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开头难啊

闲听落花 | 发布时间:2021-11-22 21:41:35 | 阅读次数:21427

盛夏的托着腮,边专注于听着,边望着吉娜将鱼洗非常干净,剖成两半,抹了一遍料酒,垫葱姜蒸上,洗非常干净手再烤上酥油螺丝饼,就切笋丝香菇丝,葱丝姜丝,切好烫好,再打开烤箱将饼翻个面,鱼也蒸好了。吉娜叮咚叮咚一番话正好说着,端了鱼出,拎出来鱼尾轻轻地一抖米丽叮叮咚咚一番话刚好说完,端了鱼出来,拎起来鱼尾轻轻一抖,鱼骨鱼头等一概不要,只余两块净肉,将鱼肉轻轻拨散,再细细挑了一遍鱼刺,抽出鱼皮切成细丝。拿了只红铜小深锅过来,放上荤油炝好葱姜,倒了半锅高汤进去,再将笋丝香菇丝倒进去,等高汤烧开的功夫,一边调味儿,一边接着道:“老曹说,那个卫桓,肯定是哪家名门大派有背景有来头的子弟,我也这么觉得。我跟老曹说,那个黄云生手里有固元丹,好象还有不少。”。...

盛夏托着腮,一边专注听着,一边看着米丽将鱼洗干净,剖成两半,抹了一遍料酒,垫葱姜蒸上,洗干净手再烤上酥油螺丝饼,开始切笋丝香菇丝,葱丝姜丝,切好烫好,打开烤箱将饼翻个面,鱼也蒸好了。

米丽叮叮咚咚一番话刚好说完,端了鱼出来,拎起来鱼尾轻轻一抖,鱼骨鱼头等一概不要,只余两块净肉,将鱼肉轻轻拨散,再细细挑了一遍鱼刺,抽出鱼皮切成细丝。拿了只红铜小深锅过来,放上荤油炝好葱姜,倒了半锅高汤进去,再将笋丝香菇丝倒进去,等高汤烧开的功夫,一边调味儿,一边接着道:“老曹说,那个卫桓,肯定是哪家名门大派有背景有来头的子弟,我也这么觉得。我跟老曹说,那个黄云生手里有固元丹,好象还有不少。”

米丽笑起来,“老曹那双小眼,当时就蹭蹭放光了,别的我就没再多说,只留了话,要是有便宜的固元丹,让他捎个话给我。”

固元丹对躲在人界的妖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宝贝。

人界对化形之后的妖极端不友好,灵气稀薄不说,还穷,妖界漫山遍野的灵芝,到了人界就成了天材地宝,化形后躲在人界的妖,几乎无法修炼,如果一直不返回妖界修炼,最后就只能耗尽寿元而死。

固元丹这东西,一粒可以帮助妖们延长五十年、甚至一百年的寿数,吃的多了,修为都可以有所增进,当然增进的非常非常少。

固元丹在妖界,据说很勉强才能算进好东西堆里,很不值钱,到了人界,之所以极其珍贵,是因为从妖界到人界的妖们,除了和本命炼在一起的法宝,别的什么也带不过来。

流传在人界的固元丹,基本上都是修真界到妖界修行试炼的各大门派弟子辗转运过来的,通过各大门派在人界办事处倒卖出来,粒粒都是天价。

猪妖老曹不靠那间酒吧挣钱,他挣钱的路子有两条,一是贩卖各种不保证真假的消息,第二,就是倒卖固元丹。

固元丹的销路不愁,可来源却少,老曹七成的心思,都用在怎么搞到固元丹上,黄云生和他那个老板有不少固元丹这事,老曹肯定不会放过,指定要挖空心思打听到那个卫桓的来历,看看有没有可乘之机。

高汤烧开了,米丽放了大半勺黄酒,倒进鱼肉和调料汁儿,薄薄勾了芡,将打散的蛋黄细细倒进去,看着淡黄的细丝随着微滚的汤花翻上来,关了火,淋上半勺香醋,本来就鲜香无比的鱼羹顿时如画龙点了睛一般,香味儿扑的盛夏口水涌了满嘴。

米丽盛了碗鱼羹端给盛夏,再拿出烤的金黄酥脆的酥油螺丝饼,放到碟子里,递到盛夏面前。

盛夏低下头,深吸了口鱼羹的鲜香味儿,没能打听到什么有用消息的郁闷,被这股香味儿冲的立刻烟消云散了。

……………………

黄云生找到米丽,报了三粒固元丹的价,原本以为对方必定两眼放光口水横流,立刻就得答应了,谁知道从他进去到走,那只狐狸精的嘴角一路往下,就没上来过。

黄云生深受打击回去,提着颗心跟老大卫桓禀报了,等了两三天,米丽这边半点回音没有,黄云生只好开了车出来,等在菜市场不远,眼看米丽买菜出来,忙开车跟上去。

车子跟到米丽身边,黄云生从车里探出头,“米小姐。”

“是你啊。”米丽撇了眼黄云生,不等他问,直接了当道:“那珠子小夏喜欢得很,不卖。”

“唉我说,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是你养大的,你就这么由着她?咱们是自己人,我跟你说,我可是一口价直接到顶,一丁点儿折扣没打。我跟你说,那东西我们老板不是非要不可,过了这个村,是真没那个店,三粒!三粒啊!”

黄云生冲米丽竖着三根指头拼命摇,“我跟你说……”

“我不由着她,难道由着你?不卖就是不卖,赶紧走吧,你瞧你这车开的,把路都堵上了。”米丽打断黄云生的话,往旁边几步,走到行道树里面去了。

“哎!我跟你说,你……”黄云生半截身子都伸出车窗了,一句话没喊完,就被后面一片汽车喇叭声打断,眼看米丽头也不回,还加快了脚步,黄云生先拧头往后骂了句,缩头回去,一脚油门走了。

……………………

进了九月,天气凉爽起来,黄云生再没来过。关于卫桓,老曹那边半丝信儿也没打听到。宋家那间小破侦探社别说大案,连个查外遇捉奸的小案子也没接到。给周凯留的信息在论坛挂了一个来月了,一丝回音儿没有。

所有的事都没有进展,盛夏倒不怎么着急,万事开头难,象这样开头难的时候,不是十回八回了。

再说,又到了秋风起,蟹脚痒的时候了,每年这个时候,盛夏心情都格外的好。

吃了早饭,米丽开车赶去蟹湖挑刚捞出水的螃蟹,盛夏晃到店里开了门,将从旧货市场淘来的一堆破烂摊在桌子上,一件件清理。

一直整理到屋角的落地自鸣钟慢吞吞敲响,盛夏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将整理好的物件儿挂上价签,放到货架上,洗了手,推开纱门出来,正锁门,身后一个微带磁性的男声响起,“请问,这里有位米小姐吗?”

盛夏回头,一张英俊到让人眼花的脸上笑容灿烂,迎上盛夏的目光,英俊男子伸手拿下头上的巴拿马草帽,按在胸前,冲盛夏绅士无比的微一欠身。

“米丽吗?”盛夏打量着周凯,想笑又忍住。

周凯点头。

“米丽是我小姨。”盛夏锁好门,转身笑渞。

“你是盛夏?”周凯一脸夸张的惊讶赞叹,打量着盛夏,“怪不得你小姨一提到你,就一脸骄傲,果然是美貌与智慧兼具,我姓林,林冬。”

盛夏哈的一声,“米姨叫米丽,你头一回见她,就叫麦俊,我叫盛夏,你现在又改叫凌冬了?”

周凯一个怔神,举起巴拿马草帽作势往脸上掩了下,躬身弯腰,笑出了声,“太丢人了,幸亏这里就你和我,丢人也没丢到外面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