入大厅的一瞬间,苏菓突然‘滋’的一下脑袋刺痛,她一手扶额,一手因为剧痛竟然拉住了在身边的沈淞辞,腿一软成单膝跪地的姿势。。...

四人走进了山庄。

在进入大厅的一瞬间,苏菓突然‘滋’的一下脑袋刺痛,她一手扶额,一手因为剧痛竟然拉住了在身边的沈淞辞,腿一软成单膝跪地的姿势。

“苏菓!”沈淞辞见状,一手反握住了苏菓,半蹲下检查苏菓情况。

“头刚才,剧痛,不知道为什么。”苏菓断断续续的说道。

“感觉怎么样?”沈淞辞环顾四周这才发现不对劲,按理赵崇和林述就在两人前面行走,苏菓不舒服这两人不可能没注意,而且两人也不可能放他和苏菓两人行动。他将手电照向四周观察着周围。

之前放置在大厅的摄像机竟然不见了,很不对劲。

苏菓缓过来之后才发现两人紧握的手,她脸一红想着还好天黑看不见要不得真臊得慌,想暗自将手抽出来。

沈淞辞感觉到了握着的手在慢慢向外抽出,他倏地又拉了回来握住。

“别动,这里很不对,握好别松开。”

这时的苏菓也发觉了周围的不对劲,赵崇和林述不见了。顺着沈淞辞的目光她也发现原本放置摄像机的地方现在什么都没有。

“不会是灵将摄像机移开了?”苏菓问道。

“不会,你感受一下周围。”沈淞辞说道。

苏菓平复了心态,深吸一口气,感受着周围的磁场波动,因为之前没有进来过她也不确定现在的磁场有什么特别的变化,正打算说的时候,她隐约听见有什么‘嘶嘶’摩擦地面的声音,她将握在一起的手,紧了紧示意沈淞辞。

沈淞辞也一动不动的仔细听着,他突然关闭手电,在黑暗中眨了几下眼睛适应黑暗。他拉着苏菓向楼梯走去。

苏菓也明白了沈淞辞的意思无声的跟着走,两人尽量放低脚步声,那嘶嘶的声音越来越大,距离越来越近。

(快跑,逃,逃)

苏菓听见耳边传来女子隐约的声音,她想问沈淞辞是否也听见了,然而却知道现在不是开口的时机,她有一种预感绝对不能被那个嘶嘶的声音追上。

沈淞辞拉着苏菓来到了二楼,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看着和下午安装设备完全不同的场景皱了眉头,借着月光能看见这墙上斑驳的痕迹,他轻抚了一下,那墙上的碎屑粘在白皙的手指上,他闻了闻,是血,带着腥臭的味道,看来是已经有一些时候了。

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猜测,牵着的手突然被拉了一下,原来苏菓示意他向不远处看,那是一堆看不清原状的东西,苏菓拉着他向那对东西走去,忽然苏菓停下脚步,竟然干呕了一声,那声音回荡在走廊,苏菓立马捂住嘴,心想:糟了,大厅的那个东西不会听见了吧。沈淞辞侧身才看清那堆东西,他用另一只手轻轻抚了一下苏菓的肩,示意她不要担心。

‘嘶嘶’那声音又出现了,苏菓抬头看了一眼沈淞辞。

沈淞辞拉着苏菓走向三楼,然而迈向三楼的步伐猛然顿住。他没想到当时在山庄外的那群畸形怪物竟然守在三楼楼梯口一动不动。前有狼后有虎,苏菓紧紧握着沈淞辞的手,手心不自主的出了汗。

沈淞辞有些奇怪为什么这群畸形怪物没有立马攻击他们,他们两人退回了二楼。那嘶嘶的声音越来越近,正当苏菓想要冲一下的时候,她看到了那畸形怪物的眼睛,她用手握了握沈淞辞的手,“他们眼睛。”这时候沈淞辞也发现了,这群怪物的眼睛竟然不似凶狠竟然泛着隐隐水光。

“附魂术试探一下”沈淞辞在苏菓耳边小声说道。

苏菓抽出纸人掷向他们,那群怪物这次竟然也没有躲开,苏菓心想也许它们感觉到了这次并没有恶意的试探。

(逃,快逃)这是之前听见的女人的声音。

(二楼,尽头,房间)依旧是那隐隐约约的声音。

“沈淞辞,二楼尽头有房间么?”苏菓猛然疑问。

“有。”之前摆放摄像机时候已经对这栋别墅的布局有所了解,沈淞辞飞快的回答道。

“去那里!”苏菓说道。

沈淞辞没有询问苏菓为什么去哪个房间,他回忆着这个山庄的地方,飞快的拉着苏菓走向那个房间。这时那群怪物也从三楼下来了,他们略过二楼,直直的爬向一楼,随后依稀能听见刀肉摩擦的声音。

(离开。逃。逃。)

(杀!)

各种混杂的声音不断的传入苏菓的脑中。

“门是锁的。”苏菓拉了拉门,并没有拉开。

“撞开。”沈淞辞说道。

两人正决定撞门的时候里面传来有些微弱的声音:“谁?是人么?”

苏菓和沈淞辞两人对视了一下。

“是人,快开门!”苏菓语气急切的回答道,因为那听见那嘶嘶的声音竟然来到了二楼。

“我们是警方那边的。”苏菓猜想对方可能是失踪的探险部的社员为了他们安心补充道。

门才悄悄的开出了一个缝隙,苏菓懒得多废话,直接一个猛推拉着沈淞辞闪了进去。

屋内是两个女生,她们微微颤抖,后退几步拉开了与苏菓沈淞辞的距离。

“王玲、刘丽?”沈淞辞喊出了他们的名字,之前在探险部资料上见过这两人的照片。

“你真的是来救我们的么?”王玲听到沈淞辞喊出了他们的名字,已经相信他们是警方过来就他们的了。

“我们有救了,有救了。”刘丽边哭边说着,两人抱在了一起。

等两人平静下来后沈淞辞问道。

“你们是怎么在这个屋子的?”

“一开始是为了躲那些怪物的,就不知不觉跑到这里了,后来我们俩就发现那群怪物没有攻击我们。”王玲说道。

“当时候有看到他们去和那个恶魔打起来。”

“恶魔?”苏菓疑问道。

这时就看王玲捂着脸开始哭,她哽咽的说道:“它不是人,它要杀了我们,我看到何梅死了,被他杀了死的。”

“它是谁?”沈淞辞问道。

“恶魔,是恶魔!”王玲有些癫狂的说道。

“刘建国,他要杀了我们。”刘丽说道。

“为什么?你们不是一起的么?”一会刘建国一会恶魔的,苏菓被两人的回答搞蒙了。

“他就是要杀我们。”刘丽回答道。

沈淞辞叹了一口气,这两人的精神状态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估计问不出什么,现在主要就是想办法从这里出去。

“我们要想办法从这出去。”沈淞辞和苏菓说道,这时他发现两人的手竟然还牵在一起,他看了一眼苏菓,苏菓在思考着什么并没有发觉。

“出不去的,我们出不去的,”刘丽接话道,“我们一跑出去就会回到那个大厅,每次都是...出不去了...”

沈淞辞没有说话,眼睛茫然的盯着一处。苏菓知道他这是在想办法也就没打扰她,她主要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门外,她怕有什么闪失,那东西会破门而入。她想靠近门听一下外面的声音,就在跨出一步的时候发现两人的手还是握着的,她偷偷瞄了沈淞辞一眼发现他没有因为刚才的拉扯松开她,可能是想的太入迷了吧,苏菓觉得。

她没有注意到那如昙花一现般嘴角的微笑。

“如果没猜错的话,我们应该是被转移到了异空间,就在我们踏入大厅的那一瞬间。”沈淞辞说道。

“那时候那阵头的刺痛感难道就是因为进入异空间导致的?”苏菓问道。

“没错,之前赵崇就和我说到过你的感知能力很强,看来是你进入异空间那时候正好拉着我,就顺便也把我带了进来。”

“抱歉啊。”

“还好把我拉进来,要是你一个人的话,这种经验不足的情况下很可能会出事。”

“那我们现在怎么出去?我用附魂术先试试吧。”说着就掏出纸人顺着阳台探索下去,那是唯一之歌直接通向山庄外的出路。

纸人向下漂浮,苏菓的视线中能清楚的看见山庄外部长满青苔的墙面,可是在落地的一瞬间她所见的场景瞬间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山庄的大厅。苏菓有些不知所措,太并未发现纸人的身后出现的黑色人影,在她想要继续探索的时候,却被一记重击,纸人破碎。

“呲”苏菓抽气。

“怎么了?”沈淞辞担心的扶住苏菓的肩膀。

“被发现了,而且,我下去之后回到了大厅。”

沈淞辞一时没有继续说话,应该在思考着什么。

“这个异空间是灵做出来的,我们不能用眼睛去判别,眼睛的感知会欺骗我们。”

“你的附魂术依靠的还是你的眼睛去感知,还是不可以。”

“那怎么办?”苏菓想不出来其他办法。

“对方是灵,那我们我们也用灵的方式去找路,它创造出来的这个空间不就是为了欺骗我们么,那么我们就去破解灵给我们带来的这种障眼法。”

“纸人不行,难道要出灵?自己变成灵?”苏菓突然灵光一现。

“但是我不会出灵啊。”苏菓厌厌的自问自答着。

突然她看到沈淞辞嘴边的那一丝笑意。

难道沈淞辞的能力是出灵?但是之前丹姐他们又说沈淞辞超能力很特殊,而且刚遇到他时就是灵魂出窍的状态,苏菓疑惑的看向沈淞辞。

“我们等天亮一些就出去。”沈淞辞说道,天亮阴气会变淡一些,出去的几率会大一点。

“我们真的能出去么?”王玲小声的自言自语。

一时间又变的安静起来。

“沈淞辞,我觉得之前在外面遇到的那些怪物可能对我们没什么恶意”苏菓突然想起来说道。

“当时在基地和他们遇到那时候我就听到有人隐约让我离开,刚才和那怪物打照面我又听见了,而且这个房间还是它告诉我的。”

“也许吧。”沈淞辞说道。

“你能用附魂术和他们同调么?”沈淞辞接着问道。

“你想让我同调看他们的过去?”苏菓道,“可以是可以,只要他们不挣扎。”

以现在的情况,不挣扎好像有点不可能,苏菓叹了一口气。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