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被恶心到了

温轻 | 发布时间:2021-11-23 | 阅读次数:3438

想起昨晚荒诞不经的梦,阮蓁的脸一下子白了。她退后几步。她嗓音凉了下去:“表哥慎行!”她与范坤也没血缘,可他却在宾客往来频繁地之地,说出来此等腌臜话。阮蓁被反胃到了。她调头就走,惟恐身后是毒蛇猛兽。范坤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睛都没眨。女子偏偏气到极致,她后退几步。她嗓音凉了下来:“表哥慎言!”。...

想到昨夜荒诞的梦,阮蓁的脸一下子白了。

她后退几步。她嗓音凉了下来:“表哥慎言!”

她与范坤没有血缘,可他却在宾客来往频繁之地,说出这等腌臜话。

阮蓁被恶心到了。

她掉头就走,唯恐身后是毒蛇猛兽。

范坤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睛都没眨。

女子明明气到极致,走起路来却好看的紧,娉婷袅娜,身段玲珑。

他眼里闪过痴迷。

阮蓁刚走,许氏就寻了过来,见范坤定定看着空无一人的拐角处,她狐疑的蹙了蹙眉。

“相公,前院来了不少宾客,公爹让你前去招待。”

范坤意兴阑珊收回视线,看向许氏。

许氏样貌平平,若放到街上,他绝不会多看第二眼。

身段也不出挑,让他在床笫之事败兴的很。

不过,耐不住人家有个好出身。

他希望阮蓁能尽早明白。

这人啊,还得看命。

范坤笑了笑,伸手亲昵给许氏扶正了发间的簪子。

“辛苦娘子跑这一趟了。”

许氏红着脸,哪里有适才刁难阮蓁的蛮横。

阮蓁步履匆匆,面色煞白,眼底闪现一层惊慌失措。

身后的檀云,已然吓得说不出话来。

范坤大言不惭的让姑娘做小,娶的许氏牙尖嘴利,逮着机会就给阮蓁使绊子。

若姑娘成了表少爷的人,焉能有好日子过?

路程有些远,寒风凛冽,吹的阮蓁直打哆嗦。

刚入院子,往屋里走,葛妈妈就迎了少来。

察觉出主仆二人的不对劲,她一下子没了笑容:“这是……”

还不等阮蓁开口,身后的檀云关了房门,就将来龙去脉讲了个仔细。

葛妈妈听罢,当下啐了一口。

“我呸!”

“不要脸!”

“真当全天下女子上赶着给他做妾?”

“我原以为表少爷是个好的,却忘了他到底是侯爷的亲骨肉。”

阮蓁不由红了眼眶。

姑母原先有一门好亲事,郎有情妾有意,八字都合了。

却被范承看上,强娶进门。

阮蓁还记得,姑母难产那日,早已没了新鲜劲的侯爷冷漠的一句。

——若有性命之忧,保小。为侯府诞下子嗣,也算她功德一件。

葛妈妈抹了抹泪,不由乱了阵脚。

妾室不过是爷们消遣的玩物,主母随随便便就能打发,到死也入不了宗谱。

“这可如何是好?”

“侯府就不能放过我阮家的姑娘,非要一个接着一个糟蹋?天杀的,雷能把他们劈死吧!”

“不成,这绝对不成!”

阮蓁攥紧手心,也清楚这是一个死局。

范坤是新婚,此刻自然不会此刻袒露心思,打新妇许氏的脸。

可等她孝期过后呢?

范坤日后袭爵,身份显赫。纳她一个孤女作妾,谁都会说一句侯府仁德。是她阮家烧了八辈子的高香。

檀云捂住嘴小声道:“姑娘,我们离开吧。”

葛妈妈一滞。

她静静端详着眼前的女子。

螓首蛾眉,冰肌玉骨。简单的妆容也抵不过姿色的明艳。

若离了侯府的庇护……

可侯府明明就是虎穴。

她当下拧眉:“不若我们去求老夫人,让她看在夫人的面上尽早给您定上一门婚事?”

可说到后面,她慢慢没了底气,嗓音愈来愈低,直至不可闻。

她抬眸,看向葛妈妈。

“我平素并不出门,若此刻贸然离府,没准城门都没出,就让人察觉了倪端。”

阮蓁轻声道,嗓音有些发颤:“这些年我攒下来的,加上姑母给我留的,足够傍身。”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