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三章 我看上的,只能是我的

温轻 | 发布时间:2021-11-23 13:42:57 | 阅读次数:18644

阮蓁去了丝厢阁的消息迅速传向打招呼宾客的老夫人耳里。老夫人听后轻轻拧眉,究竟膈应:“她而如今还在?”“表姑娘究竟顾虑今儿个是大喜之日,没敢给我们姑娘找晦气,待了片刻,便回家去了。”“嗯,她不算乖巧懂事。”范承没再续娶,候府上下都是她在费心,范老夫人忙着老夫人听后微微蹙眉,到底膈应:“她如今还在?”。...

阮蓁去了丝厢阁的消息很快传到招呼宾客的老夫人耳里。

老夫人听后微微蹙眉,到底膈应:“她如今还在?”

“表姑娘到底顾忌今儿是大喜之日,没敢给我们姑娘找晦气,待了片刻,便回去了。”

“嗯,她还算懂事。”

范承没再续弦,候府上下都是她在操心,范老夫人忙着招待女眷,哪有闲心去管阮蓁。

与此同时,一辆低调的马车慢悠悠在永安候府前停下,车轮碾过积雪,发出“吱呀”的轻响。马儿体型健壮,呼着粗气,马蹄坏脾气的时不时提起踩踏地面。前面车辆生怕冲撞了贵人,连忙让道。

老太太听见动静,着急忙慌去迎。

“夫人能来,是我候府之幸。”

马车上的人却只是掀起车帘一角,只露出洁白如玉的下颌。

不冷不淡的“嗯”了一声。

而后,递出金丝楠木的盒子。

范老太太:???

她浑浊的目光一滞,颇为小心翼翼的问:“夫人不进来喝杯喜酒?”

车厢里的人却是笑了。

“怎么,我国公府还买不起一杯酒?”

范老太太涨红了脸。

盛挽不耐烦:“不过是顺道,收着,别妨碍我去绫罗阁挑衣裳。”

范老太太只能赔着笑脸,等进了院子,四下无旁人时,当下就变了脸色,阴沉的可怕。

“她是特地跑来凌辱我侯府的?”

这老太太可真是什么都敢说。实在是越活越回去了。

许氏听的心惊胆战。

“祖母,这话日后可万万不能再说了。”

盛挽本就心有郁结,打发了范老夫人,又在半道改了注意。直接招呼车夫回了定国公府。

近身伺候的嬷嬷搀扶她下了马车。

盛挽二话不说冷着一张脸直往墨院走。

没有一个奴才敢拦。

纷纷压低脑袋,唯恐引火上身。

墨院书房内

男子一身墨色直缀,依靠在窗前身姿笔挺颀长,骨节分明的手捧着一杯白玉盏,样貌出众,狭眸潋滟,薄唇微抿,矜贵华然,宛若一块无暇美玉。

他低垂着眼帘听着气呼呼上门吐槽的易霖道。

“我就奇了怪了,运往边塞的粮草足足少了五车。户部那边相互推诿,刑部,大理寺介入鞫谳,案子却至今也没有个结果。怎么?粮草还能不翼而飞了?那些看押运送的都是死的?”

也不怪他气,那些粮草都是他出的。

易霖是有钱,可他抠啊!

想到又得花银子去补这五车粮草,心就像被人生生掏空。

顾淮之听罢,嫌易霖聒噪,只是拂了拂衣袍,去案椅坐下,嗓音微凉:“户部,刑部,大理寺有几个是干净的?”

“那就没个交代了?我银子扔进湖里还能溅出水花呢。”

徽帝倒是发过怒,曾下令彻查,下面的人却迟迟不能结案。

可见这件事牵连甚广。

别说这次只是五车粮草,若追溯往昔,还不知道那些人昧着良心贪污下了多少银子。

就算查出来,徽帝也得忌惮一二。

“粮草一事涉及甚广,陛下近些年痴迷长生之道,疏于政务,朝中多方势力蠢蠢欲动,结党营私。谁能给你交代?”

“你啊!”

顾淮之笑了笑,神色却是淡淡:“没空。”

易霖气极。指着顾淮之的脸就要大骂,到底还是有所顾忌,生生忍住。

顾淮之说的也在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认命。只能憋着一股气:“得了,我也指望不上你。”

他也不急着走,寻了把椅子坐下:“你要的鹅蛋大小的南洋珠已有眉目,不过被人抢先一步定下。”

顾淮之神情微动。

“要我说那玩意可遇不可求。我足足提高了三倍银钱,对方也不卖,依我看就算了。反正你母亲生辰还有一月,备旁的稀罕物件也来得及。”

顾淮之指尖划过椅子把手,触其凹凸不平的纹理。

他眼眸晦暗,里面滚着波涛。语气冷淡。

“我看上的,只能是我的。”

“得不到就抢,抢不了就毁了。”

易霖:神经病!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