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我在西游镇守天牢 第一章 西游世界一天兵(求收藏,求追读~)

三碗不过秤 | 发布时间:2023-07-30 | 阅读次数:1718

身高八尺。剑眉星目。银盔银甲,英姿勃然。镜子里的男子看上来二十来岁模样,面容俊美,身姿挺拨,从内到外都散发出着一股激扬锐气。如此青年才俊放到其它地方,多少也该是个簪缨世胄的将门虎子,但在这里,他而已一个狱卒!“居然再次穿越到了西游世界,还成了天庭...

身高八尺。剑眉星目。银盔银甲,英姿勃发。镜子里的男子看上去二十来岁模样,面容俊朗,身姿挺拔,从内到外都散发着一股昂扬锐气。如此青年才俊放在其它地方,多少也该是个簪缨世胄的将门虎子,但在这里,他只是一个狱卒!“竟然穿越到了西游世界,还成了天庭把守天牢的天兵……”李安然看着镜中陌生的自己,震惊诧异中带着抑制不住的欣喜。“这世上还真有好人有好报的说法?”一天前,他在过红绿灯的时候,一辆汽车突然失控撞了过来。他下意识地推开了身边的孕妇,自己却被车撞飞了出去。等再恢复意识,就出现在了这里。西牛贺洲、温阳国散修、炼神化虚二重修为、牛魔王、天庭……身体真实清晰的触感、脑海中不断浮现的记忆,让他意识到自己真的穿越了,还穿越到了西游世界当中。“这一波血赚啊!”李安然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死而复生已经是得天之幸!更别说,还穿越到了他,不,应该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心心念念的西游世界当中!腾云驾雾、呼风唤雨、法天象地、长生不老……女儿国王、孔雀公主、嫦娥仙子、玉面狐狸……李安然只想想就两眼放光心情激荡。上辈子他只顾着看猴了,这辈子一定要亲身感受一下西游世界的美好!但很快,李安然就笑不出来了。更近一些的记忆好似一盆冷水,泼了他一個透心凉。三天前,前身通过天庭的筛选,成为了一名新晋天兵。因为没有贿赂武德星君麾下的仙官,被打发到天牢里当狱卒。这倒也罢了!宇宙尽头就是编制!连东胜神州那些玄门正宗三清嫡传,在得道成仙之后,也大多会选择位列仙班。像前身这样没背景没法宝修为一般的散修,能成为把守天牢的天兵,已经不错……个屁啊!李安然浏览着记忆里关于天兵天牢的内容,整个人都不好了。没有周末、没有假期、不能下凡、不能动凡心,而且还没有期限!这特么哪里是编制,根本就是一张卖身契!天兵就是奴隶和太监的结合体!而把守天牢的天兵又是所有天兵里面最惨的!别的天兵好歹还能通过修炼晋升成天将。但,天牢里的天兵基本没这个可能!天牢里面关押着各种妖魔鬼怪,凶煞怨戾之气根深蒂固。在这种地方,你别说是修炼,能不被这些凶煞怨戾之气损伤根基折损寿元就已经不错!“前身是怎么想的?好好的修士不当,要来天上给人当牛做马?”李安然很快就从记忆中找到了答案。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竟然还和猴子有些关系!百年前,猴子大闹天宫,震惊了三界。最后虽然被如来镇压在了五指山下,但也让天庭威严扫地,天兵天将损失惨重。自那之后,三界群魔乱舞,妖怪横行,肆意妄为。前身所在的清心观被妖怪屠戮一空,只他一人侥幸逃得性命,路上恰逢天庭招兵买马,就果断投靠了天庭。在这之前,他根本不清楚天兵天将的具体情况。在这之后,他后悔也已经来不及。砰!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李安然的思绪。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进来。“李兄弟!今天是我们到天牢当差的日子,你还不快点起来!天庭不似下界,规矩森严,我们若是去的晚了,误了时辰,可是要受罚的!”李安然呆了两秒,回过神来,连忙喊道:“我已经起来了!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不管如何,还是先应付了今天的差事再说。按照天规,点卯不至可是要挨鞭子的。李安然拎起长枪腰刀,走了出去。门外是一个和他同样打扮的天兵。陈阳,东胜神州人士,生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看上去比李安然略大一些,三十来岁模样,但实际上已经二百来岁。他和前身是这一批天兵里面唯二被打发到天牢当狱卒的穷鬼散修。“李兄弟,我们走快点!”陈阳催促道。李安然有些疑惑:“陈大哥,这还不到寅时五刻,我们不用这么着急吧?”天牢位于天牢宫正殿贯索殿后面。他们住的地方就在天牢宫的一处偏殿当中,最多也就十几分钟路程。现在还不到寅时五刻,距离点卯还有整整三刻钟也就是45分钟时间,怎么看都绰绰有余。“这你就不懂了!”陈阳边走边解释:“天上的这些神仙看似不食人间烟火,实则和凡人没什么两样!”“我们先前没有送礼就被打发到了天牢当狱卒,今天未必不会被天牢里的那些老卒刁难,我们早点过去,也省的被他们拿捏住把柄。”“陈大哥说的是。”李安然一听,有道理,也赶忙加快了脚步。十多分钟的路程,两人只用了不到五分钟。远远的就看见贯索殿大门紧闭,庭院里也是空空荡荡,不见半个人影。李安然一开始并没有多想,只道是他们来得太早,和陈阳并肩站在贯索殿前,一边随意聊着天,一边继续梳理着前身的记忆。他发现自己并非是夺舍重生,而是投胎转世后觉醒了宿慧。“这倒是个好消息。”李安然安心许多。在西游这样一个有着神仙佛陀妖魔鬼怪的世界,夺舍一个天兵,和在钢丝上跳舞没什么两样。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李安然渐渐察觉到有些不对。“陈大哥,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都快到卯时了,怎么还是一个人都没有?”“应该是这儿啊……”陈阳也有些不自信,拿出随身腰牌,用神识扫了一眼里面的天规,底气顿时足了:“就是这里没错!天牢宫内,贯索殿前!我们再等会儿!”时间飞速流逝。卯时整、卯时一刻、卯时两刻……眼见着就要到卯时三刻,李安然等不下去了。“会不会是天庭改规矩了?现在不在贯索殿这里点卯?我们要不去天牢那边看看?”“嗯。”陈阳犹豫了一下,同意了李安然的提议。两人沿着左侧回廊往贯索殿后的天牢走去。路上冷冷清清,安静的有些吓人。一直等到他们走到天牢外的空地上,才终于看见两个人影——天牢门前,两个天兵用长枪撑着身体,靠在狴犴石像上打着瞌睡,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一样。陈阳:“???”李安然:“???”天规森严?天牢重地?就这儿?!两人面面相觑。陈阳走上前去:“两位大哥。”他刚一开口,那两个天兵就惊醒过来,慌忙拿起兵器,大声质问:“什么人?”“我们是天牢新来的天兵。这是腰牌。”李安然和陈阳忙将身份腰牌递了过去。“新来的?”两个天兵呆了片刻,才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接过腰牌,确认无误之后,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呵斥道:“这都已经过了卯时三刻,你们怎么现在才来?”陈阳连忙解释:“天规上说,天牢点卯是在贯索殿外,我们先前一直在贯索殿那里等……”正说着,一道祥云从远处飘来,落在了天牢门口。云上那人身材瘦高,相貌奇丑,两边头发朝天,身披红黄相间长衫,手持着一柄两面双刃长刀,煞气逼人。在他身后,跟着四个天兵。两两一组,押着两只兽首人身鲜血淋漓的妖怪。一条拇指粗细的锁链贯穿了它们的琵琶骨和丹田,封印住了它们的法力,又紧紧缠绕在它们身上,束缚住了它们的四肢,让它们动弹不得。李安然注意到,那四个天兵虽然也都是银盔银甲,但他们身上的盔甲和他身上的明显不一样,颜色要更加厚重凝实,只看着就能感觉到要比他身上的好上不止一个档子。守门天兵顿时顾不得再管李安然和陈阳,急忙迎上前去:“姚太尉。”“怎么只有你们几个?”姚太尉面露不悦。不等两个天兵回话,他就又一招手让手下将两只妖怪扔在地上:“把这两只孽畜关进丙字号牢房里面,过段时间我家二爷要提审它们。”说罢,就又驾起祥云匆匆离开。姚太尉?二爷?这是梅山兄弟和草头神?李安然正想着,便听见旁边那个圆脸天兵冲他们说道:“伱们两个,一人一只,把它们给我拖进去!”李安然和陈阳自是不敢多说什么,老老实实拖着妖怪,跟在他的身后,往天牢里走去。就在李安然脚踏入天牢大门的瞬间,目光忽然一阵恍惚,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古朴的书册,缓缓打开。左边页面里是一条黑色巨蟒的图案,右侧是一行行文字信息。【犯人:五水山黑鳞大王】【罪孽值:二星】【修为:真仙一重】【状态:押送中】【抓捕参与度:1%】【收益:20点经验值/天】这是……我的系统金手指?李安然呼吸一滞。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