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五章 今天天气很不错

慕璎珞 | 发布时间:2021-11-22 17:30:04 | 阅读次数:1889

谢廷旺差点儿也没被茶水呛死。他去努力的能保持着和蔼可亲的模样,拍了拍坐在他身边的长子谢景泽的肩膀,谢景泽那宛如在风中颤抖着的身体,被出卖了谢廷旺的真实的情绪。“哈哈哈,昨日天气可真很不错的,瑞雪金禾年,2018年有个好年成。”“实是很不错。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他努力的保持着和蔼可亲的模样,拍了拍坐在他身边的长子谢景泽的肩膀,谢景泽那宛若在风中颤抖的身体,出卖了谢保林的真实情绪。。...

谢保林差点没有被茶水呛死。

他努力的保持着和蔼可亲的模样,拍了拍坐在他身边的长子谢景泽的肩膀,谢景泽那宛若在风中颤抖的身体,出卖了谢保林的真实情绪。

“哈哈哈,今日天气可真不错的,瑞雪兆丰年,明年有个好年成。”

“委实不错。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谢景泽艰难的附和道。

“阿爹!大兄!”谢景衣不敢置信的看着二人,这是何等的敷衍!

不是说好了一起看雪一起看月亮,一起谈人生么?为何轮到我了,就结束了!

连她大兄那一紧张就背诗的坏毛病都被逼出来……

谢保林咳了咳,言不由衷的说道,“我的儿,有志气!”

过了一会儿,他又忍不住说道,“天宝女帝长于乡野,然乃是沧海遗珠,是真正的帝女;闵皇后出身公门,高女侯继承祖业。我的儿,阿爹只是个土搓搓的县令……”

胸怀大志固然是好,但不知道自己个几斤几两,眼高于顶,便不好了。

说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你看那些立于朝堂之上的大人物,哪个不是出身尊贵?出头的寒门子弟,那也是背靠师门。无可依的金榜题名又如何?多半就有如他一般,把县令坐穿,能够得着个通判,知州,那就圆满了。

儿郎好歹还能靠科举逆天改命,女娃又能如何?

谢保林看着谢景衣无辜的大眼睛,到底狠下心来说道。

想常人所不敢想,做常人所不敢做,是要上天啊!阿爹慌得有点喘!

谢景衣眨了眨眼睛,认真的说道,“待阿爹雄霸一方,大兄封侯拜相,大姐诰命加身,二姐成了贵夫人……忧心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我才十三岁,还等得起的。亦或者,我嫁一个贵人,然后弄……”

谢保林觉得自己不只是喘,他还有些抖!

谢景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嘴。

他努力的扯出了一丝最和蔼的笑容,试探道,“我的儿,要不你换一个梦想?”

他突然想起,在五岁那年,谢景衣问他讨冰碗吃的事了。

小豆包满脸含泪,一脸你不给我吃冰碗我就哭死的模样……那会儿天才刚热起来,他自然是不允,于是好言相劝,说除了冰碗别的都给你买,结果小豆包瞬间变脸,拽着他就买了四个糖人,差点儿没有把牙磕掉,害得他被翟氏念叨了好些时日。

后来还是谢景衣自己说漏了嘴,谢保林才知晓,这熊孩子一早就是冲着糖人去的。

她一溜烟的在其他三个孩子那里都打了赌,说若是她讨来糖人吃,其他人就要开箱笼让她任意挑选一件玩意儿。

谢景衣沮丧的低下了头,“唉……既然如此,我就勉强做大陈的陶朱公吧。兴南街的铺子……”

谢保林顿时长出了一口气,“我的儿,给你了。”

那兴南街的铺子,原本就是他同翟氏给谢景衣置办的嫁妆。兴南街那头才刚刚建起来,十分的便宜,去那里买货的,也都是一些平头百姓,翟氏给四个孩子一人买了一间,婚嫁之时说起来也好听一些。

谢景衣顿时心满意足了。

她眨了眨眼睛,一把搂住了谢保林的胳膊,摇了又摇,“多谢阿爹!待我富可敌国……”

谢保林拿起一块差点,塞进了谢景衣的嘴里,堵住了她要说的话。

糕点很甜,一直甜到了谢景衣的心里。

她的每一个梦想都是真的,她很有耐心。

翟氏嗔怪的看了谢保林一眼,“囡囡都被你惯坏了。娴儿若是有衣儿脸皮半分厚,阿娘我也就放心了。娴儿你说,若是让你嫁徐子宁,你可愿意?”

谢景娴脸上飞霞,轻轻的嗯了一声。

翟氏顿时欢喜起来,“虽然不知道徐夫人为何改了主意,但到底是好事一桩,我叫洪师傅来,给娴儿你做件新衫。到时候,音儿同衣儿也去,千万稳住了,便是不成,也不能叫人看轻了你阿姐。可知了?”

谢景音同谢景衣都认真的点了点头,这年头,翟氏虽然溺爱孩子,但是该教的规矩,那是半点没有忘记的。

说完了女儿的事,翟氏又看向了唯一的儿子谢景泽,“泽儿最近在书院可还好,夫子如何说?”

“上月大考,儿居魁首,子宁第二。”谢景泽淡淡的说道,但是上翘的嘴角,还是掩饰不住他的得意。

翟氏越发的高兴,“好好好!可不能骄傲!你好,子宁也好!夫子可有说春闱的事?”

先皇定下矩制,三年一次春闱,若是错过了,要再等三年,虽然后年才是大比之年,但书院里早就已经紧张的准备上了。

谢景泽迟疑了一下,看向了谢保林,压低声音说道,“阿爹可知齐国公任两浙路安抚经略使,将常住临安?我听徐子宁说,柴二郎柴祐琛也会来,到时候偶尔也会来我们书院念书。”

谢保林点了点头,“宋知州已经说了,腊月初十,两浙的官员,一道儿去接船。柴二郎我倒是没有听说。”

谢景泽声音越发的低了,他同宋知州的儿子宋俊雄,还有徐通判的儿子徐子宁都是同窗,又常在临安城里,消息有时候比谢保林还灵通。

“这几日,夫子从商鞅一路说到范正文公。怕是京城的风向变了,王公拜相怕是指日可待了……原本的经略安抚使做得好好的,怎么说换了就换了。”

谢保林若有所思,“齐国公府乃是官家心腹,两浙路人多富庶,最是乱不得。王公先知江宁府,后入翰林……你说得没有错,年后必有响动。你平日里读书,经术世务缺一不可。不过大陈幅员辽阔,等变法到了这里,说不定已经过了许久了。”

谢景衣竖起耳朵听着,他阿爹同哥哥果然是有真学实见的,再过两个月官家就会拜王公为相,朝堂风云变幻莫测,他们虽然不过是偏居一隅的小人物,却都敏感的觉察到了。

“可是阿爹啊,我想说的是,齐国公府的船早就靠岸了,今日都已经入住新府了。阿娘不是好奇,咱们这条巷子深处的那个大宅院被谁买下来了么?今日我可是瞧见了,已经挂了齐国公府门牌了。你们初十去接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